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2.受伤
作者:暴躁的螃蟹的小说      更新:2018-02-21
    第二天,宿舍一熄灯,陈鱼就背着麻布袋子偷偷摸摸出了宿舍,躲开了军营里的巡逻兵,翻墙跑了出去。

    往前跑了五分钟,在路口看见了一辆停着的出租车,陈鱼开门坐了上去。

    “师傅,去小寒山。”这辆车是陈鱼提前两小时在上叫过来的,要不然大晚上的郊区可不好叫车。

    “好嘞。”司机师傅发动车子,一路往目的地开去,因为已经是晚上十点后了,帝都的交通不再拥堵,车子开到小寒山的时候比陈鱼预想的还要早了十分钟。

    “师傅,你在这里等我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我就下来了。”陈鱼说道。

    “那我去前边吃点东西,一个小时后我回来接你啊。”来的时候,司机师傅在前边看见了一家小饭馆,正好有点饿了,可以过去吃点东西。

    “也行。”司机师傅不在也好,虽然这里离阴气的中心还有一段距离,不过一会儿打斗起来的时候,厉鬼要是察觉到这里有人,往这边跑的话,她也会很麻烦。

    下了车,陈鱼站在山下抬眼就看到了半山的树林里有一团浓郁的阴气漂浮着,这厉鬼嚣张的根本不需要开阴阳眼找他。

    叮!

    听到手机响的陈鱼拿出手机查看。

    三月飘雨:大神搞定了吗?

    刚刚才到达目的地的陈鱼当然没搞定,于是她婉转的问道:为什么一定要十二点之前搞定?

    三月飘雨:因为有个非常重要的人,十二点要去小寒山居住,他要是碰见鬼,兄弟我就死定了。

    原来是有人来这里住,这是怕对方碰见厉鬼。不过有自己在,厉鬼哪里还有时间去找别人,于是陈鱼极其有信心的回道:让他来吧。

    三月飘雨:搞定了?兄弟你已经搞定了?

    我要修路:嗯。马上就搞定

    陈鱼收了手机,加快了上山的脚步。

    梁家老宅里,梁光当着梁老爷子的面再次提醒堂弟梁宇:“梁宇,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硬撑了,三少可是已经快到小寒山了,现在说实话还来得及。”

    梁宇放下手机,装傻道:“堂哥你什么意思?让我说什么实话?”

    梁光见梁宇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于是直接拆穿道:“我下午的时候去过小寒山,你根本就没有驱除那只厉鬼。”

    梁老爷子听了眉头一蹙。

    “爷爷,那只厉鬼我已经除掉了。”梁宇连忙解释道。

    “不可能,我下午去的时候明明就还在。”梁光说道,“爷爷,您还是打电话通知三少先不要过去吧,要是出事就麻烦了,那只厉鬼的心智已经被怨气吞噬了。”

    “梁宇,那只厉鬼你是除了还是没除,现在说还来得及。”梁老爷子权衡了片刻问梁宇。

    “爷爷,你相信我,我真的已经把那只厉鬼除掉了。”梁宇一脸肯定的说道。

    “你确定?”

    “我确定!”梁宇底气十足的回道。

    梁老爷子定定的盯了梁宇两秒钟,梁宇毫不心虚的回视着,最终梁老爷子选择了相信梁宇的话,没有打电话阻止楼铭去小寒山。

    “爷爷,万一”梁光一直盯着梁宇,他可以百分百的确定梁宇没有去过小寒山,他虽然很想要拿梁宇手里的桃木剑,但是没想过拿人命开玩笑。

    “无妨。”梁老爷摆了摆手,其实驱除厉鬼为的不是怕厉鬼伤到楼铭,而是怕楼铭的煞气会滋长厉鬼的力量。如果厉鬼真的没除,明日他亲自去一趟就是。

    五分钟后,楼铭的车到达了小寒山,为了防止有人这两日误入小寒山,助理田飞吩咐人在山脚的入口设置了路障,禁止车辆和行人进入。

    楼铭走进别墅,抬手看了看时间,回头对田飞说道:“十二点十分的时候,你们都退到山下吧。”

    “是。”田飞把楼铭带来的书和电脑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又去厨房烧了一壶水,帮楼铭泡了一杯茶之后才转身出了别墅。

    而距离别墅不过百米的树林里,陈鱼刚刚走进去。几乎是踏入树林的瞬间,陈鱼就预知到了危险,她反手一张初级驱鬼符就拍了出去,一阵火光闪过让陈鱼看见了厉鬼的模样,那是一只披头散发,青面獠牙的男鬼,双眼冒着绿光,已经毫无神志可言。

    三魂七魄已经被怨气吞噬,这种厉鬼已经没有人性,如果不及时驱除,让他这样发展下去,最终会变成为祸人间的妖孽。不过几秒的时间,陈鱼就做出了决定,这只厉鬼送不去地府了,只能就地打散。

    “起!”陈鱼右手朝空中抛出六张初级驱鬼符,驱鬼符瞬间形成困灵阵,把厉鬼困在阵中心,左手紧跟着一张中级驱鬼符就要贴上去。

    “咔,轰。”随着一声巨响,厉鬼双手撑开了困灵阵,鬼影一闪就消失不见了,陈鱼的中级驱鬼符贴了一个空。

    还挺厉害的!

    “开!”

    陈鱼手指点在眉心,开启阴阳眼,目光往四周一扫,很快就在身前十点钟的方向,发现了那只趴在树上默默观察自己的厉鬼。陈鱼抬手飞过去一道中级驱鬼符,厉鬼低吼一声,利用自身的阴气树立起一道屏障阻挡驱鬼符,驱鬼符贴在阴气屏障上不能再进一步。

    “爆。”

    陈鱼手指掐诀,贴在阴气屏障上的驱鬼符立刻爆裂开来,一道刺眼的灵光伴随着强大的灵气冲破阴气屏障落在厉鬼脸上。厉鬼一声惨叫之后,似乎被激怒,疯狂的朝陈鱼扑过来。

    陈鱼往后退了一步,错身躲开,顺势握住了厉鬼袭向她面门的手臂,漆黑的指甲离陈鱼的眼睛不足十厘米。一阵一阵的阴寒气息透过厉鬼的魂体传入陈鱼的体内,陈鱼远转起灵力。

    “厉鬼我见的多了,但是混的像你这么惨的真不多,报不了仇就去投胎呗,这是何苦。”

    这类厉鬼的生成,通常是生前死的极惨,死后怨气太重,不愿离开,却又偏偏无法报仇。于是开始伤害无辜,害的人越多,怨气就越强,怨气越强,力量就越强,然而天生脆弱的意志又不能掌控如此强大的力量,最终被怨气掌控,灵魂成了怨气的粮食,自己再一次把自己作死了。

    “哇哇哇!!”

    陈鱼调动周身的灵力通过被她握住的手臂直接灌入厉鬼体内,厉鬼疼的扭曲尖叫,却又挣脱不了陈鱼的掌控。漆黑的阴气和金色的灵气相撞,在树林里形成了一个奇异的空间。终于金色的灵气慢慢压制住了漆黑的阴气,厉鬼凝实的魂体一点一点变的透明起来,眼看着就要消散在天地间了

    这时,忽然一股血红色的煞气铺天盖地而来,破开了阴气和灵气形成的空间。让那只刚刚还奄奄一息马上就要魂飞魄散的厉鬼,忽然仿佛打了兴奋剂一般,重新活了起来,抬起另一只手臂飞速朝陈鱼抓了过去。

    陈鱼猝不及防,被抓伤了手臂。

    “哪里来的煞气。”陈鱼往后退了几步,抬头看向树林外。

    “呼!”厉鬼这时早已经恨死了这个刚刚差点杀死他的人类了,吸收了煞气之后,力量增强了三四倍,他不要命的往陈鱼身上扑过去。

    陈鱼险险躲开,急忙从包里摸出罗盘,抬手就扔了出去,罗盘散出一道灵光直接撞在厉鬼胸口,只听嗡的一声,厉鬼顿了一下,陈鱼趁着厉鬼愣神的功夫,欺身上前,一道高级符咒贴在厉鬼脑袋上,双手成诀,引动灵力。

    “砰!”

    随着一声巨响,刚刚还嚣张跋扈的厉鬼瞬间被炸的飞灰湮灭,连同浓郁的阴气一同消散在空气里。

    陈鱼收回罗盘,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望着周围越来越浓郁的血红色煞气,白思不得其解。刚刚来的时候这周围明明没有煞气的,为何忽然出现这么浓郁的煞气,而且还是血红色的,难道这附近有僵尸?

    陈鱼休息了片刻,决定还是去煞气的源头一探究竟,这么凶悍浓郁的煞气,如果是僵尸,那么就不能放着不管了。

    “斯”陈鱼刚一动胳膊就是一疼,她扭头看到自己被抓伤的胳膊顿时脸色铁青,居然栽在一只百年厉鬼手里,这要是让老头知道了还不得被笑话死。

    陈鱼走出树林,往煞气最浓郁的地方走去,不一会就看到了灯火通明的别墅。看到别墅的瞬间,陈鱼的大脑不自觉的想到了在帝都大学遇到的那个男人,毕竟身带煞气的人本身就不多,她统共就遇见过这一个。

    陈鱼想了想,把捏在手里的符纸收起来,走到别墅门前,按响了门铃。

    正在修改讲义的楼铭忽的听到门铃声,诧异地放下了钢笔。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个时候不应该有人靠近这里,但是好奇心还是促使他走到了门边。当他从监控器里看到门外的小丫头时,楼铭本就紧蹙的眉头蹙的更紧了。

    “咔擦!”

    门禁打开,陈鱼推开院门,一路走进客厅,当她看到浑身散发着血红色煞气,整个人仿佛飘在血海里的男人时,当即指着对方气呼呼的说道:“果然是你!”

    “你怎么在这里?”楼铭同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