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4.人骨
作者:暴躁的螃蟹的小说      更新:2018-03-08
    此为防盗章60%订阅或者 36小时后可以看  “啊?我没带纸巾, 所以又回了一趟宿舍。”陈鱼有些尴尬的笑笑。

    “吃饭的地方能不能不要提上厕所的事情。”韩悠有些受不了的打断两人。

    “就是,吃饭吧,吃饭吧。”方菲菲把擦洗好的筷子递给陈鱼,忽然发现对方的脸色有些不对,于是担忧的问道,“西施, 你脸色有些不对啊, 不舒服吗?”

    张木碗和韩悠听了也都看过来, 果然见陈鱼似乎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嘴唇都有些泛白了。

    “没事, 可能是刚才跑过来的时候跑太急了, 歇一会就好了。”陈鱼解释道。

    “这么热的天跑那么快干嘛, 当心中暑。”张木碗说道。

    “不会啦。”陈鱼夹了一块排骨吃起来, “我们吃饭吧,吃完饭不是还要出去买东西。”

    “对, 明天就得去军训了, 我得再去买一只防晒伤。”提到下午的采购活动, 三人不再关注陈鱼的脸色了,开始兴致勃勃的讨论下午要买的东西。

    陈鱼暗暗的嘘了一口气,果然刚才强撑着用灵力画符消耗太大了,看来得过两天才能恢复了。

    =

    楼铭回到小楼, 独自一人坐在书房的椅子上, 也不知道是小丫头画的符咒起了作用还是他的心理作用, 楼铭总觉得右手的手心里有一股凉意流窜着。

    楼铭摊开手掌, 哪里除了掌纹什么也没有。但是身上消失的煞气却明明白白的向他证明着,小丫头刚才确实在这里画了一道符。仿佛儿戏一般,用手指画下的符咒却比毛大师给他的玉扣更有效果。

    符咒?楼铭忽然想起一个礼拜前小丫头似乎送过他一道平安符来着。他当时随手就夹进了正在看的书里。那天自己看的是什么书来着?楼铭转身在书架里翻找起来,他的记性很好,很快就在书架里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书,一本世界地理杂志。

    楼铭随手翻开,翻到夹着千纸鹤的那一页时,眉头不禁微微蹙起,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只用黄色符纸折叠而成的千纸鹤,已然变成了灰色。

    “叮铃铃……”

    突兀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楼铭的沉思,他拿过手机,发现是毛大师打来的视频电话。楼铭合上杂志,接通了视频电话。

    “毛大师。”楼铭笑着对电话那头的老者打招呼。

    “看起来精神不错。”毛大师观察了一会楼铭的气色,发觉他苍白的脸色红润了不少,想来今天的祥瑞挡煞果然进行的很顺利。

    “今天多亏了林归先生,毛大师还有多久回国?”楼铭问道。

    “再过半个月差不多就可以回去了。”毛大师说道,“等你去帝都大学开讲座,我一定亲自陪你过去。”

    “麻烦您了。”其实开讲座最好的时机应该是祥瑞挡煞之后的这一周,这时楼铭身上的煞气最少。但是开讲座的时候,楼铭要和几百个学生老师待在同一个密闭空间里两个小时之久,即使每次去的时候楼铭都会带上玉扣限制煞气的外泄,但是还是担心里面会有身体不适,或者意志力不坚定的人会受到煞气的影响。所以楼铭每次去的时候都会麻烦毛大师或者毛大师的弟子林归一同前往。

    “无妨,正好我也要过去查看你的情况。”毛大师说道。

    忽的手心里又传来一阵凉意,楼铭下意识的低头看去,空空的手掌心里还是什么都没有。

    “毛大师。”楼铭沉吟了片刻忽然开口问道,“您会画镇煞符吗?”

    “镇煞符?”毛大师点头道,“这是基础符咒,我自然会画。”

    “那……”楼铭诧异道,“那为什么我从没有见您给我用过?”

    “你的情况特殊,不能用镇煞符。”毛大师回答道。

    “镇煞符不是刚好可以克制我体内的煞气吗?”楼铭奇怪道,“为何不能用。”

    “镇煞符是用来祛除煞气的没错,但是你体内的煞气太强了,普通的镇煞符根本无法克制住你体内的煞气,用了也是白用。”毛大师解释道。

    克制不住?楼铭下意识的再次看向右手,想了想没有立刻说出陈鱼给他画符的事情,而是拐着弯问道:“普通的镇煞符没有用,那么肯定也有能够克制住我身体煞气的镇煞符吧。”

    “有,但是如今已经找不到了。”毛大师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还带着一些可惜。

    楼铭诧异的问道:“为什么?”

    “玄学传承至今其实已经有些没落了,很多门派失去传承,相继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中,洛山驱鬼师就是其中之一,而唯一能镇住你体内煞气的镇煞符也只有洛山派的镇煞符了。”

    “失传了?”楼铭直觉的就认定陈鱼肯定就是洛山派的驱鬼师。

    “没错,不过就算现在还能找到洛山派的镇煞符我也不会给你用。”毛大师紧接着又说道。

    “为什么?”楼铭不解道,“既然能够镇住我体内的煞气,为什么不用?”

    “洛山派是玄学界里比较独特的存在,他们的功法特殊,画出来的符咒霸道无比,对于鬼怪会有强大的杀伤力。”毛大师解释道,“他们的镇煞符不只是镇煞,他们镇煞的同时会对携带的煞气的本体造成伤害。一般携带煞气的鬼魂都是作恶多端的厉鬼,用镇煞符本就是要将他们打的魂飞魄散,所以倒也没什么问题,但是你不能用。”

    楼铭放在桌上的右手忽地握紧,眼前闪过陈鱼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小心我收了你!”

    “楼铭,你今天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来了?是遇见什么事情了吗?”毛大师忽然问道。

    “没有。”楼铭连忙摇头,“我就是昨天看了一个僵尸电影,看见里面的道士用镇煞符降服了千年僵尸,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所以才想起来问问。”

    “想不到你也会相信电影里的东西。”毛大师忍不住笑道。

    楼铭回了一个尴尬的笑容没有说话。

    “我一会还有个会,得走了,有事再联络。”

    “再见。”

    两人结束了通话,楼铭放下手机,目光呆呆的落在了紧握的右手上,感受着手心里流窜的凉意,也不知道这股凉意是不是就是毛大师说的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伤害的东西。半响,楼铭忽的泛出一抹苦笑来。

    “在她的眼里你可不就是个祸害吗,用镇煞符对付你也没错。”楼铭以手扶额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小丫头没说大话,确实能收了我。”

    但是能够然镇住自己煞气的符咒对他来说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沉吟了片刻,楼铭把何七喊了进来。

    “三少。”何七站在桌前等待楼铭的吩咐。

    “你派人去一趟青木省,找一找陈家丫头的爷爷,看看能不能把人带来帝都。”楼铭吩咐道。

    “是。”何七虽然觉得奇怪但是最终什么也没有问。

    “对了,这件事情不要让别人知道。”楼铭叮嘱道。

    “是。”

    非万不得已,楼铭不想把小丫头扯进来,毕竟她才十八岁,刚刚被父母找回来,如果搅进了自己这摊事里,以后哪里还有自由。而且,如果被自己父亲知道了,他肯定会去找陈市长的。

    =

    午夜十二点,陈鱼坐在帝都大学东南角灵气最充沛的一处小树林里,默默的打坐恢复灵气。白日里为那个满身煞气的男人画灵符的时候,陈鱼灵力消耗的有些大,所以晚上不得不出来打坐恢复。

    其实陈鱼觉得自己今天白天亏死了,网上一张中级驱鬼符卖二十万,抓一只百年女鬼一百万,今日自己绘制灵符所消耗的灵力比抓一只百年女鬼消耗的大的多了,但是她只收了对方一只钢笔,一只钢笔值多少钱?一百块有吗?

    不过就算陈鱼当时身上带了镇煞符,她当时应该也还是会选择以灵力画符的。毕竟镇煞符太过霸道,压制住对方煞气的同时,符纸里的杀气也会损伤到对方的身体。对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只厉鬼或者是一只僵尸,陈鱼做不出伤害别人的事情。

    不过那男人看起来好像很有钱的样子,大不了下次见到他再让他给自己补点差价好了。陈鱼一边想着一边吸收灵气,终于在天光将亮的时候,陈鱼结束了一晚上的打坐。

    吐出一口气,陈鱼缓缓睁开眼睛,感受着体内纯净的灵力忍不住赞叹道:“想不到帝都大学今天会有文曲星降世,这祥瑞之气滋润过的灵气果然不一样。”

    叮!

    忽然听到手机响,陈鱼把一旁的手机拿过来打开,发现是“客户”三月飘雨在找自己。

    三月飘雨:兄弟,在吗?在吗?

    我要修路:在。

    三月飘雨:太好了,兄弟,有个急事找你帮忙,酬劳优厚哦。

    急事?陈鱼想到自己天亮就要去军营军训,估计得一个月之后才能回来,于是打算拒绝。

    我要修路:我最近有事要离开一个月,估计没时间。

    三月飘雨:一个月?一个月没问题啊,一个月后也可以啊。

    我要修路:你不是说急事吗?

    三月飘雨:没事,不差这几天。

    我要修路:……

    我要修路:什么事?多少钱?

    三月飘雨:五百万,可以先预付三百万。

    三月飘雨虽然和这位修路兄只打过一次交道,但是对于他爱钱的属性摸的很是透彻,于是率先爆出了价码。

    五百万,这么多?陈鱼果然心动了。

    我要修路:还是抓鬼?

    三月飘雨:对的。

    我要修路:什么道行的?

    三月飘雨:还是百年道行的,不过这次是只厉鬼,兄弟能搞定不?

    厉鬼?其实上次抓那只百年女鬼的时候,陈鱼压根没废什么功夫,倒是后来开鬼门的时候废了点事。这次既然是厉鬼,直接打散就是了,也不用开鬼门。最重要的是,钱多啊,目前陈鱼还不知道修路要多少钱呢,反正多多益善就对了。

    我要修路:等我一个月后回来吧。

    三月飘雨:兄弟这是接下了?汇款还是上次那个账号吗?我先把预付款打给你,让兄弟去买些东西准备着。

    陈鱼其实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不过既然对方这么识相,陈鱼默默的敲了一个嗯字过去。

    叮!

    果然不过一分钟,手机里就收到了三百万的到账提示,陈鱼简直都要怀疑对面的人是不是早就开着网银界面,等着自己点头好打钱呢。(真相了的陈鱼)

    楼铭放下手里看了一半的杂志,站起来走到窗边,撩开窗帘望向窗外。只见一个格外瘦小的身影,绑着一个松松垮垮的马尾,举着双手背对着自己站着。

    “我……我真的是来捡东西的,你看东西还在我手里的,我……我真的不是坏人。”陈鱼颤抖着声音努力的解释着。

    长这么大,鬼她见过不少,木仓没见过啊,要吓死人啊这是,呜呜……

    楼铭皱眉说道:“让他们把木仓放下,别吓着小丫头了。”

    “是。”何七对着耳机说了几句话,窗外的两个警卫员随即收了手木仓。这时监听室那边也核查了半个小时内的视频录像,发现确实在十分钟之前有一个不明物体掉入院子里,正是陈鱼手里拿着的那个罗盘。

    “查清楚了吗?”楼铭问道。

    “查清楚了,陈小姐确实是进来捡东西的。”何七回道。

    “那就放她回去吧。”楼铭把窗帘放下,重新坐回沙发上。

    “是,我这就让张武送她回去。”何七说着拿起耳机就要吩咐下去。

    “不用了,送她出院子让她自己回去吧。”楼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出声说道。

    “三少,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要让陈市长知道一下为好。”何七提醒道,毕竟这栋房子是部队大院的禁区,陈鱼无故闯进来一次他们可以放她出去,但是下一次可就不会这么好运了。

    “她从小被拐卖,才刚刚被接回来,到了一个新的环境心里肯定很没有安感。你如果找人送她回去,陈市长知道她闯祸了,小丫头在家里恐怕会更不自在。”楼铭说道,“何况她刚才也被你们吓的不轻,估计以后也不会再过来了。”

    “是。”何七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遵从三少的吩咐。

    何七交代完,见三少身前的茶杯里没有水了,拎着水壶过去给三少加了一些水。

    “院墙多高?”楼铭忽然问道。

    何七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回道:“两米九。”

    “这么高啊。”楼铭忽而一笑,“小丫头身手不错。”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何七总觉得楼三少对这个陈家的小女儿有一股莫名的好感。而他的这个猜测,也很快就被证实了。

    =

    被木仓指着的时候,陈鱼觉得自己这下就算是不交代在这里,估计也得脱层皮,正想着要不要大吼一声我爸是市长,争取活命机会的时候,对方居然只是警告了一番就又把她给放了。

    陈鱼用手捂着自己的小心脏,用了三秒时间确定自己依然还活着,撒丫子就往家里跑去。

    熟练的翻墙爬树,重新回到二楼的卧室里,刚坐下没一会儿,门口就想起了敲门声。

    “谁……谁啊。”陈鱼心虚的问道。

    “是我。”陈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哦……哦。”陈鱼赶忙站起来去开门,咧着一张嘴傻笑的看向自家大哥。

    陈阳见妹妹一头大汗,忍不住疑惑道:“怎么一头的汗?”

    “啊?”陈鱼慌张的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汗,干笑道,“太……太热了。”

    “你没开空调?”陈阳这时才注意到,陈鱼的屋子里很闷热。八月的天气正是帝都最热的时候,即使已经傍晚了,天气依旧很闷热。

    陈阳走进屋子,拿起遥控器帮陈鱼打开空调。他知道很多山里的孩子来了城市之后都非常节省,以为陈鱼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舍不得开空调。他想要说些什么又怕伤了妹妹的自尊心,犹豫了一下只能说道:“城里的夏天非常热,你在屋里的时候最好打开空调,要不然容易中暑,我们会担心。”

    “嗯嗯,我知道了。”陈鱼根本没注意到自家大哥小心翼翼呵护自己玻璃心的心思。

    “那你去洗个澡,一会下来吃饭。”陈阳把遥控器放下。

    “好。”

    等陈阳走了,陈鱼吐出一口气靠在门板上直拍小胸脯,暗道一声好险。

    等陈鱼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下楼,厨房的饭菜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因为要给陈鱼接风,平日里饭菜简单的陈家今天难得做了一桌子的菜。席间陈母不停的给陈鱼的碗里夹菜,陈鱼又不好拒绝,只能一个劲的埋头苦吃。还是陈市长看出了女儿的囧境,找了一个话题聊天。

    “过两天我让人给你迁户口,名字要不要改?”陈市长问道。

    “改名字?为什么要改名字?”陈鱼不解的抬头。

    “那就不改了,还是叫陈鱼吧。”陈市长虽然也很想保留自己给女儿取的名字,但是毕竟陈鱼这个名字女儿用的惯了,再改确实有些不方便。

    陈妈妈听了,忍不住问道:“你的名字是谁帮你取的?为什么叫陈鱼,是因为你小时候喜欢吃鱼吗?”

    “不是。”陈鱼摇头道,“我的名字是老头……咳……是爷爷帮我取的,本来取的是王字偏旁的瑜,是美玉的意思。但是后来去村里上户口的时候,村长伯伯写错了,写成了鲤鱼的鱼。等爷爷发现的时候,户口早就上好了,爷爷懒得改,就一直用到现在了。”

    “鲤鱼的鱼也挺好的,听起来很活泼。”陈母笑道。

    陈市长也笑着点头。

    “你们觉得活泼?”陈鱼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你们就没有什么别的联想吗?”

    “联想?”陈母和丈夫儿子对视了一眼,两人也是一脸茫然。

    “陈鱼,沉鱼。”陈鱼提醒道道,“古代四大美女。”

    “西施?”陈阳最快反应过来。

    “对吧。”陈鱼一脸我就知道你们能猜到的表情,“因为这个,我上学的时候同学们都不叫我名字了,都喜欢叫我西施或者美人儿,你们也可以这么叫我。”

    “……”陈家三人再次陷入诡异的沉默里,还是见多识广的陈爸爸反应最快,迅速调整心态说道:“很有趣的小名,以后我们也叫你西施。”

    陈阳拿着筷子的手一哆嗦,看了一眼黑乎乎的自家妹子。就算这是自家亲妹子,陈阳也不能昧着良心说服自己这是个美人。他默默的看向陈市长,仿佛再问,你确定喊西施不是在讽刺?

    “好呀。”陈鱼开心的应道。

    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陈母,见女儿似乎挺高兴,最后什么也没说,而是夹了一块排骨放进女儿碗里说道:“西……西施吃块排骨。”

    “谢谢妈妈。”陈鱼笑眯眯的抬头道谢。

    陈母看着黑乎乎的女儿,眼眶微红,暗自决定明天就要带着女儿出去做套美容,争取让女儿往美人的道路上尽快靠拢。

    几人吃的差不多的时候,保姆刘婶忽然走了进来说道:“先生,太太,外面有人来给小姐送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