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1.它嫉妒我
作者:暴躁的螃蟹的小说      更新:2018-03-09
    此为防盗章60%订阅或者 36小时后可以看

    从来没有睡过懒觉的陈鱼很心虚,她不好意思的扒着楼梯口朝客厅里的陈母傻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施施, 起来了。”陈母笑着朝女儿招了招手, 一边让刘婶把温着的早餐端出来。

    “我……我起晚了。”陈鱼蹭到陈母身边,尴尬的笑着。

    “没事, 不算晚, 还不到十点呢。”陈母才不觉得自己女儿睡懒觉呢,睡懒觉才好呢,睡懒觉证明女儿在家里住的舒心啊。

    陈鱼听的更尴尬了, 亲妈呀,您确定这不是在高级黑?

    “施施, 先去餐厅吃早饭, 一会我带你出去。”自从陈母昨天把陈鱼的小名从西施换成施施之后, 陈家父子两人就非常有默契的一同改了称呼。

    “去哪……”陈鱼刚想要问去哪儿, 结果一转身就发现客厅里除了陈母和陈阳之外居然还有两个少年,其中一个染着红色头发的少年正一脸好奇的盯着她直打量。

    陈阳走过去, 适时的介绍道:“这是秦逸,这是绍辉,他们也都是帝都大学的学生,比你高一届。”

    陈阳说完又转向身后的两个少年,向他们介绍自己的妹妹:“这是我妹妹, 陈鱼。”

    “你好。”名叫秦逸的少年性格比较清冷,只是淡淡的朝陈鱼点了点头。

    而染着红发的绍辉, 则要活跃的多, 他仰着笑脸, 热情的说道:“你好呀鱼妹妹,听说我们小时候还一起上过幼儿园呢。”

    “是……是吗?”陈鱼被对方一声鱼妹妹喊的尴尬了,要知道,在大木村那边,哥哥妹妹的称呼是情人之间的称呼,陈鱼听着有些别扭,于是主动说道,“那个,你们好,我叫陈鱼,你们也可以叫我西施。”

    陈鱼的话音一落,陈阳暗道一声要完,顿时以手捂脸,羞于见人。

    秦逸清冷的脸上也出现了短暂的错愕,唯有绍辉愣了好一会之后,忽然哈哈大笑道:“好名字,好名字。”

    陈鱼也跟着傻笑,三人之间的气氛一瞬间就熟络了不少。

    如果十五年前陈鱼没有被拐卖的话,她就会和秦逸还有绍辉一起长大,论起熟悉程度来可能还会比陈阳更熟悉一些,毕竟陈阳要比他们大上四五岁,平常不怎么在一处玩。

    但是如今的陈鱼,对这个圈子一无所知,陈阳想要让妹妹一点一点的融入进来,又怕她被人欺负,于是千挑万选的才找了他认为人品不错的两个人,带来给陈鱼认识。同时也是希望妹妹在学校里有人帮忙照应。

    =

    开往郊区马场的轿车里。

    “西施妹妹,你以前骑过马吗?。”绍辉笑着问道。

    “你叫我西施就好了,不要叫我西施妹妹。”陈鱼纠正道。

    “为什么?”绍辉疑惑道,“我比你大一岁呢。”

    “不是年龄的问题。”陈鱼皱着眉头解释道,“在我以前生活的地方,除了亲兄妹之间,普通男女之间是不能喊妹妹的,会让人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绍辉不解的问道。

    “就是……男女朋友的那种误会。”陈鱼说道。

    “是吗?”绍辉听了更有兴趣了,“那怎么办,要不我当你男朋友好了。”

    “不行。”陈鱼拼命的晃着脑袋。

    本来陈阳见绍辉占自己妹妹的便宜正要回头教训这小子,却见陈鱼自己拒绝了,顿时住了嘴没有说话。

    一旁安静坐着的秦逸见陈鱼反应这么大,也好奇的看了过来。

    “为什么?”绍辉大感惊讶。

    “我不喜欢你这样的。”陈鱼还特别真诚的安慰道,“不过你也别难过,其实你长的挺帅的,只是我不喜欢你这个类型的。”

    “噗……”秦逸和陈阳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回答,见绍辉一脸便秘的表情顿时不厚道的笑了。

    “我……我谢谢你了。”绍辉青着一张脸说道。

    “不客气,我说的是实话。”陈鱼满脸的真诚,让绍辉一口气梗在心口不上不下的难受极了。

    一旁的秦逸努力的控制着自己抖动的肩膀,转头看向车外。

    绍辉本就气个半死,回头见秦逸居然背着自己在偷笑,坏心的打算拉他下水,于是他指着秦逸问道:“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秦逸这样的吗?”

    “绍辉?”秦逸转头瞪向绍辉。

    “也不喜欢。”陈鱼只用了一秒就给出了答案,不过他一视同仁的给出了安慰,“秦逸,你也别伤心,其实你长的挺帅的,只是……”

    “也不是你喜欢的类型?”绍辉自动接过陈鱼未完的话。

    陈鱼大大的点了点头。

    本来有些尴尬和不舒服的秦逸被陈鱼“如法炮制”的安慰了一番之后,忽然又有些想笑了。

    “那你眼光可够高的啊。”绍辉问道,“我们两可是已经代表了帝都大学顶尖的颜值水平了,这你都看不上,那你是准备找个什么样的?”

    绍辉的话音一落,车里的三位男士同时竖起了耳朵。

    “我还没遇到呢,所以不知道。”陈鱼认真思考了片刻,如此回答道。

    “那改天你遇到了,记得介绍给我们认识,我倒要看看他哪里比我和秦逸强了。”绍辉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车里的三个男人都知道,小丫头应该是还没有开窍呢。

    只不过很久之后,当陈鱼带着男朋友介绍给他们认识的时候,他们也不得不承认,确实哪里都比他们强就是了。

    到达西郊马场的时候,陈阳带着陈鱼去换衣服,在女子更衣室门口遇见了帝都副市长楚开文的女儿楚潇。

    “陈阳哥。”楚潇穿着一身利落的骑马服,一脸惊喜的望向陈阳。

    “潇潇?”陈阳诧异道,“你也来过来骑马?”

    “嗯,好巧啊。”楚潇转而望向陈阳身旁的陈鱼问道,“这就是陈鱼妹妹了吧。”

    陈家虽然没有对外大肆宣扬陈鱼被找回来的事情,但是帝都的圈子就这么大,消息早已经传遍了。

    “对。”陈阳介绍道,“施施,这是楚潇。”

    “陈鱼妹妹,我是楚潇,小时候我们还见过呢。”楚潇热情的挽着陈鱼的手。

    “你好。”

    “你是来换骑马服的吗?我带你去换啊。”楚潇边说还边对陈阳说道,“陈阳哥,我带陈鱼妹妹去就好了,你也去换衣服吧,一会儿我们马场见。 ”

    “好,那一会儿马场见。”陈阳想着自己站在女更衣室门口确实不方便,于是同意了楚潇的提议。

    楚潇带着陈鱼走进更衣室,帮陈鱼挑了一套衣服,让她自己进去换。只是等陈鱼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门外站着一个大眼睛的姑娘,正一脸好奇的看着她,而楚潇却不知道去哪里了。

    “你就是陈市长家刚刚找回来的那个小时候被拐卖的女儿吗?”大眼睛的姑娘凑到陈鱼身边突兀的问道。

    “……”陈鱼皱了皱眉,没有吭声。

    “你怎么不说话啊,我问你话呢。”对方有些不开心的问道。

    “你是谁?”陈鱼问道。

    “我叫张雯雯,我爸爸是公安局的局长。”张雯雯自我介绍完又接着追问道,“我听说你被拐卖到了青木省一个特别偏僻的村子里。你怎么这么黑啊,是不是天天在太阳底下干活晒得啊?我看电视里拍一些农村的画面,好多四五岁的孩子都要下地干活的,你是不是也是四五岁的时候就下地干活了?”

    陈鱼有些不喜欢张雯雯说话的方式,蹙着眉头不打算理她,转身走到另一边,打算等楚潇回来。

    “诶,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理我。”张雯雯有些生气的问道。

    “看不出来吗?”陈鱼终于不耐烦了。

    “什么?”

    “我不想理你。”

    “你……”张雯雯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么当场下过脸子,顿时气的小脸涨红。

    这时楚潇从外面走了进来,看见陈鱼和张雯雯笑着说道:“陈鱼妹妹,雯雯你们都换好了。”

    “嗯。”陈鱼点了点头,张雯雯却嘟着一张嘴满脸的不高兴。

    “怎么了?”楚潇奇怪的看向张雯雯。

    “潇潇,她……”张雯雯指了指陈鱼,顿了一下之后,把楚潇拉到一边的角落小声说道,“我不喜欢她,我不要跟她一起玩。”

    “怎么了?”楚潇奇怪的问道。

    “反正我不喜欢她。”张雯雯生气道。

    “你忘了,今天陈阳哥可是特地约了秦逸和绍辉出来,就是为了把妹妹介绍给他们认识,你要是不跟陈鱼一起出去,就见不到绍辉了。”楚潇提醒道。

    “那好吧。”张雯雯犹豫了一下,勉强同意道。

    楚潇拉着张雯雯的手,走到陈鱼身边笑着说道:“陈鱼妹妹,我们一起去马场吧。”

    陈鱼点了点头,跟在两人身后一同走出了更衣室,去了外头的马场。

    陈阳,秦逸和绍辉三人早已经各自牵着一匹马站在了草地上,看着三人走过来,陈阳朝妹妹招了招手,秦逸和绍辉脸上的笑容在看见陈鱼身旁的两人时,不由自主的僵了僵。

    “楚潇和张雯雯怎么也来了?”绍辉忍不住问道。

    “你跟他们说的?”秦逸反问绍辉。

    “怎么可能?”绍辉愣了一下,仿佛猜到了什么一般骂道,“肯定是乐乐那死丫头,回去我收拾她。”

    乐乐是绍辉的妹妹,平日里和张雯雯的关系很好。

    张雯雯看见绍辉的时候,激动的跑过去喊人:“绍辉,你也来骑马啊,好巧。”

    楚潇则矜持一些,她朝秦逸温柔的一笑:“秦逸,想不到在这里也能碰见。”

    绍辉满脸的不耐烦,秦逸则敷衍的点点头算是回应。

    而另一边的陈阳走到妹妹面前说道:“一会带你去挑一匹温和的小马,再找个教练先带带你。”

    “不用啦,我会骑马。”陈鱼笑着摇头。

    “你会骑?”这回轮到陈阳诧异起来了。

    于是当陈鱼骑着马在马场里潇洒的跑了十个来回之后,陈阳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妹妹不但会骑,而且技术还非常好。

    “wow~~”等到陈鱼再次骑马跑回来的时候,绍辉忍不住赞道,“英姿飒爽,西施你什么时候学的骑马?”

    “十岁的时候。”陈鱼回道。

    “谁教你的?”陈阳也好奇的问道

    “没有人教。”陈鱼回道,“我住的村子附近有一个小型的野马群,我和里头的一匹小野马是朋友,小时候它总驮着我玩,慢慢就学会了。”

    “酷!”绍辉忍不住竖起一个大拇指,一旁的秦逸也忍不住有些惊奇。

    “得意什么?”张雯雯见不得绍辉夸别人,在一旁小声的和楚潇抱怨,“乡下地方不就是牛羊猪马,这些动物多吗?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哪里长大的。”

    楚潇拉了拉张雯雯的袖子让她小声点。

    一直到离开马场,绍辉全程都在跟陈鱼说话,这让张雯雯憋了一肚子气。她倒不是觉得绍辉会喜欢陈鱼,毕竟在她的认知里,陈鱼长的这么丑,绍辉才不可能会看上陈鱼呢。只是单纯的不喜欢自己的心上人跟别的女孩子那么亲热。

    “陈鱼。”几人在等人把车开过来的时候,张雯雯忽然出声问道,“听说收养你的爷爷是一个神棍,对吗?”

    张雯雯话音一落,其余几人都忍不住蹙眉,只有陈鱼坦然的回道:“我爷爷是驱鬼师。”

    “驱鬼师?那就是抓鬼的了,那你也会吗?”张雯雯问道。

    “会。”陈鱼伸手指向张雯雯的肩膀,笑的异常温和,“如果你请我的话,我可以帮你把你肩膀上的那只鬼送走。”

    “我……我真的是来捡东西的,你看东西还在我手里的,我……我真的不是坏人。”陈鱼颤抖着声音努力的解释着。

    长这么大,鬼她见过不少,木仓没见过啊,要吓死人啊这是,呜呜……

    楼铭皱眉说道:“让他们把木仓放下,别吓着小丫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