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新的赚钱技巧
作者:暴躁的螃蟹的小说      更新:2018-02-21
    楼铭虽然也住在这座部队大院里,但是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几乎不和周围的人接触,周围的人也都会刻意的避开楼铭。也因为这样,今天晚上何七过来送礼物的时候,陈市长才会那么惊讶。

    “想不到这么多年了,除了我们,还会有人记得咱们女儿。”陈母颇为感触的说道。

    “是啊,楼三少也是有心了。”陈市长点头附和道。

    “妹妹小时候和楼三少见过?”陈阳好奇的问道,要知道他从小在大院里长大,见过楼铭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楼三少既然说见过那应该就没错。”陈母回忆道,“毕竟十几年前他还不像现在这样子,楼家有什么宴会的时候,楼三少也会出席。有一年我带你妹妹去参加过楼部长的生日宴,应该是那个时候见的。”

    “现在这样子?是什么样子?”陈鱼听了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陈母显然不想继续聊这个话题,笑着问陈鱼道,“刚才吃饱了吗?要不要再吃点?”

    “吃饱了。”陈鱼点了点头,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继续问道,“对了妈,楼三少住哪里啊?也在大院里头吗?”

    “你问这个干嘛?”

    “他不是送我礼物了吗?我想明天亲自去给他道个谢。”陈鱼笑着说道。

    “不用了。”这时陈市长出声阻止道,“楼三少不喜欢别人打扰他。”

    “对,你爸说的没错,楼三少确实不喜欢别人打扰他。”陈母连忙附和道。

    “哦。”陈鱼若有所思的应着,脑海里却不受控制的闪过今天下午在楼家院子里看到的画面。充满灵气的房子,十几个配着枪,满身煞气的彪形大汉,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肯定有问题。

    不过陈鱼虽然好奇,却没打算真的去打探什么,毕竟被枪指着的感受可不好。

    之后几人又聊了一会天,主要是陈母在询问女儿这些年的生活情况,陈鱼也是有问必答,不过大多都挑好的说。一直聊到了十点多,才各自回屋休息。

    陈鱼回到房间,拿过旁边的麻布袋子把下午自己翻出来的朱砂,符纸等东西又一样一样的装了回去,然后才拿起老头写给她的信坐在床上认真的看起来。

    丫头:以前我总跟你说爷爷的这身本事很赚钱,你总是不相信,不过那个时候你还在大木村,爷爷觉得你相不相信也并不重要,所以也就没向你证明什么。但是如今你去了帝都,爷爷就必须再次郑重的申明一次,爷爷的本事真的很赚钱!

    “好不容易写封信,还是写这些不靠谱的东西。”陈鱼看着后面硕大的感叹号忍不住吐槽道。

    之前我带着你在大木村周围的乡镇给人捉鬼,基本都是义务劳动,主要目的是为了让你从中学到东西。如果真要按照爷爷以前的收费标准,爷爷出山一次,没有个几百万连我的面都是见不着的。

    我知道你肯定不相信,所以爷爷给你准备一个企鹅号37829,密码:s

    陈鱼看见后面居然真的跟着一个企鹅号和登录密码,顿时眉头一挑,继续往后看去。

    这个企鹅号是爷爷当年混迹江湖的小号,大号就不给你了,我怕吓着别人。这个企鹅号上没有什么好友,唯一的用处就是里面绑定了一个天师群,你有空的时候多上去看一看里面的资料,会学到很多有用的东西。没钱的时候也可以在里面接个单,赚点零花钱。

    “真的假的?”陈鱼低头继续把信看完。

    等你对捉鬼师这一行有所了解之后,如果觉得可以胜任,爷爷希望你能通过爷爷教你的本事为大木村做一件事情,为他们修一条路。

    在看见最后一句话之前,陈鱼始终都觉得这是神棍老头在跟她开玩笑。但是当她看到神棍老头让她帮大木村的村民修路的时候,陈鱼忽然就有些相信了。

    为大木村修一条可以通往山外的道路,是大木村的村民祖祖辈辈的愿望。神棍老头虽然平日里很不着调,但是从来不拿这件事情开完笑的。

    “读什么书,你要是把我的本事学好了,一个人就能把修路的钱给掏了。”

    陈鱼忽然想起老头说过的这句话,整个人一下就从床上跳了下来,光着脚跑到书桌前,利落的打开电脑,按照老头给她的账号密码一一输入,最后鼠标落在登录按钮的按键上,陈鱼深吸一口气之后,重重的点了下去。

    “滴滴,滴滴。”

    系统清脆的提示音响起,陈鱼不可置信的看着右下角闪烁的群消息标志,顿时倒吸了一口气。

    企鹅号真的能用?

    不行,陈鱼你太激动了,企鹅号能用有什么奇怪的,再观察观察。

    陈鱼先是查看了一下企鹅号的资料,这一看才发现,老头果然丝毫没有夸张,这果然是个空号,里面除了有一个名字叫“神鬼莫问”的群之外,一个好友都没有。顺带一提,老头给小号取的名字就叫“我是小号。”

    陈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伸手点开群聊窗口,开始默默窥屏。

    决明子:风火,卖我两张中级驱鬼符,十万一张怎么样?

    风火道人:十万一张?你有多少,都给我,我买。

    决明子:窝草,我要是画的出来,我找你干嘛?

    风火道人:十万一张那是十年前的价钱了,你是不是诚心买啊,二十万一张,不二价。

    决明子: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不能给个友情价?

    一张中级驱鬼符二十万?陈鱼条件反射的看向那个被自己随手放在一旁的麻布袋子,里面中级驱鬼符有十好几张呢,一张二十万,那得是多少钱?

    不行,不行,淡定,淡定,怎么可能有这种事,这种符纸又不值钱,老头随便画画就出来了。上次出去给人抓鬼一连用了八张中级驱鬼符,最后老头也才收了人家一百块而已。。

    陈鱼晃了晃脑袋,继续安静的窥屏,直到一个名字叫三月飘雨的友开口说话的时候,陈鱼又开始不淡定了。

    三月飘雨:有没有哪位哥们在帝都的?

    决明子:怎么了?

    三月飘雨:你在帝都?那你能不能帮我个忙,我前天接了个生意,要去湖岸区新开发的滨江公园里驱鬼,结果忽然有事去不了了,你们谁能替我去一下,酬劳一百万。

    一百万???陈鱼觉得自己的肾上腺素开始急剧飙升。

    决明子:多少年道行的?

    三月飘雨:我去踩过一次点,大约一百年的道行吧。

    决明子:一百年的道行一百万,不划算,不去。

    三月飘雨:群里还有别的兄弟有空的吗?可以先付五十万预付款,下个月之前弄好就行。

    五十万预付款?预付款的意思也就是可以先给钱?

    陈鱼知道这个事情可信度不高,但是预付款的诱惑太大了,而且给个卡号应该没有什么损失吧。

    陈鱼咬着手指头思考了两分钟,果断点开了三月飘雨友的对话框,两人私聊。

    我是小号:一百万?可以先付预付款?

    三月飘雨:是的兄弟,你想接?

    我是小号:在考虑。

    三月飘雨:兄弟,账号给我,我现在就给你打钱。

    这么主动?陈鱼眨了眨眼,本着反正我里一分钱没有骗也骗不到什么的心态,把自己的银行账号发了过去。

    一分钟后。

    三月飘雨:兄弟,钱已经打过去了,处理完了私聊我,我给你打尾款。

    “叮咚。”

    几乎是对方的消息一发过来,陈鱼的手机也同时收到了短信提示音,陈鱼点开手机只见上面写着:青木银行您62888的账户26日22点50分转入500000元,余额500000元。

    不会是诈骗短信吧,陈鱼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努力控制住自己想要跳窗出去找一家机查看余额的急迫心情。

    不论真假,反正因为这件事,陈鱼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早早的就起来了,顶着个黑眼圈坐在餐厅吃早饭,不过因为她皮肤太黑了,也没人发现就是了。

    “西施施啊,昨晚睡的好吗?”陈母觉得西施实在是太拗口了,自动给改成了施施。

    “挺好的。”陈鱼回道。

    “那就好,那就好。”陈母笑着又给女儿夹了一个包子说道,“多吃点,一会才有力气和妈妈一起出去逛街。”

    “妈妈也吃。”陈鱼给陈母也夹了一个包子。

    陈母顿时乐的眉开眼笑。

    吃过早饭,陈市长出门上班,陈阳和同学约了出去打球,陈鱼自然就跟着陈妈妈一路杀进了商场。

    陈妈妈仿佛要把这十五年来没给女儿花过的钱一口气部花完一般,进入商场之后整个人都不受控制了,只要是她觉得女儿用的上的,就统统都买下来。逛到最后,陈鱼这个连翻四座大山都不带喘的体力都要扛不住了的时候,陈妈妈才终于带着陈鱼走进了一家美容中心,让美容师给女儿量身定制了一套美白套餐。

    “施施,以后每个周末,妈妈都陪你过来做美容。”陈母在收银员递过来的ps单上签好字。

    陈鱼看见ps单,就想起了一直被自己揣在兜里的,跟着陈母逛了一天,陈鱼愣是没找到时间去机上查一查余额。正犹豫着该找个什么借口出去的时候,一个穿着粉色制服的美容师从房间走了出来说道:“陈太太,陈小姐,房间准备好了,我们可以开始美容了。”

    “施施,我们走。”陈母拉着女儿就要往里走。

    “妈,你先进去吧,我想先去上个厕所。”陈鱼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好,那妈妈先进去换衣服。”陈母也没多想,跟着美容师先进了房间。

    陈鱼等陈母进了房间,转身就往门外走,门口的美容顾问看见了,笑着提醒道:“陈小姐,店内也有卫生间的。”

    “不用了,我喜欢外面的。”说完也不等对方反应,一路小跑到电梯口,坐电梯直接下到一楼。陈鱼记得上午来的时候,自己在商场外头看见过一家银行。

    陈鱼找了一个没人的机,关上门,插卡,输入密码,点击查询余额。

    陈鱼愣愣的看着显示器,眨眨眼又眨眨眼,看完阿拉伯数字又去看中文大小写,依然不敢相信卡里真的有五十万。为了确保钱真的是自己的,陈鱼决定先取一百块钱出来试试。

    “请取出您的纸币。”

    陈鱼看着手里红彤彤的新鲜出炉还带着些许热气的毛爷爷,再看了看显示器里499900的余额,一脑袋磕在了提款机上。

    赚钱变得如此容易,我忽然开始怀疑人生了肿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