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7.你想要保护她
作者:暴躁的螃蟹的小说      更新:2018-03-08
    此为防盗章60订阅或者36小时后可以看“何七。”楼铭抬头叫住正在收拾餐桌的何七。

    “三少?”何七停下手里的动作站直等待三少的吩咐。

    “家里还有吃的吗?”楼铭问道。

    “三少您没吃饱?”何七看了一眼餐桌上剩了小一半的饭菜有些迷惑。

    “不是算了”楼铭叹了口气,“你出去买些吃的和喝的回来吧,买些女孩子喜欢吃的。”

    女孩子?谁?何七震惊的长大了嘴。

    因为知道陈鱼要来楼铭就没有继续白天的研究而是找了一本书坐在客厅里看着只是一本书翻了一半,何七买来的各色零食也摆了小半张茶几,那个一早说要来的人,却迟迟没有出现。

    楼铭看了看时间,发现马上就要十点了,都这个点了,小丫头估计今天是不会来了。楼铭估摸着小丫头应该是陪家里人聊天把来这里的事情给忘记了。毕竟放假第一天,陈家夫妇这么久不见女儿肯定要嘘寒问暖一番的。

    只是一股淡淡的失落忽然就浮现了出来楼铭苦笑的摇了摇头,果然是太久没有进行过正常社交了才会这么在意。楼铭把手里的书合上打算把书放回书房后就回屋休息。

    “三少。”这时何七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脸复杂的说道“陈家小姐说和您约好了今天晚上过来做客?”

    原来三少所说的女孩子是指陈家小姐啊害他差点想歪了。

    “”刚以为某人不会来的楼铭表情同样很复杂“让她进来吧。”

    陈鱼跨进院子的瞬间浓郁的灵气就直往她骨头里钻让她舒服差点出声,同样觉得舒服的还有被陈鱼揣在兜里的罗盘,也跟着激动的震了两下。

    “矜持点。”陈鱼把罗盘拿了出来,放在手上敲了敲,随即好奇的打量了一下院子。上次来的时候太仓促,居然都没发现院子里居然有个聚灵阵。

    “陈鱼小姐,三少在客厅等您。”何七提醒道。

    陈鱼哦了一声,一脸轻快的跑了进去,抬头就对上了楼铭欲言又止的眼神。

    “三哥,我来了。”陈鱼元气十足的打完招呼,一眼就扫到了旁边茶几上堆了满满一茶几的零食,不受控制的咽了咽口水,陈鱼忽闪着一双大眼睛一脸期盼的问道,“这些是给我准备的吗?”

    不能怪她自恋,实在是因为那摆放的模式摆明了就是给客人的嘛。

    “嗯。”楼铭点了点头,本来就是给她准备的。

    “谢谢三哥。”陈鱼欢呼一声,连蹦带跳的坐到沙发上开始吃东西。虽然她现在有钱了,但是她一直是个勤俭节约的好孩子,还没这么**过呢。

    楼铭一脸复杂的转过身,等小丫头吃了两口之后才出声问道:“你来这里,陈市长和陈夫人知道吗?”

    “他们不知道啊。”陈鱼一边吃东西一边回答道,“我是等他们睡着了之后才偷溜出来的,要不然让他们知道我大晚上往外跑,那多不好。”

    “你也知道大晚上往外跑不好?”楼铭挑了挑眉。

    “知道啊。”陈鱼理所当然的回道。

    “”学识渊博的楼三少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好的坏的都让你说了,你让我还说什么?楼三少有些泄气的想。

    “电视可以看吗?”陈鱼吃着巧克力饼干转头问道。

    “看吧。”楼铭等陈鱼用遥控器把电视打开,又问道,“西丫头,你打算待到什么时候回去?”毕竟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啊呀,你不用管我啦,天亮之前我自己会离开的。”陈鱼说完在沙方上换了个位置坐,一手拿遥控器换台,一手抓了个抱枕抱在怀里,顺嘴小声嘟囔了一句,“这抱枕好硬啊。”

    天亮?楼铭脸色有些黑了,他看向被陈鱼随手放在桌角的罗盘说道:“你把罗盘放在这里,明天再来拿就是了,不必整晚都待在这里。”

    “可是我也要吸收灵气啊。”陈鱼可怜兮兮的说道,“我那天在山上抓厉鬼损失了好多灵气,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呢。”

    想起那天的事情,楼铭的目光划过小丫头的右臂,见伤口已经结疤,恢复的差不多了,这才放下心来说道:“你可以明天白天再过来。”

    “哎呀,反正都是偷偷摸摸来你家,白天和晚上有什么区别。”陈鱼说道,“而且白天出门还得找借口,我妈一定会问的。”

    偷偷摸摸来你家,白天和晚上有什么区别?这么有歧义的一句话让楼铭额头的青筋不受控制的凸起。

    “不行。”楼铭蹙眉道,“最多十二点,你必须回去。”

    陈鱼见楼铭似乎有些生气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

    楼铭面色稍霁,正要教育一下小丫头独自一人留在满是男人的院子里的危害时,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陈鱼见了,抓过手机讨好的递给楼铭。

    楼铭接过手机,发现是母亲发过来的视频电话,楼铭转头对陈鱼说道:“你在这看电视,我上去接个电话。”

    说完,楼铭拿着手机回了二楼书房,而后接通了视频通讯。

    楼母是一个年近六旬雍容华贵的老太太,素雅精致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是不是又画图纸画的入迷了。”

    楼铭笑了笑算是默认了,而后奇怪的问道:“妈,您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楼母上了年纪之后很注重保养,通常十点之前就会上床睡觉。

    “当然是有原因的了。”楼母说完,手机的画面忽然移动起来,似乎是楼母正在把手机交给另一个人。

    “小舅舅!”一声清脆响亮的童音忽的从电话那头传过来,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忽然出现在视频那头。

    “淙淙?”楼铭一脸的惊喜。

    “舅舅,我今天回来看外公外婆,为什么你又不在家?”淙淙皱着一张小脸抱怨道,“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舅舅呢,舅舅你什么时候来看我?”

    淙淙是楼铭大姐楼静心的儿子,楼铭的姐夫是一个外交官,一家常年驻扎在国外。楼静心每年会带孩子回国探亲几次,但是这么多年来楼铭却一次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外甥淙淙。毕竟小孩的抵抗力太弱了,楼铭怕自己身上的煞气会伤到孩子,所以这些年来一直是和淙淙视频见面的。但怪异的是,家里三个舅舅,偏偏淙淙最喜欢楼铭。

    “别闹你舅舅。”楼静心从淙淙手里接过手机说道,“楼铭,没打扰你休息吧。”

    “没有。”

    “我们刚从飞机场回家,淙淙就吵着要见你,说是要把他准备好的礼物送给你,我都不知道他还准备了礼物。”楼静心笑着说道。

    “是吗?”楼铭也是一脸的好奇。

    “舅舅。”淙淙蹭到母亲身边,“我给你带了礼物,你明天过来,我就拿给你看。”

    楼铭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大姐对儿子说道:“淙淙,你舅舅工作忙,回头礼物妈妈帮你送过去。”

    “不吗,不吗,舅舅你回来看我好吗。”淙淙一脸的期盼,“我今天好像有一点感冒了,你明天过来看看我好吗?”

    “感冒了就早点睡。”楼静心把电话拿起来,对着这边的楼铭说道,“不打扰你了,我先带淙淙去睡觉,估计是飞机上的空调开的太冷了,有些着凉。”

    “好。”

    楼铭盯着漆黑的手机屏幕,眼前闪过一张张家人的脸庞,耳畔是淙淙可怜兮兮想让他回家的声音。似乎已经有十几年了,自己再没有和家人一起吃过一顿饭。家里的小辈更是一个都没有见过。

    早几年的时候母亲和大姐每逢年节总要惋惜一次他不能到场,家不算真的团聚,可是时间一长了之后,大家也就慢慢习惯了。去年过年楼铭打电话过去拜年的时候,家里的年夜饭似乎已经开席了。

    楼铭没有生气,但是有些心酸,一个人待的久了会慢慢习惯孤独,却也更容易想家。更何况,明明他的家离这里只有二十分钟的车程而已。

    “哈哈哈”楼下忽然传来一阵突兀的笑声,突兀的让院子里巡逻的士兵差点端枪冲进去,得亏何七拦住了,解释说是陈家小姐正在看综艺节目。

    楼铭回过神来,把手里的手机放下,他走出书房,站在二楼的走廊上,看着客厅里笑的前仰后合的女孩,眼睛蓦的一亮。

    他转身下楼,走到陈鱼的身边,出声说道:“丫头,我想请你帮个忙。”

    看综艺节目笑的无法自制的陈鱼好不容易止住笑,随口问道:“什么忙。”

    “能再给我一张镇煞符吗?”楼铭记得陈鱼说过,一张镇煞符可以持续两个小时,扣掉来回车程四十分钟,他可以在家里待一小时二十分钟。

    “行啊,什么时候要。”画灵符虽然费力,但是如今可以随时来小院蹭灵气了,在这里待着,个把小时也就恢复过来了。

    “明天上午。”楼铭的声音里隐隐带着些激动。

    于是第二天一早,陈鱼借口约了同学出门逛街,在陈母一脸我家女儿终于交到朋友的欣慰目光下出了家门,拐弯溜进了楼家的院子。

    楼铭放下手里看了一半的杂志,站起来走到窗边,撩开窗帘望向窗外。只见一个格外瘦小的身影,绑着一个松松垮垮的马尾,举着双手背对着自己站着。

    “我我真的是来捡东西的,你看东西还在我手里的,我我真的不是坏人。”陈鱼颤抖着声音努力的解释着。

    长这么大,鬼她见过不少,木仓没见过啊,要吓死人啊这是,呜呜

    楼铭皱眉说道:“让他们把木仓放下,别吓着小丫头了。”

    “是。”何七对着耳机说了几句话,窗外的两个警卫员随即收了手木仓。这时监听室那边也核查了半个小时内的视频录像,发现确实在十分钟之前有一个不明物体掉入院子里,正是陈鱼手里拿着的那个罗盘。

    “查清楚了吗?”楼铭问道。

    “查清楚了,陈小姐确实是进来捡东西的。”何七回道。

    “那就放她回去吧。”楼铭把窗帘放下,重新坐回沙发上。

    “是,我这就让张武送她回去。”何七说着拿起耳机就要吩咐下去。

    “不用了,送她出院子让她自己回去吧。”楼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出声说道。

    “三少,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要让陈市长知道一下为好。”何七提醒道,毕竟这栋房子是部队大院的禁区,陈鱼无故闯进来一次他们可以放她出去,但是下一次可就不会这么好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