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73.爷爷
作者:暴躁的螃蟹的小说      更新:2018-04-13
    此为防盗章60订阅或者36小时后可以看不行,必须马上送她离开。

    楼铭想着重新走回餐厅正要张口让陈鱼离开,却见陈鱼忽然转过头来一脸嫌弃的说道:“你现在把煞气收起来有什么用,厉鬼早被我收了,又影响不到我。”

    “影响……不到你?”楼铭诧异道,“你是说我的煞气对你不起作用?”

    “废话。”本来军训就耗体力刚刚又恶战了一场陈鱼这会儿真饿了,连吃了三个三明治,又喝了一口西瓜汁拍了拍胸口才继续说道“我堂堂一个驱鬼师,要是那么容易被煞气影响了我还抓什么鬼。”

    楼铭一脸的惊奇,自他了解了自己体质的特殊性以来他还从来没有遇见过一个不惧他体内煞气的人。就连毛大师修为高深的玄学大师,也只是能够在自己身边待的比常人久一些罢了时间长了对他的身体也会不好。

    “我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吗,小心我收了你。”陈鱼把最后一口三明治吞进肚子里抓过餐巾纸擦了擦手瞅着楼铭说道“要是连你身上的煞气都扛不住我还怎么收你。”

    楼铭的表情慢慢变的复杂起来,他默默的把刚刚带上的玉扣重新解了下来,随手放在了餐桌上。

    陈鱼看了一眼玉扣,虽然有些好奇,但并没有伸手去拿,而是继续用纸巾擦嘴。

    “你刚才说,你在这附近抓一只厉鬼?”楼铭重新坐在陈鱼对面。

    “没错!”说到这个陈鱼那个气啊,“我刚刚在后边,就别墅后边的树林里,我刚把那只厉鬼制住,正要动手的时候,忽的一阵煞气就飘过来了,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楼铭默默的摇了摇头。

    “那只厉鬼吸收了煞气,你释放的煞气。”陈鱼指出重点,“本来奄奄一息的,忽的一下就又活蹦乱跳了起来,你看,你看我的手。”

    陈鱼把自己受伤的胳膊展示给对方看:“看你干的好事。”

    楼铭看到陈鱼胳膊上的爪痕,眉头一蹙,正要伸手过去查探对方的伤势,就见陈鱼又把胳膊收了回去,气鼓鼓的质问道:“你要怎么赔我?”

    “赔?”楼铭疑惑道。

    “没错!”

    “你想我怎么赔?”楼铭挑了挑眉,感兴趣的问道。

    “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到了告诉你。”陈鱼本就是随口一说,你要真让她当即说出怎么赔来,她也没想好。

    “好,等你想好了可以随时来找我,但是……”楼铭看向陈鱼,气定神闲的说道,“我们现在先来界定一下责任。”

    “界定责任?”陈鱼不解的眨了眨眼睛。

    “首先,”楼铭问陈鱼,“一个本应该在军营军训的学生,为什么会半夜忽然出现在这里?”

    “嗝!”陈鱼没忍住,紧张的打了一个嗝。

    “其次,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驱鬼,但是,把小寒山周围所有的阴煞之物驱除,我要求的是在今晚十二点之前。”楼铭指了指玉扣说道,“我摘下玉扣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十分了。”

    “嗝!”陈鱼捂着嘴,心虚的往后靠了靠。

    “最后,这是我家,我在自己家好好的待着,你忽然跑来兴师问罪,你说这叫什么?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落,你说是吧。”楼铭双手抱胸,靠在椅子上微笑的看向餐桌对面已经心虚的眼神飘忽的小丫头。

    陈鱼心虚的眼珠乱转,脑子里一下懵了。

    完了,完了,早就应该想到的,三月飘雨说有个重要的人要过来住,小寒山附近就这么一栋别墅,住在这里的肯定就是眼前这个男人了。

    本来自己没在十二点之前驱除厉鬼的事情谁也不能发现,可是自己脑抽,居然自动送上门来了。这要是被三月飘雨知道了,我那两百二十万尾款还拿不拿的到啊。

    楼铭见小丫头被自己吓的脸都白了,顿时有些不忍,说道:“算了,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一会儿让人送你下山。”

    “你真……”陈鱼正要问对方是不是真的不计较了,这时放在兜里的手机忽的响了,陈鱼只好先接电话。

    “接完电话,到客厅来。”楼铭说完起身往客厅走去。

    等陈鱼打完电话走到客厅的时候,楼铭已经把医药箱找出来放在了茶几上,见陈鱼走了过来了就说道:“坐到这里,把外套脱了。”

    “哦。”被人抓住了价值两百二十万的把柄,陈鱼当即老实了很多。

    单薄的外套里,是一件白色的短袖恤,女孩已经养的有些白皙的皮肤上,两道黑漆漆的血痕特别扎眼。

    “怎么是黑色的?”楼铭皱眉问道。

    “是怨气,厉鬼嘛怨气都比较重。”陈鱼解释道。

    “那要怎么处理?”普通的伤口他倒是会处理,被怨气所伤的伤口他不会。

    “没事,我清理一下就好了。”陈鱼说着,抬起右手掌附在伤口上方,一道淡淡的灵气去驱散了伤口周围的怨气,不一会儿,刚刚还触目惊心的黑色伤口,泛出了正常的血红色。

    虽然一早就知道小丫头有些本事,但是亲眼看见这一幕的楼铭还是呆了一瞬才拿起棉球帮陈鱼清理伤口。

    “那……那个……你刚刚说过会让人送我回去的吧。”陈鱼小声的确认道。

    “嗯。”楼铭一面清理伤口一面轻轻的嗯了一声。

    “那就好。”陈鱼顿时松了一口气,“刚刚接我的司机大叔打电话过来说山下的路忽然被封了,他上不来,就自己先回去了。要是你不送我的话,我就赶不上明天的军训了。”

    楼铭上药的手一顿,皱眉道:“你还要赶回去参加明天的军训?”

    “嗯。”陈鱼点头。

    “你今天晚上是偷偷翻墙跑出来的吧?”楼铭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翻墙出来的?”陈鱼诧异道。

    因为你翻的第一面墙是我家院子。

    “明天找个借口请假,不要去参加军训了。”楼铭清理完伤口,开始帮小丫头包扎。

    “没事,小伤而已啦。”陈鱼满不在乎的说道。

    “那我让人帮你请。”楼铭发现这小丫头似乎从回到帝都就没安分过。

    让人帮我请?什么意思?是让一会送我回去的人直接帮我请假吗?那我半夜偷跑的事情不就被发现了?

    “不用,不用,我自己请假,自己请……”陈鱼激动的直摇头。

    “别动!”楼铭按住小丫头乱动的胳膊,把纱布缠好,才松开手,“你自己请?”

    “嗯!”陈鱼怕死了,逃了军训最多告老师,被人发现翻墙跑出军营事可就大了。

    “他们不能上山,一会儿你自己先走下山,到路口有人会送你回去。”楼铭把医药箱收拾好,站起来放回一旁的抽屉里。

    陈鱼动了动包扎好的胳膊,发现已经不怎么疼了,她把外套重新穿上,想了想走到楼铭身后道谢道:“谢谢你啊!那个,我还不知打你叫什么呢,你看我们这么短的时间就见了两次了,我们认识一下呗。”

    楼铭转过身。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鱼,耳东陈,鲤鱼的鱼,你也可以叫我西施或者美人儿……”陈鱼自我介绍道。

    “美人儿??”楼铭不可置信的重复了一遍。

    “嗯?”陈鱼非常自觉的应了一声。

    “咳……”楼铭实在没忍住,转过身撑着柜子笑弯了腰。

    “啊,不对,男的不能叫美人儿,你还是叫我西施吧,要不然听起来像在耍流氓。”陈鱼又补充道。

    楼铭撑着柜子的手已经笑的直打哆嗦了,好半天才缓过来。

    “那你叫什么啊?”浑然不觉的陈鱼见对方迟迟不理自己,忍不住主动问道。

    “楼铭。”楼铭好不容易平缓了爆笑的情绪,转身看向只到他下巴的小丫头,“你可以叫我三哥。”

    “楼铭,这名字好像有点耳熟。”陈鱼思索了三秒钟,忽的眼睛一亮,指着楼铭的手指激动的只发抖,结巴道,“啊,你是那个……那个院子,大院北面的院子。”

    楼铭好整以暇的看着小丫头震惊不已的样子。

    “还有,你送过我一个玩偶对不对,小熊的。”陈鱼问道。

    楼铭笑着点点头。

    “真的是你?”陈鱼不可置信道。

    “是我。”楼铭再次点头。

    “三哥!”陈鱼一下扑了过去,抱住某人的胳膊不撒手了,两只眼睛眨巴的像小狗一般,忽闪忽闪的卖起萌来。

    楼三少诧异的挑了挑眉,却矜持的没有甩开。

    “陈家十几年前走丢的那个小丫头?”楼铭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

    “是被人贩子拐卖走的。”为了保障楼铭的安,何七把出入大院的每一个人都调查过,即使是才回到陈家的陈鱼,“被卖到了青木省一个偏僻的山村里,陈大少前两天刚去接回来的。”

    “被拐卖了?”楼铭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如果问这个世界上哪些人最让人深恶痛绝,人贩子肯定是其中之一。

    楼铭放下手里看了一半的杂志,站起来走到窗边,撩开窗帘望向窗外。只见一个格外瘦小的身影,绑着一个松松垮垮的马尾,举着双手背对着自己站着。

    “我……我真的是来捡东西的,你看东西还在我手里的,我……我真的不是坏人。”陈鱼颤抖着声音努力的解释着。

    长这么大,鬼她见过不少,木仓没见过啊,要吓死人啊这是,呜呜……

    楼铭皱眉说道:“让他们把木仓放下,别吓着小丫头了。”

    “是。”何七对着耳机说了几句话,窗外的两个警卫员随即收了手木仓。这时监听室那边也核查了半个小时内的视频录像,发现确实在十分钟之前有一个不明物体掉入院子里,正是陈鱼手里拿着的那个罗盘。

    “查清楚了吗?”楼铭问道。

    “查清楚了,陈小姐确实是进来捡东西的。”何七回道。

    “那就放她回去吧。”楼铭把窗帘放下,重新坐回沙发上。

    “是,我这就让张武送她回去。”何七说着拿起耳机就要吩咐下去。

    “不用了,送她出院子让她自己回去吧。”楼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出声说道。

    “三少,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要让陈市长知道一下为好。”何七提醒道,毕竟这栋房子是部队大院的禁区,陈鱼无故闯进来一次他们可以放她出去,但是下一次可就不会这么好运了。

    “她从小被拐卖,才刚刚被接回来,到了一个新的环境心里肯定很没有安感。你如果找人送她回去,陈市长知道她闯祸了,小丫头在家里恐怕会更不自在。”楼铭说道,“何况她刚才也被你们吓的不轻,估计以后也不会再过来了。”

    “是。”何七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遵从三少的吩咐。

    何七交代完,见三少身前的茶杯里没有水了,拎着水壶过去给三少加了一些水。

    “院墙多高?”楼铭忽然问道。

    何七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回道:“两米九。”

    “这么高啊。”楼铭忽而一笑,“小丫头身手不错。”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何七总觉得楼三少对这个陈家的小女儿有一股莫名的好感。而他的这个猜测,也很快就被证实了。

    被木仓指着的时候,陈鱼觉得自己这下就算是不交代在这里,估计也得脱层皮,正想着要不要大吼一声我爸是市长,争取活命机会的时候,对方居然只是警告了一番就又把她给放了。

    陈鱼用手捂着自己的小心脏,用了三秒时间确定自己依然还活着,撒丫子就往家里跑去。

    熟练的翻墙爬树,重新回到二楼的卧室里,刚坐下没一会儿,门口就想起了敲门声。

    “谁……谁啊。”陈鱼心虚的问道。

    “是我。”陈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哦……哦。”陈鱼赶忙站起来去开门,咧着一张嘴傻笑的看向自家大哥。

    陈阳见妹妹一头大汗,忍不住疑惑道:“怎么一头的汗?”

    “啊?”陈鱼慌张的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汗,干笑道,“太……太热了。”

    “你没开空调?”陈阳这时才注意到,陈鱼的屋子里很闷热。八月的天气正是帝都最热的时候,即使已经傍晚了,天气依旧很闷热。

    陈阳走进屋子,拿起遥控器帮陈鱼打开空调。他知道很多山里的孩子来了城市之后都非常节省,以为陈鱼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舍不得开空调。他想要说些什么又怕伤了妹妹的自尊心,犹豫了一下只能说道:“城里的夏天非常热,你在屋里的时候最好打开空调,要不然容易中暑,我们会担心。”

    “嗯嗯,我知道了。”陈鱼根本没注意到自家大哥小心翼翼呵护自己玻璃心的心思。

    “那你去洗个澡,一会下来吃饭。”陈阳把遥控器放下。

    “好。”

    等陈阳走了,陈鱼吐出一口气靠在门板上直拍小胸脯,暗道一声好险。

    等陈鱼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下楼,厨房的饭菜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因为要给陈鱼接风,平日里饭菜简单的陈家今天难得做了一桌子的菜。席间陈母不停的给陈鱼的碗里夹菜,陈鱼又不好拒绝,只能一个劲的埋头苦吃。还是陈市长看出了女儿的囧境,找了一个话题聊天。

    “过两天我让人给你迁户口,名字要不要改?”陈市长问道。

    “改名字?为什么要改名字?”陈鱼不解的抬头。

    “那就不改了,还是叫陈鱼吧。”陈市长虽然也很想保留自己给女儿取的名字,但是毕竟陈鱼这个名字女儿用的惯了,再改确实有些不方便。

    陈妈妈听了,忍不住问道:“你的名字是谁帮你取的?为什么叫陈鱼,是因为你小时候喜欢吃鱼吗?”

    “不是。”陈鱼摇头道,“我的名字是老头……咳……是爷爷帮我取的,本来取的是王字偏旁的瑜,是美玉的意思。但是后来去村里上户口的时候,村长伯伯写错了,写成了鲤鱼的鱼。等爷爷发现的时候,户口早就上好了,爷爷懒得改,就一直用到现在了。”

    “鲤鱼的鱼也挺好的,听起来很活泼。”陈母笑道。

    陈市长也笑着点头。

    “你们觉得活泼?”陈鱼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你们就没有什么别的联想吗?”

    “联想?”陈母和丈夫儿子对视了一眼,两人也是一脸茫然。

    “陈鱼,沉鱼。”陈鱼提醒道道,“古代四大美女。”

    “西施?”陈阳最快反应过来。

    “对吧。”陈鱼一脸我就知道你们能猜到的表情,“因为这个,我上学的时候同学们都不叫我名字了,都喜欢叫我西施或者美人儿,你们也可以这么叫我。”

    “……”陈家三人再次陷入诡异的沉默里,还是见多识广的陈爸爸反应最快,迅速调整心态说道:“很有趣的小名,以后我们也叫你西施。”

    陈阳拿着筷子的手一哆嗦,看了一眼黑乎乎的自家妹子。就算这是自家亲妹子,陈阳也不能昧着良心说服自己这是个美人。他默默的看向陈市长,仿佛再问,你确定喊西施不是在讽刺?

    “好呀。”陈鱼开心的应道。

    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陈母,见女儿似乎挺高兴,最后什么也没说,而是夹了一块排骨放进女儿碗里说道:“西……西施吃块排骨。”

    “谢谢妈妈。”陈鱼笑眯眯的抬头道谢。

    陈母看着黑乎乎的女儿,眼眶微红,暗自决定明天就要带着女儿出去做套美容,争取让女儿往美人的道路上尽快靠拢。

    几人吃的差不多的时候,保姆刘婶忽然走了进来说道:“先生,太太,外面有人来给小姐送礼物。”

    “谁?”陈市长疑惑的问道。

    “好像是楼三少家的。”刘婶说道。

    “西……妹妹,你认识楼三少?”陈阳实在喊不出口西施两个字。

    “没有啊?”正在喝汤的陈鱼抽空摇了摇头。

    “那为什么楼三少会派人来给你送礼物?”陈阳问道。

    陈鱼一脸我也很莫名其妙的神情。

    “出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