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城市果然很危险
作者:暴躁的螃蟹的小说      更新:2018-02-21
    青山省是华国森林覆盖面积最大的省,因为其地处华国边陲,山脉和丛林居多,自然环境复杂,道路不通,再加上占地面积巨大,青山省同时也是华国贫富差距最大的一个省。

    巍峨雄伟的大山深处,是一个个贫穷落后的村落,这里的老一辈人,有很多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大山,只是因为崎岖的山路,出去一趟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陈鱼是一个典型的山里孩子,她从小的梦想就是如村长教育的那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然后考上一所好大学走出大山。虽然收养她的神棍老头总是跟她说,即使她不这么用功,时候到了她也是能离开大山的。不过陈鱼坚信这些都是神棍老头为了诱惑她放弃做习题的时间,跟他出去学捉鬼而编造出来的谎言。

    没错,陈鱼是一个孤儿,据收养她的神棍老头说,陈鱼是他十五年前在一处山脚下偶然捡到的,捡到的时候陈鱼三魂已经丢了两魂,眼看着就要咽气了,是多亏了他及时施法招了回来,陈鱼才能健康的活到现在。

    对于这一点七岁之前的陈鱼是盲目相信的,七岁之后的陈鱼是不得不信的。毕竟开了阴阳眼连鬼魂都能看见了,还说老头是搞封建迷信的也太不实事求是了。

    不管怎么说,一直坚定着才是唯一出路的陈鱼同学,终于如愿以偿的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那一刻,激动的陈鱼信誓旦旦的对村长保证道:“村长,是大木村养育了我,等我以后出息了,赚钱了,一定为家乡的修路工程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村长顿时激动的热泪盈眶,握住陈鱼的手差点哭出来,连连说道:“好孩子,出去了要记得家乡啊。”

    “有什么用,你要是能把我的本事学好了,出去混个几年,你一个人就能把修路的钱给掏了。”神棍老头敲着旱烟袋,在一旁哼声哼气的说道。

    “你这么厉害,怎么十几年了也没见你把路修起来。”每次神棍老头吹嘘他的抓鬼本领可以赚大钱的时候,陈鱼就会这么怼他。

    毕竟抓一次鬼才收一百块的人,何年何月才能发财。自己上大学的学费,还得去乡里开贫困证明,争取助学贷款呢。

    陈鱼朝村长借了村里唯一一辆摩托车,哼哧哼哧的去乡里开好了证明,回到家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家的院子里站满了人。

    “来客人了?”陈鱼笑着走进院子,以为这些人是慕名而来找老头驱鬼的有钱人。

    “你是陈鱼?”一个冷峻的青年一双审视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陈鱼看。

    陈鱼被他看的有些不舒服,瞪着眼睛回视过去:“是我,怎么了?”

    青年的神情有一瞬间的错愕,随即沉默了一会,才再次出声说道:“我叫陈阳,我是你哥。”

    “”

    知道自身世的那一刻,陈鱼整个人都凌乱了。试想如果一个人从小的梦想就是去罗马看看,结果她兢兢业业的奋斗了十几年,好不容拿到一张火车票了,却有人来告诉她,其实你家就在罗马,你会有什么感受?

    亏了啊!巨亏啊!

    想起自己上小学的时候,每天早晨天没亮就起床,跋山涉水的走两个小时翻三座大山去上学的经历。想起自己每一个寒暑假里,白天黑夜的跟着神棍老头出去捉鬼,还随身带作业的勤奋。想起自己高考的时候,不成功便成仁的气魄,真是越想越心酸。

    我这是何苦

    “早就跟你说过了吧,时候到了,你自然会离开村子。”离开大木村的时候,神棍老头把他随身携带的布包送给了陈鱼。

    “老头”平常有多嫌弃神棍老头,这个时候的陈鱼就有多舍不得。

    “别假哭了。”老头把手里的袋子一把塞进陈鱼的怀里说道,“这些东西我用不上了,你带着吧。”

    “你还是不死心,想让我继承你捉鬼师的衣钵啊。”陈鱼看着袋子里的东西说道。

    “你爹都是市长了,我哪还敢啊。”老头没好气的说道,“当初捡你回来的时候,你丢了两魂,因为丢失的时间有点长,所以你的体质发生了一些变化。我让你跟我修炼玄学是为了增强你的体质,却没想到你捉鬼师的天赋居然还挺好的,自己开了阴阳眼。”

    “我本来想着你学会了也好,起码是门赚钱的手艺。”

    陈鱼怀疑的看向老头,仿佛在说,这种时候了你还骗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老头气的吹胡子瞪眼,“我年轻的时候,别人要是想请我出去驱鬼,没有个几百万,连我面都是见不着的。”

    陈鱼一脸反正我也验证不了,你就随便吹吧的表情。

    “算了,算了。”老头一脸放弃辩解的态度,“你爸都是市长了,估计你以后也不差钱。只是你毕竟已经入了门,城里的鬼怪可比乡下的凶猛多了,这些东西就给你防身用,用不上当然最好。”

    “这罗盘你也舍得啊?”陈鱼从袋子里翻出一个巴掌大的罗盘,她可是知道的,老头最宝贝的就是这个罗盘。

    “不要拉倒。”老头作势要拿回来。

    陈鱼立刻把手缩了回来。

    老头也没再抢而是继续叮嘱道:“这罗盘是个灵物,你没有熟练运用之前,最好不要在外面使用它,否则容易弄丢。”

    “弄丢?它还能自己长腿跑了啊。”陈鱼不以为意的说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老头还想再交代一些什么,但是丫头的亲哥陈阳走了过来,礼貌客套的说道:“不好意思,再不走的话,天黑之前出不了山了。”

    大木村在群山深处,出去的山路曲折蜿蜒,而且还只能通行摩托车,轿车根本开不进来。陈阳这次进来大木村骑的就是摩托车,摩托车的速度不比轿车,他怕路上耽搁了会困在山里。

    老头点点头,看向陈鱼最后说道:“我在里面还放了一封信,你回头看看。”

    “老头”陈鱼不舍的抱住相依为命了十几年的神棍老头。

    “行了,别哭了,走吧。”老头也是满脸的不舍。

    “我放暑假了,就回来看你。”陈鱼保证道。

    一天后,帝都某部队大院,陈宅。

    “我是陈建勋,你的父亲。”男人刚毅的眉眼里闪过一丝柔色,从僵硬的脸部肌肉可以看得出来,他不常做出这种表情。

    “我我是陈鱼。”陈鱼不自觉的有些紧张。

    “你应该叫我爸爸。”陈市长提醒道。

    “爸。”陈鱼犹豫了一下喊道。

    “嗯。”陈市长点了点头,向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欢迎回家。”

    陈鱼腼腆的回了一个笑容。

    “我是妈妈。”从陈鱼进门,目光就一直落在女儿身上的陈母,迫不及待的自我介绍道。

    “妈。”第一声爸喊出口之后,喊妈就容易多了。

    “诶。”陈母哽咽着应着,眼泪唰的一下就落了下来,死死的抓着女儿的手不放。

    陈鱼没想到陈母会哭的这么伤心,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求助的看向和自己接触时间最长的大哥陈阳。

    “妈,妹妹坐了一天飞机了,肯定累了,你让她先上去休息会吧。”其实陈家父子也有些受不住陈母的哭腔。

    “对,对,肯定累了,先让你妹妹上楼休息,我带她上去。”陈母立刻止住哭,亲自带着女儿上楼休息去了。

    经历了一场简短的认亲,独自一人待在房间里的陈鱼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一点睡意也没有。她知道楼下的三个人肯定正坐在一起讨论着自己的事情,其实她脑子里也乱的狠。陈鱼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和忽然出现的三个亲人自然相处。

    陈鱼发了一会呆,想起老头说起的那封信,拿过布袋在里面翻找起来。陈鱼随手把布袋里的罗盘,朱砂,和一堆画符用的黄纸放在桌上,然后看见了混在黄纸里的信封,正要拆开查看的时候,却见桌上的罗盘忽然闪了一下。

    “咦。”陈鱼把手里的信封一放,拿起罗盘查看起来,“刚才是不是闪了一下?”

    仿佛在回应陈鱼一般,罗盘又闪了一下,一阵淡淡的灵光从罗盘内部散出。

    “是发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吗?”陈鱼并没在四周感觉到什么不好的气息,也没有看见飘荡的鬼魂。非但如此,这座大院的风水还非常好,空气中有着淡淡的灵气。

    “嗡!”

    罗盘忽然震动了一下,指针转动,指向北方。陈鱼眼神一凛,顺着指针的方向,走到窗边,目光看向北方。

    “什么也没有啊,你到底发现了什么?”陈鱼看了一会什么也没发现。

    “嗡!”的一声。

    手里的罗盘忽然不受控制的转动起来,陈鱼一时不慎,罗盘脱手而出,从窗户飞了出去。

    “我去还真能自己跑。”陈鱼看着罗盘飞走的方向,站在窗边犹豫了十秒,然后果断跳窗追了出去。

    陈鱼顺着罗盘的气息一路追到了部队大院最北边的角落,看到那栋充斥着浓郁灵气的宅子,陈鱼可算是知道罗盘为什么跑了,原来不是发现了不好的东西,而是看见好东西了,跑着偷吃灵气来了。

    陈鱼犹豫了一下,走到宅子的院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不一会院门被打开,一个西装革履满身煞气的男人站在门内看向陈鱼。

    好重的煞气,陈鱼还是第一次见人身上有这么重的煞气,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找谁?”男人问道。

    “那个,不好意思啊,我有样东西掉你们院子里了,可以进去捡一下吗?”陈鱼笑着问道。

    “这里没有你的东西。”男人哐的一声关上了门。

    “”陈鱼继续敲门。

    开门的还是刚才那个男人,他看见陈鱼也是眉头一皱问道:“什么事?”

    “我真的掉了一个东西进去,一个罗盘,大概这么大,就刚刚掉进去的,你让我进去找一找吧。你要是不放心,跟着我也行。”陈鱼再次解释道。

    “请你离开!”男人面露不耐的说完,再次合上了大门。

    陈鱼看了看时间,发现马上就到晚饭点了,自己必须在晚饭之前赶回去,总不能回家第一天就闹失踪。

    陈鱼绕着院子转了一圈,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默念了一句,我也是迫不得已。撸起袖子,一个翻身就爬了进去。进了院子,顺着罗盘的气息,陈鱼很快就在一块石头后面找到了正在吸收灵气的罗盘,刚拿起来要走,回头就对上了两把木仓。

    陈鱼非常自觉的举起了双手。

    心道老头说的果然没错,城里真的很危险。

    一墙之隔的客厅里,楼铭瞅了一眼门外,问道:“外面怎么了?”

    “有人翻墙跑进来了。”楼铭的助理何七汇报到。

    楼铭有些意外的问道,“哪边的人?”

    “是陈市长刚找回来的女儿,陈鱼。”何七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