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1.恶战
作者:暴躁的螃蟹的小说      更新:2018-02-21
    罗盘冒出红光是在向陈鱼示警,感受着窗外不断靠近的戾气,那不正常的接近速度几乎让陈鱼没有了准备的时间。

    她回身拿起桌上装着符咒和罗盘的麻布袋子随意的往身上一挎,拖鞋都来不及换,一脚踩着窗户就要往外跳出去。

    “你干什么?”童朝见陈鱼忽然脸色大变,然后拿着个包就要跳楼,顿时不解的问道。

    差点忘了,还有这家伙。

    陈鱼伸手抓住童朝的胳膊,抬手就给扔出了窗外,伴随着童朝惊恐的尖叫声纵身给跳了下去。

    “你谋杀啊。”童朝好不容易稳住身体,重新飘回陈鱼身前,怒气冲冲的质问道。

    “不想死就闭嘴。”陈鱼从麻布袋里翻出一张中级驱鬼符,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往大院的北面跑了过去。

    这只厉鬼的戾气太重,还没有靠近,就让陈鱼察觉到了危险,那么就不能在人多的地方动手。整座大院,只有北面楼铭的小院旁边有一处空旷的小公园,到那里了自己才能够放开手脚。

    陈鱼穿着拖鞋跑的不方便,她一急直接把脚下的脱下甩了,光着脚往前跑去。

    本来还觉得陈鱼忽然发神经的童朝此时也发现了不对劲,小丫头的神态动作无一不再表示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发什么什么事情了?”童朝跟在陈鱼身后不安的问道。

    “能不能坚持到你二叔来,就看你造化了。”说话间,远处一团铺天盖地的比夜色还有浓郁的黑色戾气,正飞速接近着。戾气浓郁的程度即使不需要开阴阳眼,陈鱼都能够看见。

    “那是什么?”童朝忽然感到到一阵寒冷,自从他变成鬼魂之后,已经很久没有过任何感觉了。

    “往前跑。”陈鱼脚步不停,一人一鬼已经跑到了小公园前面的房子附近。

    这栋房子里住的是保护楼铭的特种兵,而此时轮休在家,正在二楼窗边抽烟的何七忽然听到地面的动静,他低头随意的看了一眼,发现是陈鱼正在下面奔跑,忍不住念叨道:“看来这陈家小丫头很喜欢我们三少嘛,下午才分开的晚上又要过去。”

    魂体因为没有重量,所以移动的比陈鱼快,童朝感知到来自那团黑气的危险,听了陈鱼的嘱咐一股脑的往小公园的方向率先飞去,但是那团黑气的移动速度明显比他还快,一转眼就逼到了眼前。

    陈鱼见那团黑气似乎要跃过自己直接去追童朝,也不再犹豫,把早就抓在手里的中级驱鬼符朝半空扔了出去。

    “碰”的一声响,驱鬼符和黑气相撞,化作一道蓝色的火焰消失不见。空中的黑气滞了一滞,仿佛才看见陈鱼一般,停在了陈鱼的身前。

    连本体都看不到?

    陈鱼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浓郁的黑气,竟然连这只厉鬼的本体都看不见,这得是多强大的一只厉鬼,才会有如此强大的戾气,陈鱼握着高级驱鬼符的手抖了一抖。

    “轰!”

    一小团黑色的气体忽的从黑气中分离出来飞速的撞向陈鱼,陈鱼凝聚灵力抬手挡住,却敌不过戾气的狂暴,直接被撞飞了出去。

    二楼的何七见站着好好的陈鱼忽然凭空倒飞了出去,顿时一脸的震惊。他在三少的身边跟的时间长了,自然也知道一些玄学上面的事情,所以他猜测那里肯定有什么东西在追陈鱼。

    何七正要再仔细观察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见陈鱼飞快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继续的往后跑去。

    那是三少的方向。

    “三少!”何七顿时一惊,他冲回房间拿出对讲机,而后快速的赶到屋后的窗户紧盯着外面的情况看。只见陈鱼并没有往楼铭的院子跑,而是跑向了一旁的小公园,何七把已经拿到嘴边的对讲机缓了缓。

    陈鱼一路追着黑气往小公园跑去,奈何黑气的速度实在太快,转眼就抛开她追上了前面的童朝。只见黑气忽的胀大,犹如一块巨大的黑布,把童朝整个魂魄裹了进去。

    紧接着一道金光闪过,黑布被一道强大的灵力震了开去。

    与此同时,十万八千里外的某处洗浴中心里,一个正在舒服捏脚的老者忽的睁开了眼睛。

    “老先生,是不是我下手重了?”捏脚的小哥见老者脸色不对,小心的问道。

    “没事,继续捏吧。”老者顿了一下,而后重新闭上眼睛,躺在椅子上。

    小丫头不是短命相,肯定死不了,嗯,还是继续捏脚吧。

    陈鱼趁着这个空档一下跑了过去,把童朝护在身后。

    “那是什么东西?”刚刚被黑气笼罩的时候,童朝有一种差点被吞噬的感觉。

    “躲开点。”陈鱼从袋子里一下掏出五张中级驱鬼符。

    一百万没了,心好痛。

    童朝也不敢离陈鱼太远,就刚才那一瞬间他就明白了,这团黑气的目标是自己,但是陈鱼显然比不过黑气的速度,如果自己跑远了,陈鱼来不及救他,他就真的要挂了。想到这里,童朝紧了紧手心里握着的防御符,一脸害怕的站在陈鱼身后两米处。

    陈鱼抬手甩过去五张符咒,符咒成五角贴在黑气身上,灵气成线条,连接五角组成一个淡金色的五角星,五角星亮起,一阵金光闪过。砰的一声,黑气翻涌四溢,像四面扩散,浓郁的黑雾里总算显出一个模糊的身影。

    那是一个非常高大的身影,想必这只厉鬼生前肯定是一个体格非常健壮的男子,只是这只厉鬼的身上为何会有生气?

    鬼魂身上怎么可能会有生气?哪怕是生魂,因为是鬼魂的状态,魂魄中的生气也是非常微弱的,但是这只早已经死透的厉鬼,身上几乎拥有一个正常人类相当的生气。如果不是刚才亲眼见他从远处飘过来,再加上周身浓郁的黑色戾气,陈鱼几乎要以为他是个人类。

    “你身上为什么会用那么浓郁的生气?”陈鱼左手罗盘右手符咒,一脸戒备的看向黑雾中的男子。

    而此时,看着空中一会儿凭空冒出蓝色火焰,一会冒出金光,一会儿出现五角星的何七早已经目瞪口呆了。

    何七接触过玄学,他知道楼家小院里有毛大师布置的聚灵阵,但是除了觉得里面待着很舒服之外,何七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其他的不同。即使是每年陪着三少去帝都大学利用瑞气挡煞,他也没有见过那所谓的戾气。就算是跟在三少身边好些年了,但是除了精神上会疲惫让他感知到煞气之外,何七也没有真切的见过那所谓的煞气。

    然而陈鱼刚刚甩出去的符咒,爆发出来的亮光,是何七第一次真正从视觉上看见了那玄之又玄的东西。

    “田飞。”何七不再犹豫,拿起了对讲机。

    “老大,怎么了?”田飞的声音从对讲机那头传来。

    “陈家小丫头似乎遇到麻烦了。”何七问道。

    “她怎么了?”楼铭的声音立刻从对讲机那头传过来。

    随着陈鱼的话落,一直低垂着脑袋的厉鬼,忽然抬起头来,一双漆黑的一丝光亮都没有的眼睛直直的注视着陈鱼。

    陈鱼暗道一声不好,就见那安静站立的厉鬼忽的化作一道残影朝她扑过来。

    陈鱼就地一滚,往旁边躲了开去。

    厉鬼也不纠缠陈鱼,见障碍去除,紧接着就扑向了前方不远处的童朝。

    “啊!”

    厉鬼扑向童朝的同时张开了嘴巴,一张正常大小的嘴,在靠近童朝的瞬间变的巨大无比,吓的童朝只能闭着眼睛惨叫。

    “砰!”

    又是一阵金光闪过,厉鬼再次被弹了出去。

    已经捏好脚正在修脚趾甲的吴老再次睁开了眼睛:“第二次了。”

    “老先生您还有什么需要?”修脚的小哥连忙问道。

    “没什么。”一张高级防御符最多可以用三次,希望丫头能在第三次之前完事,要不然估计得受伤了。

    算了,反正那丫头死不了,我还是继续修脚吧,于是吴老继续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一张符咒只能用三次,现在已经用掉了两次了,再来一次,估计童朝就死定了。

    陈鱼袋子里的符咒仿佛不要钱一般,一张一张的往厉鬼身上飞去,每飞出去一张,陈鱼的心就仿佛被戳了一刀般,这都是钱啊。

    一道一道的蓝光在空中亮起,仿佛蓝色的烟火在夜空盛放,何七带着五个兄弟跑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这六人也都是见过大场面的,放在外面以一敌七都不是问题,但是偏偏眼前的情况诡异的不行,他们根本连敌人在哪里都看不见,想帮忙都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这时,厉鬼仿佛终于意识到,不彻底解决掉这个烦人的天师,是没法吞噬掉眼前的生魂的了。于是他改变目标,朝陈鱼走去,只一瞬他就落在了陈鱼面前,在陈鱼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放出一道黑气把陈鱼掀飞了出去。

    厉鬼紧跟着追了过去,双手成爪就要戳向陈鱼的心脏。

    嗡的一声响,罗盘飞速的旋转起来,散发着淡淡的金光挡在厉鬼和陈鱼之间,让对方不能再靠近一步。

    “陈鱼小姐。”何七见陈鱼倒飞了出去,立即着急的追了上去,谁知才靠近陈鱼身边两米的范围,他们就被一股无形的气旋挡在了外面。

    “你们别过来。”陈鱼的眼睛被狂暴的戾气吹的几乎要挣不开。

    “你们在干什么?快去救人!”楼铭的声音忽然从何七身上的对讲机里传出来。

    何七一愣,转头看向公园旁边的屋子,只见靠近公园的一扇小窗户前,楼铭就站在那里。

    何七身后的兄弟,听到三少的吩咐再次强行冲了过去,却仍然被戾气挡了回来。

    “三少,我们进不去。”何七也是急的不行,三少难得对一个人这么上心,如果让她在三少面前出事,那后果,何七想也不敢想。

    远处的楼铭也是心急如焚,要不是理智还在,他几乎恨不得自己就冲出去救人了。可是他仍然记得,上次在别墅的时候小丫头和他说过,他的煞气似乎可以让阴煞之物更加强大。

    楼铭再一次无比痛恨起自己身上的煞气,他紧握着拳头狠狠的砸向了一旁的墙壁。

    “三少。”一旁的田飞忍不住出声喊道。

    “何七。”楼铭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问问小丫头,你们能帮她做什么。”

    何七立刻朝正利用罗盘奋力抵抗着什么的陈鱼问道:“陈鱼小姐,有没有什么我们能帮你做的?”

    陈鱼费力的转过头,她刚才似乎听到了三哥的声音,顿时眼睛一亮,大声道:“三哥家客厅的茶几下面,我放了两张符咒,去拿过来。”

    几乎是在陈鱼说出符咒的瞬间,楼铭就飞奔下楼,从客厅的茶几里翻出了两张符咒,黄色的符纸落在楼铭手里的瞬间,浮现出一抹红光,但是楼铭并没有注意。他转手把符咒递给田飞:“立刻送过去。”

    田飞不敢耽搁,即刻飞奔出去,只用了不到一分钟就把符咒送了过去。

    “陈小姐符咒拿过来了,要怎么用。”何七连忙问道。

    “扔扔进来。”陈鱼吃力的维持着罗盘的力量。

    几乎是陈鱼话音一落,田飞就把手里的两道符咒扔了进去,黄色的符咒在触到漆黑的戾气的瞬间,化作两把血红色的利箭,穿透了戾气的屏障,直直的射进了厉鬼的背上。

    “吼!”厉鬼惨叫一声,收回了伸向陈鱼的手,接连后退了好几步。他迟疑的看了一眼已经站起来的陈鱼和陈鱼身后一脸惨色的童朝,忽然化作一团黑气跑走了。

    陈鱼收回空中的罗盘,嘘了一口气的同时,朝着厉鬼飞走的方向逞强道:“有本事别跑啊,我抓鬼西施怕过谁?”

    “这种时候就不要逗我笑了。”刚刚死里逃生的童大少忍不住说道。

    围观群众不由默默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