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2.他非礼我
作者:暴躁的螃蟹的小说      更新:2018-03-08
    此为防盗章60%订阅或者 36小时后可以看  楼铭把榨好的西瓜汁送到正在狼吞虎咽的女孩手边, 转身坐在了餐桌对面的椅子上。

    “你知不知道我刚刚差点被你害死, 忽然那么大一股煞气冒出来。”陈鱼喝了一口西瓜汁, 也不擦嘴,说完低头继续吃松软的三明治。

    嗯, 这里面放的什么,好好吃。陈鱼吃的开心,满嘴的沙拉酱混着西瓜汁看起来滑稽极了。

    正面带微笑看着小丫头吃东西的楼铭, 听了对方的话忽的脸色就变了,他站起来有些仓促的走回客厅, 把刚刚摘下来的玉扣重新带回手上。整个人懊恼不已,他怎么就大意了, 忘记自己的特殊体质,摘了玉扣在那傻丫头身边晃了这么久, 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受到影响。

    不行,必须马上送她离开。

    楼铭想着,重新走回餐厅,正要张口让陈鱼离开, 却见陈鱼忽然转过头来,一脸嫌弃的说道:“你现在把煞气收起来有什么用, 厉鬼早被我收了, 又影响不到我。”

    “影响……不到你?”楼铭诧异道,“你是说我的煞气对你不起作用?”

    “废话。”本来军训就耗体力, 刚刚又恶战了一场, 陈鱼这会儿真饿了, 连吃了三个三明治,又喝了一口西瓜汁,拍了拍胸口才继续说道,“我堂堂一个驱鬼师,要是那么容易被煞气影响了我还抓什么鬼。”

    楼铭一脸的惊奇,自他了解了自己体质的特殊性以来,他还从来没有遇见过一个不惧他体内煞气的人。就连毛大师,修为高深的玄学大师,也只是能够在自己身边待的比常人久一些罢了,时间长了对他的身体也会不好。

    “我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吗,小心我收了你。”陈鱼把最后一口三明治吞进肚子里,抓过餐巾纸擦了擦手,瞅着楼铭说道,“要是连你身上的煞气都扛不住,我还怎么收你。”

    楼铭的表情慢慢变的复杂起来,他默默的把刚刚带上的玉扣重新解了下来,随手放在了餐桌上。

    陈鱼看了一眼玉扣,虽然有些好奇,但并没有伸手去拿,而是继续用纸巾擦嘴。

    “你刚才说,你在这附近抓一只厉鬼?”楼铭重新坐在陈鱼对面。

    “没错!”说到这个陈鱼那个气啊,“我刚刚在后边,就别墅后边的树林里,我刚把那只厉鬼制住,正要动手的时候,忽的一阵煞气就飘过来了,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楼铭默默的摇了摇头。

    “那只厉鬼吸收了煞气,你释放的煞气。”陈鱼指出重点,“本来奄奄一息的,忽的一下就又活蹦乱跳了起来,你看,你看我的手。”

    陈鱼把自己受伤的胳膊展示给对方看:“看你干的好事。”

    楼铭看到陈鱼胳膊上的爪痕,眉头一蹙,正要伸手过去查探对方的伤势,就见陈鱼又把胳膊收了回去,气鼓鼓的质问道:“你要怎么赔我?”

    “赔?”楼铭疑惑道。

    “没错!”

    “你想我怎么赔?”楼铭挑了挑眉,感兴趣的问道。

    “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到了告诉你。”陈鱼本就是随口一说,你要真让她当即说出怎么赔来,她也没想好。

    “好,等你想好了可以随时来找我,但是……”楼铭看向陈鱼,气定神闲的说道,“我们现在先来界定一下责任。”

    “界定责任?”陈鱼不解的眨了眨眼睛。

    “首先,”楼铭问陈鱼,“一个本应该在军营军训的学生,为什么会半夜忽然出现在这里?”

    “嗝!”陈鱼没忍住,紧张的打了一个嗝。

    “其次,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驱鬼,但是,把小寒山周围所有的阴煞之物驱除,我要求的是在今晚十二点之前。”楼铭指了指玉扣说道,“我摘下玉扣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十分了。”

    “嗝!”陈鱼捂着嘴,心虚的往后靠了靠。

    “最后,这是我家,我在自己家好好的待着,你忽然跑来兴师问罪,你说这叫什么?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落,你说是吧。”楼铭双手抱胸,靠在椅子上微笑的看向餐桌对面已经心虚的眼神飘忽的小丫头。

    陈鱼心虚的眼珠乱转,脑子里一下懵了。

    完了,完了,早就应该想到的,三月飘雨说有个重要的人要过来住,小寒山附近就这么一栋别墅,住在这里的肯定就是眼前这个男人了。

    本来自己没在十二点之前驱除厉鬼的事情谁也不能发现,可是自己脑抽,居然自动送上门来了。这要是被三月飘雨知道了,我那两百二十万尾款还拿不拿的到啊。

    楼铭见小丫头被自己吓的脸都白了,顿时有些不忍,说道:“算了,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一会儿让人送你下山。”

    “你真……”陈鱼正要问对方是不是真的不计较了,这时放在兜里的手机忽的响了,陈鱼只好先接电话。

    “接完电话,到客厅来。”楼铭说完起身往客厅走去。

    等陈鱼打完电话走到客厅的时候,楼铭已经把医药箱找出来放在了茶几上,见陈鱼走了过来了就说道:“坐到这里,把外套脱了。”

    “哦。”被人抓住了价值两百二十万的把柄,陈鱼当即老实了很多。

    单薄的外套里,是一件白色的短袖t恤,女孩已经养的有些白皙的皮肤上,两道黑漆漆的血痕特别扎眼。

    “怎么是黑色的?”楼铭皱眉问道。

    “是怨气,厉鬼嘛怨气都比较重。”陈鱼解释道。

    “那要怎么处理?”普通的伤口他倒是会处理,被怨气所伤的伤口他不会。

    “没事,我清理一下就好了。”陈鱼说着,抬起右手掌附在伤口上方,一道淡淡的灵气去驱散了伤口周围的怨气,不一会儿,刚刚还触目惊心的黑色伤口,泛出了正常的血红色。

    虽然一早就知道小丫头有些本事,但是亲眼看见这一幕的楼铭还是呆了一瞬才拿起棉球帮陈鱼清理伤口。

    “那……那个……你刚刚说过会让人送我回去的吧。”陈鱼小声的确认道。

    “嗯。”楼铭一面清理伤口一面轻轻的嗯了一声。

    “那就好。”陈鱼顿时松了一口气,“刚刚接我的司机大叔打电话过来说山下的路忽然被封了,他上不来,就自己先回去了。要是你不送我的话,我就赶不上明天的军训了。”

    楼铭上药的手一顿,皱眉道:“你还要赶回去参加明天的军训?”

    “嗯。”陈鱼点头。

    “你今天晚上是偷偷翻墙跑出来的吧?”楼铭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翻墙出来的?”陈鱼诧异道。

    因为你翻的第一面墙是我家院子。

    “明天找个借口请假,不要去参加军训了。”楼铭清理完伤口,开始帮小丫头包扎。

    “没事,小伤而已啦。”陈鱼满不在乎的说道。

    “那我让人帮你请。”楼铭发现这小丫头似乎从回到帝都就没安分过。

    让人帮我请?什么意思?是让一会送我回去的人直接帮我请假吗?那我半夜偷跑的事情不就被发现了?

    “不用,不用,我自己请假,自己请……”陈鱼激动的直摇头。

    “别动!”楼铭按住小丫头乱动的胳膊,把纱布缠好,才松开手,“你自己请?”

    “嗯!”陈鱼怕死了,逃了军训最多告老师,被人发现翻墙跑出军营事可就大了。

    “他们不能上山,一会儿你自己先走下山,到路口有人会送你回去。”楼铭把医药箱收拾好,站起来放回一旁的抽屉里。

    陈鱼动了动包扎好的胳膊,发现已经不怎么疼了,她把外套重新穿上,想了想走到楼铭身后道谢道:“谢谢你啊!那个,我还不知打你叫什么呢,你看我们这么短的时间就见了两次了,我们认识一下呗。”

    楼铭转过身。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鱼,耳东陈,鲤鱼的鱼,你也可以叫我西施或者美人儿……”陈鱼自我介绍道。

    “美人儿??”楼铭不可置信的重复了一遍。

    “嗯?”陈鱼非常自觉的应了一声。

    “咳……”楼铭实在没忍住,转过身撑着柜子笑弯了腰。

    “啊,不对,男的不能叫美人儿,你还是叫我西施吧,要不然听起来像在耍流氓。”陈鱼又补充道。

    楼铭撑着柜子的手已经笑的直打哆嗦了,好半天才缓过来。

    “那你叫什么啊?”浑然不觉的陈鱼见对方迟迟不理自己,忍不住主动问道。

    “楼铭。”楼铭好不容易平缓了爆笑的情绪,转身看向只到他下巴的小丫头,“你可以叫我三哥。”

    “楼铭,这名字好像有点耳熟。”陈鱼思索了三秒钟,忽的眼睛一亮,指着楼铭的手指激动的只发抖,结巴道,“啊,你是那个……那个院子,大院北面的院子。”

    楼铭好整以暇的看着小丫头震惊不已的样子。

    “还有,你送过我一个玩偶对不对,小熊的。”陈鱼问道。

    楼铭笑着点点头。

    “真的是你?”陈鱼不可置信道。

    “是我。”楼铭再次点头。

    “三哥!”陈鱼一下扑了过去,抱住某人的胳膊不撒手了,两只眼睛眨巴的像小狗一般,忽闪忽闪的卖起萌来。

    楼三少诧异的挑了挑眉,却矜持的没有甩开。

    “家里还有吃的吗?”楼铭问道。

    “三少您没吃饱?”何七看了一眼餐桌上剩了小一半的饭菜有些迷惑。

    “不是,算了……”楼铭叹了口气,“你出去买些吃的和喝的回来吧,买些女孩子喜欢吃的。”

    女孩子?谁?何七震惊的长大了嘴。

    因为知道陈鱼要来,楼铭就没有继续白天的研究,而是找了一本书坐在客厅里看着,只是一本书翻了一半,何七买来的各色零食也摆了小半张茶几,那个一早说要来的人,却迟迟没有出现。

    楼铭看了看时间,发现马上就要十点了,都这个点了,小丫头估计今天是不会来了。楼铭估摸着小丫头应该是陪家里人聊天把来这里的事情给忘记了。毕竟放假第一天,陈家夫妇这么久不见女儿肯定要嘘寒问暖一番的。

    只是一股淡淡的失落忽然就浮现了出来,楼铭苦笑的摇了摇头,果然是太久没有进行过正常社交了,才会这么在意。楼铭把手里的书合上,打算把书放回书房后就回屋休息。

    “三少。”这时何七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脸复杂的说道,“陈家小姐说和您约好了今天晚上过来做客?”

    原来三少所说的女孩子是指陈家小姐啊,害他差点想歪了。

    “……”刚以为某人不会来的楼铭,表情同样很复杂,“让她进来吧。”

    陈鱼跨进院子的瞬间,浓郁的灵气就直往她骨头里钻,让她舒服差点□□出声,同样觉得舒服的还有被陈鱼揣在兜里的罗盘,也跟着激动的震了两下。

    “矜持点。”陈鱼把罗盘拿了出来,放在手上敲了敲,随即好奇的打量了一下院子。上次来的时候太仓促,居然都没发现院子里居然有个聚灵阵。

    “陈鱼小姐,三少在客厅等您。”何七提醒道。

    陈鱼哦了一声,一脸轻快的跑了进去,抬头就对上了楼铭欲言又止的眼神。

    “三哥,我来了。”陈鱼元气十足的打完招呼,一眼就扫到了旁边茶几上堆了满满一茶几的零食,不受控制的咽了咽口水,陈鱼忽闪着一双大眼睛一脸期盼的问道,“这些……是给我准备的吗?”

    不能怪她自恋,实在是因为那摆放的模式摆明了就是给客人的嘛。

    “嗯。”楼铭点了点头,本来就是给她准备的。

    “谢谢三哥。”陈鱼欢呼一声,连蹦带跳的坐到沙发上开始吃东西。虽然她现在有钱了,但是她一直是个勤俭节约的好孩子,还没这么腐败过呢。

    楼铭一脸复杂的转过身,等小丫头吃了两口之后才出声问道:“你来这里,陈市长和陈夫人知道吗?”

    “他们不知道啊。”陈鱼一边吃东西一边回答道,“我是等他们睡着了之后才偷溜出来的,要不然让他们知道我大晚上往外跑,那多不好。”

    “你也知道大晚上往外跑不好?”楼铭挑了挑眉。

    “知道啊。”陈鱼理所当然的回道。

    “……”学识渊博的楼三少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好的坏的都让你说了,你让我还说什么?楼三少有些泄气的想。

    “电视可以看吗?”陈鱼吃着巧克力饼干转头问道。

    “看吧。”楼铭等陈鱼用遥控器把电视打开,又问道,“西……丫头,你打算待到什么时候回去?”毕竟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啊呀,你不用管我啦,天亮之前我自己会离开的。”陈鱼说完在沙方上换了个位置坐,一手拿遥控器换台,一手抓了个抱枕抱在怀里,顺嘴小声嘟囔了一句,“这抱枕好硬啊。”

    天亮?楼铭脸色有些黑了,他看向被陈鱼随手放在桌角的罗盘说道:“你把罗盘放在这里,明天再来拿就是了,不必整晚都待在这里。”

    “可是我也要吸收灵气啊。”陈鱼可怜兮兮的说道,“我那天在山上抓厉鬼损失了好多灵气,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呢。”

    想起那天的事情,楼铭的目光划过小丫头的右臂,见伤口已经结疤,恢复的差不多了,这才放下心来说道:“你可以明天白天再过来。”

    “哎呀,反正都是偷偷摸摸来你家,白天和晚上有什么区别。”陈鱼说道,“而且白天出门还得找借口,我妈一定会问的。”

    偷偷摸摸来你家,白天和晚上有什么区别?这么有歧义的一句话让楼铭额头的青筋不受控制的凸起。

    “不行。”楼铭蹙眉道,“最多十二点,你必须回去。”

    陈鱼见楼铭似乎有些生气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

    楼铭面色稍霁,正要教育一下小丫头独自一人留在满是男人的院子里的危害时,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陈鱼见了,抓过手机讨好的递给楼铭。

    楼铭接过手机,发现是母亲发过来的视频电话,楼铭转头对陈鱼说道:“你在这看电视,我上去接个电话。”

    说完,楼铭拿着手机回了二楼书房,而后接通了视频通讯。

    楼母是一个年近六旬雍容华贵的老太太,素雅精致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是不是又画图纸画的入迷了。”

    楼铭笑了笑算是默认了,而后奇怪的问道:“妈,您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楼母上了年纪之后很注重保养,通常十点之前就会上床睡觉。

    “当然是有原因的了。”楼母说完,手机的画面忽然移动起来,似乎是楼母正在把手机交给另一个人。

    “小舅舅!”一声清脆响亮的童音忽的从电话那头传过来,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忽然出现在视频那头。

    “淙淙?”楼铭一脸的惊喜。

    “舅舅,我今天回来看外公外婆,为什么你又不在家?”淙淙皱着一张小脸抱怨道,“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舅舅呢,舅舅你什么时候来看我?”

    淙淙是楼铭大姐楼静心的儿子,楼铭的姐夫是一个外交官,一家常年驻扎在国外。楼静心每年会带孩子回国探亲几次,但是这么多年来楼铭却一次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外甥淙淙。毕竟小孩的抵抗力太弱了,楼铭怕自己身上的煞气会伤到孩子,所以这些年来一直是和淙淙视频见面的。但怪异的是,家里三个舅舅,偏偏淙淙最喜欢楼铭。

    “别闹你舅舅。”楼静心从淙淙手里接过手机说道,“楼铭,没打扰你休息吧。”

    “没有。”

    “我们刚从飞机场回家,淙淙就吵着要见你,说是要把他准备好的礼物送给你,我都不知道他还准备了礼物。”楼静心笑着说道。

    “是吗?”楼铭也是一脸的好奇。

    “舅舅。”淙淙蹭到母亲身边,“我给你带了礼物,你明天过来,我就拿给你看。”

    楼铭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大姐对儿子说道:“淙淙,你舅舅工作忙,回头礼物妈妈帮你送过去。”

    “不吗,不吗,舅舅你回来看我好吗。”淙淙一脸的期盼,“我今天好像有一点感冒了,你明天过来看看我好吗?”

    “感冒了就早点睡。”楼静心把电话拿起来,对着这边的楼铭说道,“不打扰你了,我先带淙淙去睡觉,估计是飞机上的空调开的太冷了,有些着凉。”

    “好。”

    楼铭盯着漆黑的手机屏幕,眼前闪过一张张家人的脸庞,耳畔是淙淙可怜兮兮想让他回家的声音。似乎已经有十几年了,自己再没有和家人一起吃过一顿饭。家里的小辈更是一个都没有见过。

    早几年的时候母亲和大姐每逢年节总要惋惜一次他不能到场,家不算真的团聚,可是时间一长了之后,大家也就慢慢习惯了。去年过年楼铭打电话过去拜年的时候,家里的年夜饭似乎已经开席了。

    楼铭没有生气,但是有些心酸,一个人待的久了会慢慢习惯孤独,却也更容易想家。更何况,明明他的家离这里只有二十分钟的车程而已。

    “哈哈哈……”楼下忽然传来一阵突兀的笑声,突兀的让院子里巡逻的士兵差点端枪冲进去,得亏何七拦住了,解释说是陈家小姐正在看综艺节目。

    楼铭回过神来,把手里的手机放下,他走出书房,站在二楼的走廊上,看着客厅里笑的前仰后合的女孩,眼睛蓦的一亮。

    他转身下楼,走到陈鱼的身边,出声说道:“丫头,我想请你帮个忙。”

    看综艺节目笑的无法自制的陈鱼好不容易止住笑,随口问道:“什么忙。”

    “能再给我一张镇煞符吗?”楼铭记得陈鱼说过,一张镇煞符可以持续两个小时,扣掉来回车程四十分钟,他可以在家里待一小时二十分钟。

    “行啊,什么时候要。”画灵符虽然费力,但是如今可以随时来小院蹭灵气了,在这里待着,个把小时也就恢复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