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赵为王 第四百二十七章 魏无忌的纠结(第一更)
作者:熙檬父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邯郸。赵括心里很激动。此刻的赵括头顶着大头盔,只露出两个眼睛,身上披挂着一副银色重甲,手中拿着一柄比他自己还要长的长枪,胯下是一匹同样披挂甲胄的战马。而在赵括的身后,则是整整五百名赵国的具装甲骑兵。在河东郡一战之后,赵括就被调回了中央军之中,成为了中央军北军的一名裨将。作为一名裨将,赵括原本率领的其实是一支步兵。但是就在赵括来到北军大营报道的那一天,正好看到了具装甲骑兵开拔训练的情形。仅仅是一刻钟的时间,赵括就彻底的迷上了这支骑兵,好好的裨将也不当了,直接动用了各种关系,对着上司们各种要求,终于如愿的被调到了具装甲骑兵之中,成为了北军具装甲骑兵的首领。赵括并不知道的是,其实有关于他想要调入具装甲骑兵之内的事情,其实一直呈报到了赵丹的案头。赵丹在发现这个情况之后也是有些无语的,赵国历史上未来的两个苗子李牧和赵括,怎么统统都进了具装甲骑兵了?..不过赵丹转念一想,觉得这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这支具装甲骑兵在这个时代来说已经是不折不扣的“高科技”兵种了。既然如此,那么让这些好苗子都进入到这高科技兵种之中去接受锻炼,总比抱着那一套“步兵老二天老大”的思维墨守成规的好。所以赵括最终还是如愿以偿的得到了这么一个地位。赵括并不知道围绕着自己的一个职位调动还发生了这么多故事,此时此刻的赵括心中充满了无比的激动,看向面前高大厚重的邯郸南门时的那种神情,简直就像是久未归家的游子刚刚看到家门时候的那种感觉。赵括可是憋得太久了。邯郸保卫战已经进行了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了,但是赵括和他麾下的这五百名具装甲骑兵每天除了吃吃喝喝就是训练,根本没有得到上战场的机会。求战心切的赵括屡次请战,但是每一次都被庞煖和剧辛给拒绝了,而且理由都完全一致:“时机未到。”等到后面,赵括甚至都已经怀疑自己能不能够有出战的一天了。好在这一切都已经完全不是问题了,赵括此刻全副武装的骑着自己的战马出现在这里,心中只有对即将到来的那一场大战的期待!在距离赵括不远处的一条长街尽头,赵丹在庞煖、剧辛等一大批武将的簇拥下远远的看着这支已经准备出发的具装甲骑兵。赵丹开口朝着一旁的庞煖问道:“有希望成功吗?”庞煖想了想,答道:“不好说……但是希望很大。臣已经告知赵括,若是事有不逮,便放弃任务直接撤退。”赵丹点了点头,道:“这一点很好。虽然寡人也明白战场之上一切都以争取胜利为最高前提,但是如果可以的话,寡人希望汝等以后在领兵之时尽可能的减少士卒们的伤亡,毕竟每一位士卒都是寡人的子民,他们的性命不应该被白白的浪费。”周围自然是一片应诺之声,但是究竟有多少人听进去,赵丹其实也说不好。就在这个时候,城门缓缓的打开了。几乎就是在城门打开的瞬间,来自城外那铺天盖地的喊杀声便汇聚成了一道巨大的音浪,瞬间拍在了策马立在最前方的赵括身上。但是赵括完全对此不为所动,他只是高高的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长枪,缓缓向前。此刻赵括的视线之中已经可以清楚无比看到城门之外的众多魏军士兵,这些士兵也发现了邯郸城门突然开启的这件事情,正无比兴奋而激动的朝着洞开的邯郸城大门冲来,想要抢下这夺取邯郸城大门的第一功。看着这些疯狂冲过来的魏国士兵,赵括的嘴角不由得浮现了一丝冷笑的神情。“具装甲骑兵,出击!”在说完了这句话之后,赵括用力的一夹马腹,胯下的战马立刻心领神会,在短短数息时间内就将速度爆发了开来,带着赵括犹如一团狂暴的钢铁旋风冲入了魏军的士兵之中!而赵括身后的五百名具装甲骑兵也在第一时间就跟上了赵国的脚步,五百名战马和马上的骑士汇聚成一团钢铁洪流,无数长枪在空中闪耀着雪亮的寒芒,毫不留情的撕碎面前的所有敌人,在完全猝不及防的魏国步兵阵地之中冲出了一条死亡的血色之路!仅仅片刻之间,刚刚才聚集到城门外的上千名魏国士兵就被杀戮一空,只留下满地的鲜血和尸体。在赵括以及这五百铁器的身后,邯郸城的城门缓缓的闭合了。赵丹远远的看着赵括率领的那道钢铁洪流从自己的视线之中消失,突然心中一动,对着庞煖说道:“寡人想要上城头去看看,如何?”赵丹的话音刚落,周围的赵国大臣们心中就是一惊,慌忙开始七嘴八舌的劝阻:“大王,万万不可啊!”“大王金贵之躯,怎能够轻易涉险?”“大王,请三思啊!”赵丹无奈的转过了头,看向了身边的庞煖。庞煖想了想,咬牙道:“大王,只能有一盏茶的时间!”赵丹顿时大喜,道:“就这么着!”说着也不管身后的赵国群臣如何聒噪,直接大步就朝着面前不远处的城头走去。片刻之后,赵丹在重重赵国士兵精锐的护卫下,终于登上了邯郸的南城墙,第一次看到了战场的全景。刚刚一看到战场的全景,赵丹整个人就震惊了。赵丹的面前是邯郸城高大的城垛,而在城垛之下是一片极其辽阔的土地,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尘烟阵阵,无数魏国的士兵们举着武器蜂拥而来,战车隆隆人潮汹涌,场面十分壮观而震撼。赵丹才刚刚看了一眼,就突然听到一阵尖锐的破空之声,随后站在赵丹身边的剧辛突然冲到了赵丹面前,高高举起手中的盾牌:“护佑大王!”剧辛这一声令下,早有准备的护卫们同样也纷纷举起盾牌。“嗖嗖嗖!”几支弩矢射了过来,全部都射到了盾牌之上。赵丹看着剧辛脚下的刚刚落地的那支弩矢,脸颊旁边也是一滴冷汗滑下来。说起来,这也算是和死亡擦肩而过了吧?赵丹顺着弩矢射来的方向看去,终于看到了不远处的那座箭楼。箭楼其实不并算大,而且还分成几层,一共也就大概能够容纳几十个弓箭手同时射箭的样子,但这箭楼的弓箭手死一个就马上补充一个,所以从上面射出来的箭矢一直都是源源不断的。不过就在赵丹看到这座箭楼的时候,其实已经没有多少名魏国的弓箭手对着城头放箭了。原因其实非常简单,赵括所率领的那五百名具装甲骑兵正在无数魏国士兵的汹涌人潮之中一路披荆斩棘,犹如一艘在大海之中迎着巨浪而上的小船,无比的显眼。而任何一个人只要稍微的注意一下赵括这支具装甲骑兵前进的方向,就会发现他的目标正是这座魏国的箭楼!箭楼上的弓箭手们显然也已经发现了赵括这一支骑兵的存在,因此也顾不得去压制城墙上的赵国弓箭手了,转而将箭矢射向了赵括的这支具装甲骑兵。然而赵括率领着五百具装甲骑兵在犹如潮水一般用来的魏军阵中狂飙突进,一路所向披靡全无一合之将,区区几十上百支箭矢又能够起到什么作用了?魏军的指挥官显然已经发现了赵括的企图,无数的号令和旗语纷纷传下,一批又一批的魏军士兵涌上前去,想要将赵括的这支部队完全淹没。在数里之后的城墙上,赵丹注视着这一切,不知不觉间握紧了手掌:“有希望成功吗?”庞煖的老脸上同样也是一脸的严肃,足足过了片刻才道:“有。”片刻之后,一直矗立在众人面前的那座十分惹人生厌的箭楼突然发出了几声断裂的巨大声响,然后在无数魏军士兵的惊慌尖叫之中重重的落入了尘埃之中,激起无数的烟尘。邯郸城头之上响起了无数的欢呼之声。看着正在缓缓回转的那支具装甲骑兵,赵丹缓缓的松了一口气,在众多宫廷侍卫的簇拥下退下了城头。其实赵丹的心中很清楚,区区一座箭楼其实并不能够代表什么,只要魏军拥有着足够的工匠,那么更多的箭楼很快接二连三的出现在战场上。但这一次的出击无疑极大的提振了赵军的士气,同时也能够一定程度上牵制住魏军,让魏国人不能够再这么肆无忌惮的出击。总的来说,这的确是一次不折不扣的胜利,而且是在赵丹亲眼见证下所获得的胜利。心情很好的赵丹刚刚离开城头没有两步,繆贤就出现在了赵丹的面前。“大王,城外急报!”赵丹有些惊讶的看了繆贤一眼。在这样大军围城的情况下,繆贤是怎么能够收到情报的?当看到繆贤递到自己手中这条绢帛上的斑斑血迹之时,赵丹似乎隐约明白了什么。过了几息时间后,赵丹读完了绢帛密报上的内容,眉头一下子就舒展了起来,咳嗽一声,对着身边一脸好奇的众人缓缓开口。“诸卿,寡人想要在这里告诉汝等一个重要的消息,韩国已经以盟友的身份参战了,胜利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