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请叫我西施
作者:暴躁的螃蟹的小说      更新:2018-02-21
    “陈家十几年前走丢的那个小丫头?”楼铭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

    “是被人贩子拐卖走的。”为了保障楼铭的安,何七把出入大院的每一个人都调查过,即使是才回到陈家的陈鱼,“被卖到了青木省一个偏僻的山村里,陈大少前两天刚去接回来的。”

    “被拐卖了?”楼铭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如果问这个世界上哪些人最让人深恶痛绝,人贩子肯定是其中之一。

    楼铭放下手里看了一半的杂志,站起来走到窗边,撩开窗帘望向窗外。只见一个格外瘦小的身影,绑着一个松松垮垮的马尾,举着双手背对着自己站着。

    “我我真的是来捡东西的,你看东西还在我手里的,我我真的不是坏人。”陈鱼颤抖着声音努力的解释着。

    长这么大,鬼她见过不少,木仓没见过啊,要吓死人啊这是,呜呜

    楼铭皱眉说道:“让他们把木仓放下,别吓着小丫头了。”

    “是。”何七对着耳机说了几句话,窗外的两个警卫员随即收了手木仓。这时监听室那边也核查了半个小时内的视频录像,发现确实在十分钟之前有一个不明物体掉入院子里,正是陈鱼手里拿着的那个罗盘。

    “查清楚了吗?”楼铭问道。

    “查清楚了,陈小姐确实是进来捡东西的。”何七回道。

    “那就放她回去吧。”楼铭把窗帘放下,重新坐回沙发上。

    “是,我这就让张武送她回去。”何七说着拿起耳机就要吩咐下去。

    “不用了,送她出院子让她自己回去吧。”楼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出声说道。

    “三少,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要让陈市长知道一下为好。”何七提醒道,毕竟这栋房子是部队大院的禁区,陈鱼无故闯进来一次他们可以放她出去,但是下一次可就不会这么好运了。

    “她从小被拐卖,才刚刚被接回来,到了一个新的环境心里肯定很没有安感。你如果找人送她回去,陈市长知道她闯祸了,小丫头在家里恐怕会更不自在。”楼铭说道,“何况她刚才也被你们吓的不轻,估计以后也不会再过来了。”

    “是。”何七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遵从三少的吩咐。

    何七交代完,见三少身前的茶杯里没有水了,拎着水壶过去给三少加了一些水。

    “院墙多高?”楼铭忽然问道。

    何七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回道:“两米九。”

    “这么高啊。”楼铭忽而一笑,“小丫头身手不错。”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何七总觉得楼三少对这个陈家的小女儿有一股莫名的好感。而他的这个猜测,也很快就被证实了。

    被木仓指着的时候,陈鱼觉得自己这下就算是不交代在这里,估计也得脱层皮,正想着要不要大吼一声我爸是市长,争取活命机会的时候,对方居然只是警告了一番就又把她给放了。

    陈鱼用手捂着自己的小心脏,用了三秒时间确定自己依然还活着,撒丫子就往家里跑去。

    熟练的翻墙爬树,重新回到二楼的卧室里,刚坐下没一会儿,门口就想起了敲门声。

    “谁谁啊。”陈鱼心虚的问道。

    “是我。”陈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哦哦。”陈鱼赶忙站起来去开门,咧着一张嘴傻笑的看向自家大哥。

    陈阳见妹妹一头大汗,忍不住疑惑道:“怎么一头的汗?”

    “啊?”陈鱼慌张的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汗,干笑道,“太太热了。”

    “你没开空调?”陈阳这时才注意到,陈鱼的屋子里很闷热。八月的天气正是帝都最热的时候,即使已经傍晚了,天气依旧很闷热。

    陈阳走进屋子,拿起遥控器帮陈鱼打开空调。他知道很多山里的孩子来了城市之后都非常节省,以为陈鱼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舍不得开空调。他想要说些什么又怕伤了妹妹的自尊心,犹豫了一下只能说道:“城里的夏天非常热,你在屋里的时候最好打开空调,要不然容易中暑,我们会担心。”

    “嗯嗯,我知道了。”陈鱼根本没注意到自家大哥小心翼翼呵护自己玻璃心的心思。

    “那你去洗个澡,一会下来吃饭。”陈阳把遥控器放下。

    “好。”

    等陈阳走了,陈鱼吐出一口气靠在门板上直拍小胸脯,暗道一声好险。

    等陈鱼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下楼,厨房的饭菜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因为要给陈鱼接风,平日里饭菜简单的陈家今天难得做了一桌子的菜。席间陈母不停的给陈鱼的碗里夹菜,陈鱼又不好拒绝,只能一个劲的埋头苦吃。还是陈市长看出了女儿的囧境,找了一个话题聊天。

    “过两天我让人给你迁户口,名字要不要改?”陈市长问道。

    “改名字?为什么要改名字?”陈鱼不解的抬头。

    “那就不改了,还是叫陈鱼吧。”陈市长虽然也很想保留自己给女儿取的名字,但是毕竟陈鱼这个名字女儿用的惯了,再改确实有些不方便。

    陈妈妈听了,忍不住问道:“你的名字是谁帮你取的?为什么叫陈鱼,是因为你小时候喜欢吃鱼吗?”

    “不是。”陈鱼摇头道,“我的名字是老头咳是爷爷帮我取的,本来取的是王字偏旁的瑜,是美玉的意思。但是后来去村里上户口的时候,村长伯伯写错了,写成了鲤鱼的鱼。等爷爷发现的时候,户口早就上好了,爷爷懒得改,就一直用到现在了。”

    “鲤鱼的鱼也挺好的,听起来很活泼。”陈母笑道。

    陈市长也笑着点头。

    “你们觉得活泼?”陈鱼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你们就没有什么别的联想吗?”

    “联想?”陈母和丈夫儿子对视了一眼,两人也是一脸茫然。

    “陈鱼,沉鱼。”陈鱼提醒道道,“古代四大美女。”

    “西施?”陈阳最快反应过来。

    “对吧。”陈鱼一脸我就知道你们能猜到的表情,“因为这个,我上学的时候同学们都不叫我名字了,都喜欢叫我西施或者美人儿,你们也可以这么叫我。”

    “”陈家三人再次陷入诡异的沉默里,还是见多识广的陈爸爸反应最快,迅速调整心态说道:“很有趣的小名,以后我们也叫你西施。”

    陈阳拿着筷子的手一哆嗦,看了一眼黑乎乎的自家妹子。就算这是自家亲妹子,陈阳也不能昧着良心说服自己这是个美人。他默默的看向陈市长,仿佛再问,你确定喊西施不是在讽刺?

    “好呀。”陈鱼开心的应道。

    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陈母,见女儿似乎挺高兴,最后什么也没说,而是夹了一块排骨放进女儿碗里说道:“西西施吃块排骨。”

    “谢谢妈妈。”陈鱼笑眯眯的抬头道谢。

    陈母看着黑乎乎的女儿,眼眶微红,暗自决定明天就要带着女儿出去做套美容,争取让女儿往美人的道路上尽快靠拢。

    几人吃的差不多的时候,保姆刘婶忽然走了进来说道:“先生,太太,外面有人来给小姐送礼物。”

    “谁?”陈市长疑惑的问道。

    “好像是楼三少家的。”刘婶说道。

    “西妹妹,你认识楼三少?”陈阳实在喊不出口西施两个字。

    “没有啊?”正在喝汤的陈鱼抽空摇了摇头。

    “那为什么楼三少会派人来给你送礼物?”陈阳问道。

    陈鱼一脸我也很莫名其妙的神情。

    “出去看看吧。”

    陈市长率先起身走向客厅,陈鱼跟在妈妈的身后,踏进客厅的瞬间就感觉到一股熟悉的煞气,陈鱼暗道一声不好。一抬头果然就看见一个穿着制服的男人,那制服和自己下午在那栋小楼里看到的一模一样。

    天要亡我!!

    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解释?我是怎么出去的,为什么要出去,我明明在家里房间里睡觉,东西怎么会掉到别人家院子里去啊。陈鱼越想越觉得自己解释不通,一脸生无可恋的看向客厅中央的何七。怪不得今天下午那么轻易就放过了自己,原来是要秋后算账。

    何七自然也察觉到了陈鱼的神情变化,心头暗暗一笑,想着三少果然猜的不错,小丫头确实很怕陈市长知道她下午跑出去的时候。

    “何助理,您过来是?”陈市长认出对方是三少身边的助理何七。

    “陈市长,这是三少让我拿来送给陈小姐的礼物。”何七说着把手里包装精致的泰迪熊玩偶往前递了递。

    “这是?”陈市长有些错愕的问道,“三少怎么会忽然想起来给小女送礼物。”

    “三少说在陈小姐很小的时候,他曾经答应过要送陈小姐一份礼物。只是后来陈小姐不慎走丢,三少的礼物虽然买好了,却迟迟没能送出去。今天三少偶然听说陈小姐被找回来了,所以又想起了这件事情。这才让我特地把送礼物过来。算是完成他对陈小姐的承诺。”何七转身望向一脸呆愣的陈鱼说道,“陈小姐,三少说礼物放了十五年有些陈旧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不不介意。”陈鱼紧张的都结巴了。

    “那请收下。”何七笑着把礼物递给陈鱼。

    陈鱼伸手接过,一脸紧张的看向何七,生怕男人再说出点什么来。

    “既然礼物送到了,那我就不打扰了。”何七告辞道。

    “请替我转达谢意。”陈市长没想到十五年前的事情楼铭还能记得,并且在女儿回来的第一天就让人送来了礼物,顿时感动不已。

    “我一定转达。”何七点了点头,转身就要离开。

    陈鱼见他真的只是过来送礼物而已,顿时又惊又喜。对这个楼三少的印象顿时好了许多,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表示谢意,于是她出声喊住何七:“你你等一下,我我有回礼要送给三少。”

    说完也不等别人反应,陈鱼抱着小熊就蹬蹬的往楼上跑,不一会空着手就下来了。她跑回何七身前,把右手手掌展开,上面托着一只黄纸折叠而成的千纸鹤。

    何七不解的看向陈鱼。

    陈鱼解释道:“这个是平安符,带在身上可以保平安,虽然包装差了一点,但是功效还是不错的。”

    这也算有包装?这是在场所有人的想法。

    “我会转交的。”何七伸手接过千纸鹤,小心的放进衣兜里,再次告辞离开。

    何七很快回到小楼,敲开了书房的门。

    “礼物送到了?”楼铭正在拿笔画着什么,头也不抬的问道。

    “送到了,对方还送了回礼。”何七说着把千纸鹤从衣兜里拿了出来,托在掌心里。

    听到回礼,楼铭诧异的抬起头,目光落在何七手心里黄色的千纸鹤上挑了挑眉。

    “陈小姐说这是平安符,虽然包装不大好,但是功效不错。”何七说话的时候眼里隐隐带着笑意。

    “是吗?”楼铭伸出两根手指把小小的千纸鹤拎到眼前,扯了扯翅膀,在上面看到了小小的两个字:谢谢。

    楼铭嘴角微扬,心想小丫头还挺懂礼貌的。不过这黄色的纸,到确实很像是画符用的符纸,和毛大师给自己的符咒样式挺相似的。

    “是不是要换班了?”楼铭听到外头的动静。

    “是,三少,一周后见。”何七敬了一个军礼之后转身离开了书房。

    十个小时,看来自己身上的煞气又加重了,楼铭不自觉的露出一抹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