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5.小鬼
作者:暴躁的螃蟹的小说      更新:2018-02-21
    陈鱼见好好的一个鬼魂忽然粘上了冤孽,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本来这孩子,这一世意外去世,来世可以投个好胎,可是如果带着戾气去了地府,哪里还能有好胎可投。

    “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陈鱼的声音忍不住冷了几分。

    “他他果然还在?”张雯雯惨白着一张脸,“是他,是那个小鬼不让我说话的对不对?”

    “是,是他用手捂住了你的嘴。”陈鱼干脆实话实说,反正张雯雯也算是自作孽。

    “快杀了他,杀了他。”张雯雯只要一想到有一只落水鬼一直扒在她的肩膀上,还用手捂着她的嘴,顿时就吓的肝胆俱裂。

    陈鱼眼瞅着张雯雯肩头上的那只小本来只是戒备的看着自己,这时忽的听到张雯雯的话,顿时眼神一边变,浑身开始冒出淡淡的黑气。

    “闭嘴!”陈鱼厉声打断大声嚷嚷的张雯雯,“你要是再喊,信不信他把你的口鼻一块捂住。”

    口鼻一块被捂住岂不是要被闷死,意识到这点,张雯雯尖叫的嗓子仿佛被人掐住了一般,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

    “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再伤害你的。”陈鱼忽然说道。

    张雯雯目露感激的看向陈鱼:“那那你把他送走可以吗?”

    “不是对你说的。”陈鱼嫌弃的一摆手,转头看向张雯雯右边的肩膀,对上小男孩疑惑的目光说道,“她不会再伤害你了。”

    小男孩眨了眨眼,仿佛在思索着什么,他记得这个姐姐,一个月前,这个姐姐看见过自己,她还冲自己笑了。不像后来遇见的那些人,总是欺负他。小男孩想了想,选择相信这个唯一能看见他,却从没有伤害过他的姐姐,本来已经伸向张雯雯的手,慢慢的收了回来,身上的黑气也逐渐消退了。

    陈鱼松了一口气,转头看向瑟瑟发抖的张雯雯:“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你要是再不说,我就不管了。”

    “我我”张雯雯满脸的惊恐,她刚刚感觉到脖子上有一阵凉意,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靠近过她的脖子。想到刚才陈鱼说小鬼要闷死她的话,张雯雯吓的魂飞魄散,话都说不清楚了,只能求助的看向一旁的楚潇。

    楚潇在一旁看了半天,从刚才陈鱼的举动来看,她似乎真的能看见那只落水鬼,要不然怎么会只瞧了一眼就知道雯雯对这只落水鬼做了什么。这段日子来,她一直和张雯雯形影不离的,想到这里楚潇也是一阵后怕。

    “雯雯,雯雯找了几个天师想要把把张晓彬超度了。”楚潇颤着声音说道,张晓彬就是张雯雯肩头孩子的名字。

    “超度?”陈鱼冷笑道,“我上次见他的时候,本来再过几天他就应该去地府投胎了。怎么你超度了一次,倒把人给留下了。”

    “他本来要去投胎?”张雯雯满脸的不可置信,“我以为他要害我,所以我才,我才”

    “你是做贼心虚吧。”陈鱼直言道。

    “我不是故意的,我那天路过湖边的时候我游泳技术也不好,所以才没有跳下去救他,我后来有找人来救他的,但是他当时已经不行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是我害死他的,我不是故意见死不救的。”张雯雯一边说一边崩溃的哭泣着。

    陈鱼当然知道不是张雯雯害死的张晓彬,第一次见到张晓彬挂在张雯雯肩头的时候,陈鱼就知道。张雯雯应该只是在小孩濒死的时候和他对视了一眼。小孩的求生意念强烈,虽然身体已经死了,但是魂魄却无意识的攀在了张雯雯的肩膀上。而当时发现孩子溺水的张雯雯,在确定孩子死亡之后,估计也没有回到过尸体身边,所以无意识状态下的鬼魂才会被张雯雯带回来。

    人死后七七四十九天之内是要回家一趟的,但是显然张雯雯没有去小孩家里拜祭过,以至于小孩找不到回家的路,所以就一直挂在了张雯雯的肩头。本来这也没什么,等过了七七四十九天小孩也还是会魂归地府,但是张雯雯好死不死的居然请了天师来收张晓彬。

    她要是请了个厉害的天师真的超度了张晓彬也就算了,偏偏找了一个半吊子的假天师,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弄的,居然惹恼了张晓彬。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陈鱼,你帮我求求他,你让他放过我吧。”张雯雯这一个月真的是怕死了,每晚每晚的做噩梦,大夏天里右边肩膀永远是冷的,到后面更是被张晓彬捂住嘴巴,连话也说不出来。

    陈鱼挑了挑眉,这事她还真的不能不管,不是为了张雯雯,而是为了张晓彬,这孩子死去的时候才七岁,夭折本就很令人惋惜了,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因为张雯雯而染上业障。

    “你这是要请我驱鬼?”陈鱼问张雯雯。

    “请,请,多少钱我都给。”张雯雯忙不迭的点头。

    “好。”陈鱼也不墨迹,直接报价道,“二十万。”

    “什么?二十万??”张雯雯不可置信道,她请了那么多天师最贵的也不过两万而已。

    “嫌贵?”陈鱼挑眉。

    “不贵,不贵。”张雯雯哪里还敢嫌贵,她就怕陈鱼不帮她,“你你帮我把他超度了吧,我给钱,给钱。”

    “先给钱。”跟你关系又不熟,才不赊账。

    “”张雯雯憋了憋,到底不敢反驳,只能惨兮兮的说道,“电脑不在,我现在不方便转账。”

    “不是有手机吗?支付宝转我就行。”别以为她山里出来的不会用支付宝,最近为了研究怎么卖符纸赚钱,她可是研究了好一阵淘宝呢。

    “”张雯雯敢怒不敢言,老老实实拿出手机,从自己的里把所有的钱的转进了支付宝,发觉只有十五万,于是只能期期艾艾的抬头说道,“只有十五万了。”

    “你这是要砍价?”陈鱼眉头一蹙,她干这行这么久了,还真没遇见过砍价的。

    “不,不。”张雯雯一见陈鱼皱眉,心头就是一颤,她连忙朝一旁的楚潇求助道,“潇潇,你你先转我五万。”

    楚潇还能说啥,老老实实拿出手机给张雯雯转了五万,张雯雯再统统转给了陈鱼。

    陈鱼确定金额到账之后,把手机揣回兜里,开始处理小鬼的事情。

    张雯雯即不见她画符也不见她念咒,而是一脸笑意的站那跟鬼魂聊天,毛骨悚然的同时也不敢多嘴。

    “晓彬啊,你是叫晓彬吧,你这样是不对的,你要是把她掐死了你也投不了胎。”

    “我知道,我知道,这个姐姐坏,找坏人欺负你是吧。”

    “但是你这种行为是不聪明的行为,怎么能为了别人的错误把自己搭进去呢。老师是不是教过你,不能因为别人偷了你的糖,你就去偷别人的糖,那这样两个人不都是小偷了。”

    “好,那你有什么要求,我让这个姐姐去帮你做,然后你就离开他好吗?”

    陈鱼说完这句话,转头扫了一眼满脸惊恐一动都不敢动的张雯雯。

    “他他有什么要求?”张雯雯带着哭腔问道,为了彻底摆脱张晓彬,张雯雯什么要求都能答应。

    “他说他想回家。”陈鱼转述道。

    “我我带他回去,我去拜祭他。”张雯雯立刻说道。

    张雯雯肩头的张晓彬顿时眼睛一亮,身上的戾气也少了不少。

    “他还说,他刚刚参加了一个手拉手帮扶贫困山区小朋友的活动,会把自己的压岁钱”

    “我我资助,我替他资助一个贫困山区的小朋友,一直到对方大学毕业。”张雯雯不等陈鱼说完,立刻保证道。

    张晓彬小鬼头不解的歪歪头,他怎么不记得自己参加过这个活动?

    陈鱼朝他微微一笑,抬起手掌在小孩的头顶轻轻一抚,一道淡淡的灵力驱散了小孩本就不多的戾气,让他的灵魂重新变的纯净起来。

    张晓彬只觉得身上一松,顿时咧嘴朝陈鱼甜甜一笑,青白的脸颊变的红润起来,模样可爱极了。

    “他他还有别的要求吗?”张雯雯见鱼对着她肩膀上的鬼魂发笑,后脊梁骨都是冷的。

    “没有了。”陈鱼已经帮张晓彬净化了戾气,接下来只等他了了心愿自然就会离开。

    “那那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张雯雯问道。

    “刚才不是都告诉你了吗?”陈鱼不解道,该做的不是都做完了吗?

    “就这样?”张雯雯忽然有种陈鱼在骗她的感觉,以前那些天师忙活半天都没能把事情解决,陈鱼说两句话就行了?

    陈鱼看着张雯雯怀疑的表情,愣了一瞬之后忽然福至心灵,想起了老头曾经跟她说过的话:“丫头,我跟你说啊,这世上有些人相对于实话,更愿意相信那些做作的动作。所以外头那些行骗的假道士总是喜欢故弄玄虚的跳大神。殊不知,要是他们真碰见厉鬼了,搞不好人厉鬼把他们当娱乐节目看呢。”

    “啊,还有一张符,我回去给你拿。”陈鱼转身回屋,从麻布袋里翻出一张平安符,拿出来递给张雯雯说道,“这道符你拿着,等到你把答应张晓彬的事情都办完,他自然会离开,这道符也会变成灰色。”

    “就是说这道符变成了灰色,他他就是离开了?”张雯雯确认道。

    “嗯。”陈鱼点头,其实这道符根本没用,只不过不拿张雯雯不心安罢了。

    张雯雯把符咒叠好,小心翼翼的贴身带着,着急忙慌的开着车走了。

    一张平安符赚了二十万,陈鱼好心情的掏出手机,翻到楼铭的微信发送消息:三哥,我军训结束了,晚上过去看你啊。

    正好可以给罗盘补充点灵气,呆一晚上应该差不多吧,不够就明天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