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86.黑地府
作者:暴躁的螃蟹的小说      更新:2018-04-13
    此为防盗章60%订阅或者 36小时后可以看

    绍辉学着陈鱼刚才的样子, 重复了一遍陈鱼对张雯雯说的话:“你半个月前是不是到过湖边, 那里淹死了一个人, 是个男孩子,大概七八岁的样子,一直喊你姐姐, 姐姐,你救救我……他现在就趴在你肩膀上呢。”

    “闭嘴。”秦逸啪的一下拍掉了绍辉指向他的手指。

    “是不是瘆得慌?”绍辉问道, “你刚才被我指着的时候, 有没有一种真的觉得自己身上有东西的感觉?”

    秦逸抿着唇没有说话, 不过脸色不大好看。

    陈鱼在一旁看的直乐。

    对比于后面欢脱的气氛,陈阳的心情则要压抑的多。因为他意识到,今天张雯雯对待施施的态度, 大概就是圈子里大多数人对待施施的态度,只不过他们可能不会像张雯雯那样表现的这么明显, 但是他们心里大约是瞧不上施施的。

    尽管这是他的亲妹妹, 是市长的女儿,但是, 从小被拐卖,十五年不可言说的成长经历,会是这些人眼里属于施施的污点。陈阳只要一想到,会有人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 背后议论或者瞧不起自己的妹妹, 他就想要暴躁。

    “西施, 我有个事情想问你。我问了你可以不回答, 但是你别生气啊,我实在是太好奇了。”绍辉睁着一双好奇的猫眼,直直的看向陈鱼。

    “你问。”陈鱼好笑的看向他。

    “你爷爷真的是驱鬼师?”

    “绍辉!”绍辉的话音刚落,一旁的秦逸就忍不住出声呵斥道。

    “我就好奇嘛。”绍辉有些委屈的说道。

    陈阳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自家妹妹,他没有出口呵斥绍辉,也没有开口帮忙回答。因为他知道绍辉的这个问题没有恶意,而他也很好奇妹妹对于这件事情的态度。

    “是啊,我爷爷是驱鬼师。”陈鱼坦然的点头回答。

    “世界上真的有鬼吗?”绍辉小声的问道。

    “信则有,不信则无。”陈鱼回道。

    其实世上的人大多都是看不见鬼的,只有被鬼缠上的人才能感知到鬼魂的存在,但是被鬼缠上的人又都是有冤孽的,有冤孽的人自然心中有鬼。所以,信则有不信则无这句话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没有错。

    绍辉一听,就自动判定为世上是没有鬼魂的,他继续好奇的问道:“我常常在街上遇见一些算命先生,他们给人算命的时候总是说一些似是而非的套话,好像套到每个人身上都合用一样,让人半信半疑的。你爷爷是驱鬼师,是不是也有这样的一套说辞,就像是刚才你对张雯雯说的那样?”

    “其实我刚才真的在张雯雯肩膀上看见了一个小孩,大概七八岁,浑身湿淋淋的,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他紧紧的扒着张雯雯的肩膀,像这样……”陈鱼说着就要往绍辉肩头扒去。

    “咦~~”绍辉吓的倒吸一口气,一边往后躲一边嚷嚷道,“不想说就不要说,干嘛吓唬我。”

    “活该。”秦逸幸灾乐祸的送过去两个字。

    “咯咯……”陈鱼捂着嘴偷笑,没有继续再吓唬绍辉。

    陈阳看着妹妹的反应,紧蹙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即没有羞于启齿,也没有恼羞成怒,施施对于自己的过往自信从容不卑不亢。

    车子回到部队大院后,三人约好了等帝都大学开学之后再见,就各自回家去了。

    回到家,陪爸妈吃过晚饭,陈鱼借口今天有些累了,就早早的上楼休息了。于是客厅里就只剩下了陈家父母和陈阳三人。

    “今天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虽然晚饭的时候施施一直说今天玩的很开心,但是陈阳却一直板着个脸,陈市长就知道下午肯定还发生了什么别的事情。

    陈阳也没有隐瞒,把下午张雯雯的事情和陈父陈母说了一遍。

    陈市长听完眉头紧蹙,陈母更是满脸的怒气:“张家怎么教女儿的,太过分了,我明天就去找张局长的夫人好好聊一聊。”

    “你聊完了一个张家,难道还能把整个帝都圈子里的人都聊一遍?”陈市长不赞同道。

    “那你说怎么办?”陈母怒道,“我好不容易把女儿找回来,难道是给他们欺负的?陈阳你当时在干嘛呢?眼睁睁看着你妹妹被人欺负?”

    “……”陈阳无比冤枉的看向自家母亲,“施施厉害着呢,压根没用上我。”

    陈阳接着又把陈鱼吓唬张雯雯,以及在车上和绍辉的聊天内容和父母说了一遍。

    “我觉得妹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这一段经历而自卑,她很喜欢大木村,也很尊敬吴老。”吴老就是收养陈鱼的爷爷,“也许这些年,她比我们想象的要过的开心。”

    “没错。”陈市长赞同道,“而且,施施在那么艰苦的情况下,还能靠自己考上帝都大学。青木省考帝都大学的分数多高啊,你出去问问,圈子里的孩子有几个能考这么高的分?那些瞧不起我们施施的人,我们不必理会,以后不来往就是了。”

    “那就这么算了?”陈母还是有些生气。

    “陈阳不是说了吗,女儿没吃亏,再说……”陈市长看向儿子,“如果你妹妹吃亏了,你会看着不管吗?”

    “当然不会。”陈阳立刻保证道。

    陈母听了,心情这才稍微好了一些,不过心里还是暗暗把张家给记上了,下次张家夫人再来找她套近乎,陈母是坚决不会搭理的。

    而另一边,借口上楼休息,其实是收到银行到账提示的陈鱼,正盘腿坐在床上和三月飘雨聊天。

    我是小号:钱收到了。

    三月飘雨:兄弟,高人啊,那百年道行的女鬼被你直接打散了吗?今天过去的人回来跟我说,那里连一丝鬼气都没有了,干净的跟从来没有过鬼魂一样。

    我是小号:没有打散,我开了鬼门,把她送走了。

    三月飘雨:窝草,窝草,激动,激动。

    我是小号:……

    三月飘雨:你居然能够开鬼门?????

    三月飘雨:兄弟,真高人啊!!你这是小号吧,大号是什么?

    陈鱼看到这句话,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来得及给这个企鹅号改名字呢,于是点开资料给自己改了一个名字。

    我要修路:不是小号。

    三月飘雨:……

    三月飘雨:兄弟,你的品味真独特。

    我要修路:钱收到了,没事我下了。

    三月飘雨:等等等等……

    三月飘雨:兄弟加个好友吧,以后有事还找你帮忙行吗?

    陈鱼瞅了一眼手机里刚刚提示的五十万到款消息,挑了挑眉回复道。

    我要修路:那得看你给的酬劳了。

    三月飘雨:兄弟你放心,这次给你的一百万是不开鬼门的价钱,下次有需要开鬼门的事情找你,价钱肯定比这个高。

    比一百万还高???陈鱼激动的一下坐直了身子。

    我要修路:那你以后有事再找我吧,有时间我就接。

    三月飘雨:那我们先加个好友?

    陈鱼通过了三月飘雨的好友申请,退出登录,然后就抱着手机在床上滚来滚去:“好多钱,好多钱,哈哈哈哈……”

    陈鱼滚了一会之后又爬起来,从钱包里摸出银行卡,摆在身前豪气干云保证道:“老头你放心,大木村的路我包了,以后这张卡就是大木村的修路专用基金。”

    “不过……”陈鱼疑惑道,“修一条路要多少钱啊?”

    陈鱼拿着手机上网搜了搜,却什么也没搜着,想了想打算回头找机会问问自家老爸,毕竟市长吗,肯定也管修路。

    “嗡嗡。”

    忽然,床头柜上的麻布袋子震了震,陈鱼回过神来,伸手把里面的罗盘拿了出来。

    “你也太没用了吧。”陈鱼查看了一会,发现是罗盘里的灵气不足了,顿时忍不住吐槽道,“就用你开了一次鬼门,你就没灵气了?以前老头用你的时候,不是挺经用的吗?”

    “嗡嗡……”

    罗盘震动了两下,指针骨碌碌的转着指向了正北方。

    “你不会是又想?”陈鱼一看指针的方位就知道它这是想要干嘛,果断拒绝道,“不行,那里不能去,你就不能慢慢从空气中吸收灵气吗?”

    “嗡嗡,嗡嗡。”

    罗盘震动的更激烈了。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也没办法嘛。”

    其实陈鱼也在发愁,以她如今的实力开鬼门必须借助罗盘,而罗盘为了辅助她开鬼门就要消耗巨大的灵气。吴老自身的实力高深,用罗盘开鬼门只是计算方位而已,并不会太过消耗罗盘自身的灵气。这也就是为什么吴老可以用罗盘多次打开鬼门,罗盘依然灵气充盈,而陈鱼只开了一次鬼门,罗盘灵气就消耗大半的原因。

    可是如果没有罗盘辅助,陈鱼实在没有把握靠单靠自己的力量开启鬼门,而且就算不开鬼门,罗盘本身还具有防护功能,如果遇见了特别厉害的厉鬼,自己实力不济,罗盘又没有灵气的话,自己也会很危险。

    陈鱼望着北方,心里对于那座灵气充盈的宅院,其实稀罕的不行。这次驱鬼,她一共消耗了六张初级驱鬼符,消耗了罗盘里的灵气,以及她自身的灵气也消耗了大半。

    她自身消耗的灵气还好说,只要她好好修炼,一个礼拜也就恢复了。初级驱鬼符也好,灵气充盈的时候,一天之内她自己也能画出来。唯有罗盘,等到它自己自然吸收灵气,估计得两三个月才能吸收满。两三个月才赚一百万,如此算来,赚钱的速度就大打折扣了。

    陈鱼咬着手指头,目光在罗盘和银行卡之间来回游移,最终对于金钱,不,应该是对于给大木村修路的渴望占据了上风。促使她再次从二楼的窗户一跃而下,顺着夜色,熟门熟路的再次摸到了楼家小院外头。

    陈鱼感知了一下四周的灵气,选了一个灵气相对浓郁的方位,挖了一个坑,把罗盘放了进去。

    “嗡嗡……”

    罗盘似乎对于自己所在的位置极其不满,明明墙里面的灵气更浓郁,凭啥给我搁外头。

    “你给我老实点。”陈鱼敲了敲罗盘小声训斥道,“我跟你讲,这院子是别人家的,我们不能进去知道不。扒在人家墙根底下偷灵气已经很不道德了,你要知足。我先把你埋这里,估计三天你就能吸收完灵气了,到时候我再来挖你出来。”

    “嗡嗡……”

    罗盘似乎依旧不满意。

    “你再废话,墙根都不让你待。”陈鱼见罗盘终于老实了,扒拉这泥土把坑给填平,然后用脚把泥土踩瓷实了,又从旁边搬了一块石头压在上头,这才偷偷的又溜了回去。

    陈鱼刚走不到两分钟,紧闭的楼家院门忽然打开,一个穿着迷彩服的壮汉走了出来,走到陈鱼刚刚埋罗盘的位置,把她刚刚埋好的罗盘重新挖了出来,带进了院子里。

    “三少?”何七停下手里的动作,站直等待三少的吩咐。

    “家里还有吃的吗?”楼铭问道。

    “三少您没吃饱?”何七看了一眼餐桌上剩了小一半的饭菜有些迷惑。

    “不是,算了……”楼铭叹了口气,“你出去买些吃的和喝的回来吧,买些女孩子喜欢吃的。”

    女孩子?谁?何七震惊的长大了嘴。

    因为知道陈鱼要来,楼铭就没有继续白天的研究,而是找了一本书坐在客厅里看着,只是一本书翻了一半,何七买来的各色零食也摆了小半张茶几,那个一早说要来的人,却迟迟没有出现。

    楼铭看了看时间,发现马上就要十点了,都这个点了,小丫头估计今天是不会来了。楼铭估摸着小丫头应该是陪家里人聊天把来这里的事情给忘记了。毕竟放假第一天,陈家夫妇这么久不见女儿肯定要嘘寒问暖一番的。

    只是一股淡淡的失落忽然就浮现了出来,楼铭苦笑的摇了摇头,果然是太久没有进行过正常社交了,才会这么在意。楼铭把手里的书合上,打算把书放回书房后就回屋休息。

    “三少。”这时何七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脸复杂的说道,“陈家小姐说和您约好了今天晚上过来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