战玄霄 第八十章 天外流放狱
作者:道玄师兄的小说      更新:2018-04-29
    第八十章天外流放狱

    秦玄正在随着漆黑风暴流向前飞速移动,后方的旋涡黑洞突然好似变幻了能量波动,宛如从顺流而下顷刻间变成了逆流而上,突兀的变化中蕴含这巨大的力道,犹如一面城墙拍中了秦玄的面门,体内能量已经消耗殆尽的秦玄再也经不住如此剧烈的重击,双眼迷离,昏沉的晕厥。

    犹如一只小船,在波荡不稳的河流中一路颠簸,不知道要前往何方,周遭悬浮的都是在爆炸中碎裂的战舰残片和天之朝陨落的随舰作战人员,暗无天日,寂静无声。

    秦玄体内残留的能量,只够勉强支撑着生命之力,在悬浮穿行了七天之后,整个人已然瘦了一圈,脸色苍白。

    “咔”

    微弱的脆响回荡。

    “我唾!”一个身黑曜刺甲的大汉狠狠的唾了一口,转头望向身后数名手下,“在这天外流放狱,都给我把眼珠子擦亮,这里面关押的人,每一个都是在外边名号响亮的大人物!万一让他们活着逃出去,我们的命就没了,懂吗!”

    “是!”齐声应答,声音洪亮,彰显着这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小队。

    “定时巡逻,看好每个囚犯身前的能量晶石,若是亮度达到了五,就赶快将晶石换掉,不然,今天这种自爆的事情会再次发生,囚犯们的力量,超乎你们的想象,他们虽然现在被封印镇压,看不出有什么手段,但你们看,他们现在的熊样自爆之后,也能将虚空炸出裂缝,今天的事,以后一定不能再次发生!”

    “头儿,上面!上面!快躲!”

    一名狱卒刚刚沿着看守官手指指着的上方望去,骇然看到了那被自爆炸开的虚空裂缝猛地咧开的巨大的口子,如同连珠炮一般的破碎残骸从天而降。

    “是虚空垃圾!真是倒霉透顶!”看守官身法奇快,袖口中一道玉符捏碎,头顶上空荡漾起阵道波纹,但这防御法阵还是没能抵住冲击,只能缓冲冲撞之力。

    稀里哗啦的燥乱响声连成一片,烟尘四起。

    “今天哪个小队轮值?在天亮之前,负责将这些虚空垃圾给我清理干净!”看守官皱着眉头,瞥了一眼诺大的垃圾堆,转念又道:“在里面若是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记得向我汇报。”

    说到这里,看守官的眼角挑动,刚刚他看到了一个残骸上的印纹,那明明是天之朝舰队的标致!

    “这!”看守官吞咽了一口唾液,身为天之朝天外流放狱代管,他还是有些见识的,那一堆虚空垃圾中,数千陨落之躯,顿时令他感受到这件事情的严重!

    “向上面汇报,询问最近朝中的大战,看看有没有能够和此次的惨状相匹配的,今天这事,非同小可,所有人一起出动,确认尸首,若有活着的马上告诉我!”

    看守官神情激动,在他代管期间若是将此事办好,运气好的话再挖掘出几个活人,那就是大功一件!

    天外流放狱中的狱卒心中百般叫苦的忙碌了一整夜,终于在次日阳光升起的一刻,有人兴奋的呼喊道,“头儿,活人,有个活人!我找到了一个活人!”

    秦玄是醒着的,但身体太虚弱了,后背上压着的庞大舰体残骸被狱卒们联手推翻,才让他缓过来这一口气。有人在用力拉着自己的手,浑浑噩噩的秦玄突然回过神来,对方身份不明,这很可能是一处险境!

    “快点看看还有没有救,费这么大劲终于找到个活着的兄弟,可别死了,你轻点拉!先把其他残骸清理一下!”代看守亲自动手忙忙碌碌的将秦玄救了出来,昨晚他已经获得了情报,在领地星域中执行任务的一个舰队总队,被星核爆炸波及,险些军覆没,眼前救出的此人,定然是随舰作战的幸存者。

    “快带这位兄弟去疗养池!好生接待,你们要知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位兄弟不简单!”代看守哈哈一笑,心情大好,已经在措辞将此事向上级汇报,换取嘉奖。

    秦玄被高大的狱卒背着,不由分说的送到了疗养池,背着秦玄的大汉狱卒有点呆,但嘴上却总是说个没完,“你小子命硬啊,为了把你挖出来,你要知道,我的指甲都磨掉了,不过没关系,你活着,我们就能获得上头的奖赏,说到头来,还是你命好,这疗养池一般人都进不来,里面都是天外流放狱空间之外的天地规则之力,若是第一次来到天外流放狱的人,就知道这里的恐怖了,什么精神力啊,玄功啊,都是没用的,就像我们关押的那些要犯,他们都成了废材,你就不同了,你浸泡了疗养池,体内便能够驻留一些狱外规则,虽然依旧无法和你在外边的时候一样强,但至少比被彻底压制的人强多了。”

    呆呆的狱卒站在疗养池外等着秦玄睁开双眼和他说两句,可秦玄却迟迟不醒。

    “好所在啊!”秦玄心中大喜,紧闭双眼,但精妙的控制着吞噬功法将疗养池中的能量吸入体内。

    半个时辰过去了,寻常的受伤之人早该醒来,可秦玄都已经将疗养池中的能量吸收干净了,却还没有睁眼。

    狱卒呆呆的望着,抓了抓头,跑到不远处摆弄了一番,好似有着控制的门路,令疗养池再度变得能量充裕起来,秦玄悄然睁开双眼,动用一道精神力悄然跟随,将对方的控制机关的手法尽数记下,又老神在在的端坐在疗养池中央,佯装满脸痛苦,重伤不治之色。

    “情况怎么样了?”代看守的声音可以保持的不是很大,为了给秦玄留个好印象,将来会帮自己美言几句。

    “已经缓过了一次能量,他受伤太重,看情况暂时还醒不过来。”

    “嗯,给他最好的疗伤待遇,我会封锁这里,不让其他人来打扰。”代看守望了望秦玄的脸色,美滋滋的离开了,人逢喜事精神爽。

    封锁了疗养池,周遭变得安静起来,时间一长,那呆呆的狱卒大汉打起了瞌睡,周围都是一成不变的视野,令人感觉枯燥乏力。

    秦玄的嘴角,微妙的扬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