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61.亲吻
作者:暴躁的螃蟹的小说      更新:2018-03-21
    此为防盗章60订阅或者36小时后可以看

    张木碗正在翻陈鱼的护肤品:“你这个面膜好像不是市面上常见的牌子,哪里买的?”

    “我妈给我在美容中心办了一张卡这个面膜是他们给我配的。”陈鱼解释道。

    “哪家美容中心啊面膜的效果这么好?”张木碗已经断定陈鱼美白的奥秘就在这面膜里。

    “我也不记得了等军训完我带你们去看看。”陈鱼拿起几片面膜递给她们“要不你们先试试效果?”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姑娘们之间换着面膜用本就是很平常的事情,三人也没有矫情,欢天喜地的接过面膜,躺回床上敷去了。

    “还有几天军训才能结束啊我现在一敷面膜脸就疼,肯定晒伤了。”因为敷着面膜韩悠说话的声音带着几分含糊不清。

    “快了就剩一个礼拜了。”方菲菲回道。

    “姑娘们坚持住。”张木碗躺在床上抬起右手握拳为自己打气。

    陈鱼一边听着他们讲话一边用手机和陈母聊天,陈母每天都会发消息过来问陈鱼的情况,顺便叮嘱她记得敷面膜。

    陈鱼刚回复完陈母的消息一直隐身的企鹅号忽然跳出一条消息提示陈鱼疑惑的点开,发现果然是三月飘雨。

    三月飘雨:兄弟在不,在不?

    我要修路:??

    三月飘雨:兄弟你在啊啊啊啊啊,你人现在在哪里????

    陈鱼从对方夸张的语气用词感受到了对方急迫的心情想了想回道:我在帝都。

    三月飘雨:帝都?帝都!!你事情办完回来了???

    我要修路:我一直在帝都事情还没办完。

    三月飘雨:兄弟不,大神,能不能抽一晚上空,先去帮小弟把那只厉鬼处理了???

    我要修路:怎么了?

    三月飘雨:出了一点意外状况,那只厉鬼必须在明天午夜之前处理掉啊。

    明天晚上?从军营里面溜出去就已经很麻烦了,还得半夜跑去抓鬼,再连夜赶回来,第二天还有一天的训练。陈鱼想了想,觉得有些来不及,正打算拒绝,就见对方又发了条消息过来。

    三月飘雨:再加二十万?

    三月飘雨:我知道临时改时间很不合适,但是大神,救救兄弟啊,我在我爷爷面前都夸下海口了。

    你夸下海口和我有什么关系,但是多出来的二十万不拿白不拿啊。陈鱼把已经打好的字删了删重新回复道:我明天晚上抽空去一趟吧。

    三月飘雨:谢谢,谢谢大神,大神十二点之前能搞定吗??

    我要修路:地址。

    三月飘雨:北郊小寒山。

    陈鱼查了查地址,发现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如果运气好能打到车的话差不多十二点前能赶到,不过想要在十二点之前搞定,估计有点难度。

    不过……差一个半个小时的,对方应该也察觉不到的吧,抱着侥幸的心态,陈鱼矜持的敲下三个字:差不多。

    嗯,差不多,么有说一定,也不完算撒谎。

    三月飘雨:太好了,大神,你简直是救了小弟一命啊,以后但凡有什么事情,您言语一声,小弟绝不含糊。

    我要修路:想跟我拉交情?

    三月飘雨:嘿嘿嘿……看出来了。

    我要修路:拉交情我也不会打折的。

    陈鱼回复完,再次隐身不搭理对方了。

    三月飘雨发了一长串省略号过来表示自己无语的心情。

    帝都观海区,一栋中式古建筑里,一个穿着白色恤的青年,也就是刚刚和陈鱼聊完天的三月飘雨正一脸喜色的走出房间。

    “梁宇,这是要去哪啊?”一个穿着西装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男人喊住梁宇。

    “随便出去转转。”梁宇并不打算理会男人,随便敷衍了一句越过男人就要往外走去。

    “是要去找帮手吧。”男人冷笑道。

    “是又如何?”梁宇站在回廊里,冷冷的看向男人。

    “哥哥我也是为了你好,百年厉鬼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不要夸下了海口,回头拖着别人和你一起倒霉。”男人阴阳怪气的说着,仿佛笃定了梁宇找不到一个可以帮忙他对付厉鬼的天师。

    “这就不劳您操心了,堂哥。”梁宇回道。

    “梁宇,虽然我不怎么喜欢你,但是也不希望你去送死。”男人皱眉道,“一把桃木剑而已,你拿着又有何用?”

    “我拿着没用,也不给你用。”梁宇把男人怼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而后神清气爽的出了院子。

    梁宇是天师世家梁家的嫡子,却偏偏是这一代里修为最弱的孩子。二十年的刻苦学习,他也才勉强能够帮人看看风水,除一除几十年的孤魂野鬼。遇到些道行高深的厉鬼冤魂,还得被鬼魂追着到处跑。而刚刚拦住他的男人,是梁家这一代的天才,梁宇的堂哥梁光。

    本来修为低一些也没什么,毕竟一大家子里面有修为高的就有修为低的,但是偏偏,梁宇的手里有一把千年桃木剑。一把极品法器,落在梁宇这样一个废柴手里,梁家的其他人自然眼馋,尽管这把桃木剑是梁宇狗屎运在古董市场捡漏捡着的。

    半个月前,梁老爷子让梁光去北郊小寒山“清场”。这北郊小寒山,梁宇知道是梁老爷子的好友毛大师特地吩咐需要“清场”的地方。据说是因为一个月后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去那边的别墅待几天,需要百分百保证周围没有一丝阴煞之气。

    梁光去了小寒山,却发现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多了一只百年道行的厉鬼。一人一鬼交手之后,梁光没能收服厉鬼,回来就对梁老爷子说,那只厉鬼好生厉害,需要借用梁宇的桃木剑。

    说是借用,其实就是找个借口拿走罢了,估计老爷子也觉得桃木剑给梁光才算是物尽其用。但是梁宇哪里肯,他从小就最讨厌自己这个堂哥,于是为了保住桃木剑,梁宇头脑一热,竟然大言不惭的说他也可以除了这只厉鬼。

    可是他哪里有那个本事。

    这时他想到了在网上新认识的能够打开鬼门的大神“我要修路”。并且联系了对方,敲定了一个月后驱鬼的事情。但是不巧的是,那个重要人物忽然改了时间,说明天晚上就要住过去。

    梁宇没有办法,自己又打不过厉鬼,只能抱着侥幸的心态上网敲了“我要修路”,想着如果大神没空,他就把桃木剑给梁光算了,毕竟命比法器重要不是。好在他运气不错,大神竟然在线并且答应了。

    所以刚才他才能在梁光面前趾高气扬的怼人。

    楼家小院里,重要人物楼铭正在和帝都大学的校长通电话。

    “对,时间没问题,就定在这周五吧。”楼铭点头道。

    “这次实在是不好意思,忽然改了时间。”校长歉意道,“主要是我下周要去国参加学术会议,得一个月才能回来,但是我又实在不想错过你的讲座。”

    “校长您太客气了,您能来听我的讲座是我的荣幸。”楼铭谦虚道。

    “你跟我就不要来这套了,你什么水平我还能不知道。”校长又问道,“讲座的内容准备好了吗?”

    楼铭扫了一眼电脑里的稿件:“差不多了,我明天再修一修就行了。”

    “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赶紧修稿子。”校长说完就挂了电话。

    楼铭笑了笑,把手机放在一旁,转身从身后的书架里挑了五六本参考书籍,打算明天一同带到小寒山的别墅去。

    “三少。”何七和上一任助理换了班,走进了书房。

    为了避免被楼铭的煞气影响,楼部长给楼铭配备了七名助理,每人一周只工作一天,剩下的时间用来消除身上沾染的煞气。

    “回来了?”楼铭之前让何七派人去青木省找陈鱼的爷爷,派去的人没能找到,一周前何七就亲自去了一趟。

    “是。”因为这件事情不能让楼部长知道,所以何七一直等到今天换班才来对楼铭汇报,“我亲自去了一趟大木村,确实,吴老已经不在村子里了。”

    “不在了?”楼铭疑惑道,“一个在大木村生活了十几年的人,为什么偏偏在我们去找他的时候忽然就不见了?”

    “村长说,吴老其实早就说过要出去旅游,只不过之前因为陈鱼还在上学,吴老不放心,所以才一直拖着。等到陈鱼一离开大木村,没过两天吴老也就收拾东西离开了,不过我总觉得有问题。”

    “后来我去查过所有车站的售票信息,没有吴老的身份信息。”何七说道,“等明天我再让人在国范围内……”

    “不用了。”楼铭把最后一本书放在桌上说道,“身份信息也有可能是假的,你又没有照片,要怎么查?”

    “我……”何七一时愣住,确实,大木村没有吴老的照片,公安系统里的照片也都是几十年前的老照片了,和他本人长的也完不像。而且三少说的没错,身份信息也有可能是假的。

    “把这几本书收起来,明天一起带到小寒山去。”楼铭本也只是想要找吴老过来问问情况而已,并没有什么必须达成的目的,找不到也就找不到吧。

    第二天,宿舍一熄灯,陈鱼就背着麻布袋子偷偷摸摸出了宿舍,躲开了军营里的巡逻兵,翻墙跑了出去。

    往前跑了五分钟,在路口看见了一辆停着的出租车,陈鱼开门坐了上去。

    “师傅,去小寒山。”这辆车是陈鱼提前两小时在网上叫过来的,要不然大晚上的郊区可不好叫车。

    “好嘞。”司机师傅发动车子,一路往目的地开去,因为已经是晚上十点后了,帝都的交通不再拥堵,车子开到小寒山的时候比陈鱼预想的还要早了十分钟。

    “师傅,你在这里等我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我就下来了。”陈鱼说道。

    “那我去前边吃点东西,一个小时后我回来接你啊。”来的时候,司机师傅在前边看见了一家小饭馆,正好有点饿了,可以过去吃点东西。

    “也行。”司机师傅不在也好,虽然这里离阴气的中心还有一段距离,不过一会儿打斗起来的时候,厉鬼要是察觉到这里有人,往这边跑的话,她也会很麻烦。

    下了车,陈鱼站在山下抬眼就看到了半山的树林里有一团浓郁的阴气漂浮着,这厉鬼嚣张的根本不需要开阴阳眼找他。

    叮!

    听到手机响的陈鱼拿出手机查看。

    三月飘雨:大神搞定了吗?

    刚刚才到达目的地的陈鱼当然没搞定,于是她婉转的问道:为什么一定要十二点之前搞定?

    三月飘雨:因为有个非常重要的人,十二点要去小寒山居住,他要是碰见鬼,兄弟我就死定了。

    原来是有人来这里住,这是怕对方碰见厉鬼。不过有自己在,厉鬼哪里还有时间去找别人,于是陈鱼极其有信心的回道:让他来吧。

    三月飘雨:搞定了?兄弟你已经搞定了?

    我要修路:嗯。马上就搞定

    陈鱼收了手机,加快了上山的脚步。

    梁家老宅里,梁光当着梁老爷子的面再次提醒堂弟梁宇:“梁宇,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硬撑了,三少可是已经快到小寒山了,现在说实话还来得及。”

    梁宇放下手机,装傻道:“堂哥你什么意思?让我说什么实话?”

    梁光见梁宇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于是直接拆穿道:“我下午的时候去过小寒山,你根本就没有驱除那只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