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7.我在意她
作者:暴躁的螃蟹的小说      更新:2018-03-08
    此为防盗章60%订阅或者 36小时后可以看  嗯, 这里面放的什么, 好好吃。陈鱼吃的开心, 满嘴的沙拉酱混着西瓜汁看起来滑稽极了。

    正面带微笑看着小丫头吃东西的楼铭,听了对方的话忽的脸色就变了, 他站起来有些仓促的走回客厅, 把刚刚摘下来的玉扣重新带回手上。整个人懊恼不已, 他怎么就大意了,忘记自己的特殊体质, 摘了玉扣在那傻丫头身边晃了这么久, 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受到影响。

    不行, 必须马上送她离开。

    楼铭想着,重新走回餐厅, 正要张口让陈鱼离开, 却见陈鱼忽然转过头来,一脸嫌弃的说道:“你现在把煞气收起来有什么用,厉鬼早被我收了, 又影响不到我。”

    “影响……不到你?”楼铭诧异道, “你是说我的煞气对你不起作用?”

    “废话。”本来军训就耗体力,刚刚又恶战了一场,陈鱼这会儿真饿了,连吃了三个三明治, 又喝了一口西瓜汁, 拍了拍胸口才继续说道, “我堂堂一个驱鬼师, 要是那么容易被煞气影响了我还抓什么鬼。”

    楼铭一脸的惊奇,自他了解了自己体质的特殊性以来,他还从来没有遇见过一个不惧他体内煞气的人。就连毛大师,修为高深的玄学大师,也只是能够在自己身边待的比常人久一些罢了,时间长了对他的身体也会不好。

    “我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吗,小心我收了你。”陈鱼把最后一口三明治吞进肚子里,抓过餐巾纸擦了擦手,瞅着楼铭说道,“要是连你身上的煞气都扛不住,我还怎么收你。”

    楼铭的表情慢慢变的复杂起来,他默默的把刚刚带上的玉扣重新解了下来,随手放在了餐桌上。

    陈鱼看了一眼玉扣,虽然有些好奇,但并没有伸手去拿,而是继续用纸巾擦嘴。

    “你刚才说,你在这附近抓一只厉鬼?”楼铭重新坐在陈鱼对面。

    “没错!”说到这个陈鱼那个气啊,“我刚刚在后边,就别墅后边的树林里,我刚把那只厉鬼制住,正要动手的时候,忽的一阵煞气就飘过来了,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楼铭默默的摇了摇头。

    “那只厉鬼吸收了煞气,你释放的煞气。”陈鱼指出重点,“本来奄奄一息的,忽的一下就又活蹦乱跳了起来,你看,你看我的手。”

    陈鱼把自己受伤的胳膊展示给对方看:“看你干的好事。”

    楼铭看到陈鱼胳膊上的爪痕,眉头一蹙,正要伸手过去查探对方的伤势,就见陈鱼又把胳膊收了回去,气鼓鼓的质问道:“你要怎么赔我?”

    “赔?”楼铭疑惑道。

    “没错!”

    “你想我怎么赔?”楼铭挑了挑眉,感兴趣的问道。

    “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到了告诉你。”陈鱼本就是随口一说,你要真让她当即说出怎么赔来,她也没想好。

    “好,等你想好了可以随时来找我,但是……”楼铭看向陈鱼,气定神闲的说道,“我们现在先来界定一下责任。”

    “界定责任?”陈鱼不解的眨了眨眼睛。

    “首先,”楼铭问陈鱼,“一个本应该在军营军训的学生,为什么会半夜忽然出现在这里?”

    “嗝!”陈鱼没忍住,紧张的打了一个嗝。

    “其次,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驱鬼,但是,把小寒山周围所有的阴煞之物驱除,我要求的是在今晚十二点之前。”楼铭指了指玉扣说道,“我摘下玉扣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十分了。”

    “嗝!”陈鱼捂着嘴,心虚的往后靠了靠。

    “最后,这是我家,我在自己家好好的待着,你忽然跑来兴师问罪,你说这叫什么?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落,你说是吧。”楼铭双手抱胸,靠在椅子上微笑的看向餐桌对面已经心虚的眼神飘忽的小丫头。

    陈鱼心虚的眼珠乱转,脑子里一下懵了。

    完了,完了,早就应该想到的,三月飘雨说有个重要的人要过来住,小寒山附近就这么一栋别墅,住在这里的肯定就是眼前这个男人了。

    本来自己没在十二点之前驱除厉鬼的事情谁也不能发现,可是自己脑抽,居然自动送上门来了。这要是被三月飘雨知道了,我那两百二十万尾款还拿不拿的到啊。

    楼铭见小丫头被自己吓的脸都白了,顿时有些不忍,说道:“算了,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一会儿让人送你下山。”

    “你真……”陈鱼正要问对方是不是真的不计较了,这时放在兜里的手机忽的响了,陈鱼只好先接电话。

    “接完电话,到客厅来。”楼铭说完起身往客厅走去。

    等陈鱼打完电话走到客厅的时候,楼铭已经把医药箱找出来放在了茶几上,见陈鱼走了过来了就说道:“坐到这里,把外套脱了。”

    “哦。”被人抓住了价值两百二十万的把柄,陈鱼当即老实了很多。

    单薄的外套里,是一件白色的短袖t恤,女孩已经养的有些白皙的皮肤上,两道黑漆漆的血痕特别扎眼。

    “怎么是黑色的?”楼铭皱眉问道。

    “是怨气,厉鬼嘛怨气都比较重。”陈鱼解释道。

    “那要怎么处理?”普通的伤口他倒是会处理,被怨气所伤的伤口他不会。

    “没事,我清理一下就好了。”陈鱼说着,抬起右手掌附在伤口上方,一道淡淡的灵气去驱散了伤口周围的怨气,不一会儿,刚刚还触目惊心的黑色伤口,泛出了正常的血红色。

    虽然一早就知道小丫头有些本事,但是亲眼看见这一幕的楼铭还是呆了一瞬才拿起棉球帮陈鱼清理伤口。

    “那……那个……你刚刚说过会让人送我回去的吧。”陈鱼小声的确认道。

    “嗯。”楼铭一面清理伤口一面轻轻的嗯了一声。

    “那就好。”陈鱼顿时松了一口气,“刚刚接我的司机大叔打电话过来说山下的路忽然被封了,他上不来,就自己先回去了。要是你不送我的话,我就赶不上明天的军训了。”

    楼铭上药的手一顿,皱眉道:“你还要赶回去参加明天的军训?”

    “嗯。”陈鱼点头。

    “你今天晚上是偷偷翻墙跑出来的吧?”楼铭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翻墙出来的?”陈鱼诧异道。

    因为你翻的第一面墙是我家院子。

    “明天找个借口请假,不要去参加军训了。”楼铭清理完伤口,开始帮小丫头包扎。

    “没事,小伤而已啦。”陈鱼满不在乎的说道。

    “那我让人帮你请。”楼铭发现这小丫头似乎从回到帝都就没安分过。

    让人帮我请?什么意思?是让一会送我回去的人直接帮我请假吗?那我半夜偷跑的事情不就被发现了?

    “不用,不用,我自己请假,自己请……”陈鱼激动的直摇头。

    “别动!”楼铭按住小丫头乱动的胳膊,把纱布缠好,才松开手,“你自己请?”

    “嗯!”陈鱼怕死了,逃了军训最多告老师,被人发现翻墙跑出军营事可就大了。

    “他们不能上山,一会儿你自己先走下山,到路口有人会送你回去。”楼铭把医药箱收拾好,站起来放回一旁的抽屉里。

    陈鱼动了动包扎好的胳膊,发现已经不怎么疼了,她把外套重新穿上,想了想走到楼铭身后道谢道:“谢谢你啊!那个,我还不知打你叫什么呢,你看我们这么短的时间就见了两次了,我们认识一下呗。”

    楼铭转过身。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鱼,耳东陈,鲤鱼的鱼,你也可以叫我西施或者美人儿……”陈鱼自我介绍道。

    “美人儿??”楼铭不可置信的重复了一遍。

    “嗯?”陈鱼非常自觉的应了一声。

    “咳……”楼铭实在没忍住,转过身撑着柜子笑弯了腰。

    “啊,不对,男的不能叫美人儿,你还是叫我西施吧,要不然听起来像在耍流氓。”陈鱼又补充道。

    楼铭撑着柜子的手已经笑的直打哆嗦了,好半天才缓过来。

    “那你叫什么啊?”浑然不觉的陈鱼见对方迟迟不理自己,忍不住主动问道。

    “楼铭。”楼铭好不容易平缓了爆笑的情绪,转身看向只到他下巴的小丫头,“你可以叫我三哥。”

    “楼铭,这名字好像有点耳熟。”陈鱼思索了三秒钟,忽的眼睛一亮,指着楼铭的手指激动的只发抖,结巴道,“啊,你是那个……那个院子,大院北面的院子。”

    楼铭好整以暇的看着小丫头震惊不已的样子。

    “还有,你送过我一个玩偶对不对,小熊的。”陈鱼问道。

    楼铭笑着点点头。

    “真的是你?”陈鱼不可置信道。

    “是我。”楼铭再次点头。

    “三哥!”陈鱼一下扑了过去,抱住某人的胳膊不撒手了,两只眼睛眨巴的像小狗一般,忽闪忽闪的卖起萌来。

    楼三少诧异的挑了挑眉,却矜持的没有甩开。

    陈鱼第一次出现在小院的时候,助理之一的何七就向楼铭汇报过陈鱼的身世,不过何七说的不是半仙而是神棍。

    “是。”

    “那……她会有罗盘,也很合理,对吗?”楼铭继续问道。

    “是,但是……”程鹏说出自己的怀疑道,“罗盘毕竟是玄学之物,陈鱼才回来不过三天,就已经带着罗盘来过这里两次了。今天晚上更是偷偷的把罗盘埋在院墙底下,她这么做肯定是有着某种目的。”

    “什么目的?”楼铭问道。

    “玄学的事情我不懂,但是院子里有毛大师布置的阵法,也许和这个有关。”程鹏怀疑道。

    “你是说……陈家小丫头要破坏阵法?”楼铭显得有些诧异。

    程鹏点头。

    “破坏了阵法又能怎么样呢?”楼铭开始假设这个问题,而假设的结果也并不想象。

    想到结果,楼铭的神情忽然开始变得落寞起来,除了落寞之外仿佛还有一丝解脱。

    “三少!”察觉到楼铭情绪的变化,程鹏有些心疼,想要安慰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他只能一再的保证道,“有我们在,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破坏院子里的阵法的。”

    楼铭发觉自己失态了,他迅速的调整心态,朝程鹏微微一笑道:“不必那么紧张,阵法坏了,毛大师自然会再来修复的,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怎么会没有什么大不了,如今毛大师人在国外,一时半会赶不过来,而您身上的煞气又极其不稳定。”程鹏激动道,“要是忽然失控……”

    程鹏说到失控二字的时候,手蓦的握紧成拳,脸上的肌肉也颤了颤。

    “失控啊……”楼铭不以为意道,“那就要麻烦你们了。”

    本来还能控制自己的程鹏,听到楼铭的这句话,腾的一下转过身就要往外走去:“我现在就去把陈鱼带过来。”

    “站住。”楼铭立马出声喊住程鹏。

    “三少。”程鹏转过身,一脸倔强的看向楼铭,他知道自己激动了,但是一想到三少煞气失控的后果,程鹏就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