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8.牵手
作者:暴躁的螃蟹的小说      更新:2018-02-21
    虽然有些发憷,但是楼铭脸上的神情很镇定,右手的手掌也紧紧的握着没有松开过,眼睛一直盯着试衣间的方向。。

    “你是那小丫头的三哥?果然男生长的比较像妈妈,女生长的像爸爸,你比那丫头长的好看多了。”

    “喂,喂,能听见我说话吗?”男鬼喊了半天发现楼铭除了抓着他不动之外,对他完没有任何反应,显然是看不见他。他有些无聊的消停下来,坐在楼铭右边的沙发上,和楼铭一起看向试衣间的方向。

    不一会,陈鱼穿着那件粉色的连衣裙出来了,她也不去看镜子直接一下跳到楼铭身前,开心的问道:“好看吗?”

    楼铭从来没有被人问过这种问题,不过小丫头长的娇俏可爱自然是穿什么都好看的,他淡笑点头:“好看。”

    “好看?哪里好看?皮肤这么黑还穿粉色,不知道显黑吗?还有那裙摆,你一个假小子的气质装什么乖乖女。”被楼铭抓着胳膊动弹不得的男鬼被陈鱼的穿着辣了眼睛。

    陈鱼已经咧了一半的嘴急着要忽的僵住了。

    完没有发现异样的店员小姐姐凑上来夸道:“小妹妹,你穿这件真的很好看,粉色公主裙是我们今年的爆款哦,而且你肤色有点偏黑,粉色显白的。”

    “爆款的意思就是走在大街上,每十个人里总有一个人会和你穿的一样的,里面你最丑。”

    “居然说粉色显白,那也得分人吧,别人穿显白那是人家本来就白,你穿只能显黑,这些售货员为了卖衣服,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店员说一句,男鬼吐槽两句,句句带毒。

    陈鱼手背的青筋直跳,忍无可忍的绕开正在她面前使劲夸她的女店员,大步走到楼铭身前,冲着他右边的位置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男鬼唉唉叫唤着,但是除了陈鱼没人能听见。

    楼铭对上店员疑惑的视线,笑着解释道:“她非常喜欢这件衣服,所以高兴的。”

    女店员对上楼铭温柔的笑容,捂着胸口倒吸一口气,晕乎乎的直点头,哪里还会去探究陈鱼表达喜悦的动作为什么会如此狂野。

    “你不舒服吗?”楼铭见女店员忽然面红耳赤的捂住胸口,看着特别像心脏病发作的前兆,忍不住担忧的问道。

    “哥们,她那是在觊觎你的美色。”男鬼刚从陈鱼的一阵打击中回过神,抬头就看见了这一幕,忍不住又是一阵吐槽。

    刚刚收手的陈鱼,反手又是一巴掌。

    “我又说错什么了?”男鬼简直无辜极了。

    女店员的职业素养还是在的,没有被楼三少的美色冲昏头,还记得问陈鱼衣服的事情:“衣服您还满意吗?要不要再试几件别的?”

    “不用了,我就要这件了。”陈鱼说完转身往试衣间走去,打算换下来结账。

    “你真买啊,我都跟你说了,你不适合,真的显黑。”作为一个有坚持的设计师,男鬼坚决不能容忍这种辣眼睛的配色。

    “我白着呢!”陈鱼忍无可忍,在进试衣间之前大吼了一声。

    楼铭略微尴尬的和一脸懵逼的女店员再次对视,这次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只能再次送过去一个笑容。

    啊啊啊男神又笑了,又笑了,他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花痴。”男鬼嫌弃的嘟囔了一句,可惜没有人能听见。

    又过了一会儿,陈鱼把裙子换了下来,穿回了本来的衣服,她出了试衣间把粉色裙子递给店员让对方包起来,然后和楼铭一起去前台结账。

    “多少钱?”陈鱼掏出手机,里面有陈母微信给她转的五千块。

    “这位先生已经付过了。”收银员笑着看向一旁的楼铭。

    拿着手机的陈鱼有些迷糊,她转头看向楼铭:“三哥?”

    楼铭也很迷糊,他转头看向店外,店外的田助理一本正经的回了一个军礼。楼铭瞬间了然,他出门从来不带钱包,应该是田飞刚才帮他付了的。

    “就当是三哥送你的。”楼铭笑着说道。

    “可是我妈给了我买衣服的钱了。”陈鱼说道。

    “你留着零花吧,和同学出去吃饭用。”楼铭笑着说道。

    “傻不傻,跟男人出来逛街,哪有自己花钱买衣服”男鬼话说到一半,蓦的对上了陈鱼警告的视线,乖乖的闭上了嘴。

    陈鱼这才注意到,三哥居然把那只色鬼也带了过来,手竟然还紧紧的抓着那只色鬼的胳膊。这副画面真是陈鱼转身,果断把一人一鬼分开。

    楼铭诧异的抬头,仿佛再问,不用在抓着了吗?

    “走吧,三哥我们回去。”陈鱼一手拎着购物袋,一手拉着楼铭的手,拽着还在发愣的楼铭一同出了女装店。

    陈鱼拽着楼铭一直走到电梯口,田飞早已经按了电梯按钮,在等电梯的时间里,一直被陈鱼紧紧拽着的楼铭,抽回了自己的手掌。

    陈鱼察觉到了,但是并没有在意,回了楼铭一个甜甜的笑容。

    楼铭的右手还残存着陈鱼手掌的触感,他虚握了两下,很快松开了。

    楼铭,你不能因为小丫头是自己唯一可以接触的人,就去贪恋这份体温,毕竟男女有别。她虽然心思单纯,可也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一旁的男鬼看见这一幕,啧啧的摇了摇头,虽然从店里就看出两人不是亲兄妹了,不过这状态,怎么看起来这么有意思呢?

    “叮”

    这时电梯来了,幸运的是里面居然一个人都没有,田飞用手挡住电梯门让陈鱼和三少先进,男鬼趁着这个空隙也走了进去。

    “你给我出去。”看见这一幕的陈鱼凶巴巴的吼道。

    刚刚跨进一只脚的田飞骤然愣住,茫然的看向陈鱼。

    “不是说你。”楼三少体贴的解释道。

    “”那是说谁,田飞疑惑的眨眨眼。

    男鬼见陈鱼在赶自己,立刻贱兮兮的说道:“你赶我出去有什么用,我现在是鬼魂啊,能穿墙的,你把我赶出去了,我照样能进来。”

    “你跟着我干嘛?”这人要不是生魂,是个普通鬼魂的话,陈鱼就是忍着粘上业障也要收了他。

    “相见就是有缘嘛”

    陈鱼抬起手,手里灵光隐隐。

    “我想请你帮忙。”见陈鱼动真格的了,男鬼立刻道明来意。他已经在外面飘了十几天了,都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好不容易碰见一个能看见自己的天师,哪里会放过。

    “不帮!”陈鱼想也不想的拒绝。

    田飞并两个战友,都是一脸诡异的看着这一幕,但是良好的心理素质没让他们问出声来。

    “先把门关上。”楼铭轻叹了一口气。小丫头本事不却不够谨慎,这么大咧咧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一只鬼说话,也不怕被人发现。

    电梯很快停靠在地下一层,楼铭先坐进了车里,车门口陈鱼还在和那只看不见的色鬼吵着驾。

    “你就搭把手送我回去呗。”男鬼请求道。

    “抱歉,你不在我的业务范围之内。”陈鱼拒绝道。

    “你不是天师吗?怎么就不在你业务范围之内了。”男鬼问道,“你是不是怪我之前说你黑,可是我说的是实话啊,那件粉色的裙子真的不适合你,你要是把我送回去了,以后你的衣服”

    只能说,男鬼是一只非常有职业坚持的鬼魂。

    “天师分很多种。”陈鱼实在不想再听衣服的事了,他直接打断道,“我是驱鬼师,驱鬼师懂吗?被我送走的鬼魂只有两个去处,一个是地府,一个是魂飞魄散。你是想去地府呢,还是想要魂飞魄散?”

    如此凶残的语句从陈鱼的嘴巴里说出来,楼铭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但是诡异的并不觉得讨厌。反而觉得小丫头一本正经吓鬼的样子挺可爱。

    “那你帮我打个电话,我二叔也是天师,你告诉他我在这里。”男鬼见陈鱼死活不愿意帮自己,只好退而求其次的说道。

    “可以。”陈鱼阴笑道,“十万。”

    “你一个电话收十万,你会不会太黑了。”男鬼夸张道。

    “你不是一直说我黑吗?”陈鱼可记仇了呢。

    “”男鬼无语凝噎。

    “咳”楼铭没忍住又差点笑出来。

    “有人过来了。”在不远处把风的壮汉提醒道。

    楼铭从车里探出头对陈鱼说道:“先进来吧。”

    陈鱼想起来楼铭的镇煞符估计时限也快到了,于是听话的低头钻进车里,在车门关闭的瞬间,男鬼连忙钻了进来:“我同意,十万就十万。”

    楼铭见陈鱼往他的方向蹭了蹭,又看了看被空出来的左边座椅,猜测到应该是那只色鬼也跟了进来,不由的眯了眯眼睛。

    陈鱼施施然的掏出手机问道:“电话号码。”

    男鬼报出一串数字。

    楼铭看小丫头兴高采烈的按着电话键,想来十万块钱估计是挣着了,还是个小财迷。

    陈鱼拨通电话,电话响了很久之后转入语音信箱。

    “怎么样?”男鬼紧张的问道。

    陈鱼接着又打了一个,依然无人接听:“电话没人接啊,要不我发条消息。”

    “十万块钱你发条消息,你要不要再黑狠一点。”男鬼好不容易才把黑字给换掉。

    “那你说怎么办?”对方不接电话他也没办法。

    “我不管,反正只有你能看见我,在二叔来之前我要跟着你。”这要是让这小丫头跑了,什么时候才能再遇见一个天师,他一大好青年,可不想英年早逝。

    “你讹上我了是吧。”

    “再加十万。”男鬼伸出两个巴掌。

    陈鱼眨了眨眼,转头讨好的看向楼铭说道:“三哥,让他蹭个车呗,他又给我加了十万块。等到了大院,我就带他回我家去,绝对不影响你。”

    “让他知道你住哪里是不是不大好”楼铭提醒道。

    “没事,他要是运气好能活过来,醒了自然就没有这段时间的记忆。要是运气不好挂了,我直接送地府就行了。”陈鱼满不在乎的说道。

    “那好吧,让他坐到我这边来。”不管是不是色鬼,还是不要挨着小丫头为妙。

    楼铭有了之前和男鬼手牵手的经历,这次和男鬼同坐一辆车自然也就没什么压力了,只是苦了前头开车的田飞,一直从后视镜里瞄着后座的空位子,后脊背骨一阵一阵发凉。

    尼玛的,老子生死线上走了无数回,都没这么憷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