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95.陆家(抓虫)
作者:暴躁的螃蟹的小说      更新:2018-04-27
    此为防盗章60订阅或者36小时后可以看今天是帝都大学的开学典礼,四人因为方菲菲的墨迹到达大操场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四人只能默默的站在人群后头远远的看向主席台却什么也看不清楚。

    十点一到广播里集结的音乐立刻停止,开学典礼正式开始。主持人在台上介绍着学校的各位领导,四人在后面不断的鼓掌反正一个也看不清,跟着大家鼓掌就对了。

    “现在有请今年的新生代表,代表新生上台发言。”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之后陈鱼远远的看到一个男生站在了话筒前。

    “听说秦逸是去年的新生代表,不知道我们这一届的新生代表有没有他帅。”方菲菲望着远处模糊的身影小声的问道。

    “应该没有吧。”韩悠回道“长的像秦逸那么帅的人本身就很少了。”

    “真羡慕西施居然可以和校草同住一个大院。”三人昨天听到绍辉西施西施的称呼陈鱼回来后也都跟着改了称呼。

    陈鱼对上三人羡慕的目光,咧了咧嘴,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周围的气息一变。

    陈鱼眼睛一亮视线再次落在主席台上只见一道淡淡的金光从天而降落在正在发言的新生代表头上接着又是十几道类似的金光落在操场上站立的人群里面。陈鱼抬起头顺着十几道金光的方向望去发现了一颗若隐若现的星辰。

    那是……文曲星?

    金光一道一道的落下,陈鱼忽然听到一声轻吟,一股庞大的灵气忽然自地面升起和金光相融合,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淡金色光团,以操场为中心快速的扩大,不过几秒瞬间笼罩了整个校园,顿时整个校园上空金光万道,瑞气千条。

    好舒服……

    陈鱼还没来得及感叹完,紧接着一道血红色的凶恶煞气拔地而起,与空中的祥瑞之气相撞。

    祥瑞挡煞?

    陈鱼紧紧的蹙着眉,望着主席台的方向,心头有些纳闷,如此强大的煞气,自己怎么现在才发现。

    血红色的煞气从主席台上落下,首当其冲的是底下站立的新生,但是操场的上空却被一道透明的结界罩住,暂缓了煞气的渗入速度,当煞气一点一点的从结界外渗入的时候,又被结界内的祥瑞之气一点一点化解掉,如此一来竟然没有对这里的学生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而高高的主席台上,楼铭作为帝都大学的名誉教授,坐在最角落的位置,身前的桌案上放着他刚刚解下来的玉扣。刚才他感觉到空气中浓郁的祥瑞之气,在毛大师弟子的提示下解下了手腕上的玉扣,让封印已久的煞气毫无顾忌的释放出去。身体感觉到无比轻松的同时,心玄却紧紧的绷着。

    “三少请放心,阵法已经启动,煞气并没有对校园里的学生还有老师造成影响。”毛大师的大弟子林归说道。

    “那就好。”楼铭听了,脸色稍缓,悬着的心慢慢落下,“林先生,麻烦您继续观察,如果有问题,及时提醒我,我会马上戴上玉扣离开这里。”

    台下站立的这些学子都是祖国的未来,不能因为他有所损失。

    “三少放心,目前一切正常。”林归说完继续看向台下,密切注意着煞气的走向。

    “麻烦了。”

    楼铭坐在台上,听着新生代表意气风发的演说,感受着体内的煞气被释放出去后,久违的轻松感。

    一个小时后,开学典礼正式结束,帝都大学的校长走到楼铭身前,笑着说道:“楼教授,期待您今年的讲座。”

    “我会尽心准备的。”作为帝都大学的名誉教授,也作为补偿,每年的开学典礼后,楼铭身体内的煞气最少的时候,他会在帝都大学开设一个讲座回馈学校。

    “好,好。”楼铭是校长在国科院的研究会议里遇见的,他发现楼铭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学识渊博,对于物理,化学,数学等多方面都有着卓越的研究,于是动了招揽他来帝都大学任教的心思。可惜楼铭似乎身体不好,最后在他再三的邀请下,勉强答应了每年来帝都大学开设一次讲座。

    不过一次讲座也够了,要知道楼铭的每次讲座都会带来一些新的观点和研究方向,远超目前的世界水平。

    校长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又考虑到楼铭的身体状况,校长寒暄了几句之后就离开了。这时林归已经把布置阵法的东西收拾好重新走到楼铭身前说道:“三少,这次的祥瑞挡煞进行的非常顺利。”

    “辛苦林先生了。”楼铭点头致谢。

    “三少客气了。”林归看了看校园上空仍旧弥漫着的淡淡祥瑞之气说道,“三少,若是没什么急事不如在校园里走走吧。”

    楼铭诧异的看向林归。

    “今年这批学子中命带文曲星的似乎比往年的要多,校园里的祥瑞之气比往年也要更浓郁一些。您平日里总是一个人待在小院里,今天难得有机会,不如在校园里走走。您放心,两三个小时不会有问题的。”林归说道。

    “谢谢林先生。”

    林归朝楼铭欠了欠身,带着助手离开了帝都大学。

    一旁站立的何七自然也听到了林归所说的话,他走到三少身边,小声的提醒道:“三少,四处走走吧。”

    楼铭微微一愣,而后轻轻的额首,带着一抹新奇,第一次走进了拥挤的人群里。

    “好帅啊,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吗?”

    “帝都大学哪里会有这么年轻帅气的老师。”

    “那是学长了?如果是学长,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现在的女学生都这么大胆了吗?楼铭有些失笑的摇了摇头,不过这种感觉很新奇,也很愉悦。楼铭继续沿着学校的主干道,往学生最多的地方走去。

    远远的跟在楼铭身后的陈鱼,发现这人,浑身带着煞气,不离开学校就算了,竟然还尽往人多的地方钻,顿时不能忍了。她快走了几步,追上了楼铭一把拽住了对方的胳膊。

    胳膊忽然被人拽住,楼铭诧异的望过去,对上了一双黑亮严肃的眸子。

    “你跟我走。”陈鱼也不管人家答不答应,拽着楼铭就往道路旁边的小树林里跑。

    何七带着两个保镖追了过去,发现陈鱼正拉着三少在小树林外的湖边说话,似乎没有做什么不利于三少的事情,于是躲在了树林里头没有出去。

    “你这样是不对的。”陈鱼把人拉到空无一人的小湖边才把人放开,然后板着一张小脸严肃的看向楼铭。

    “什么?”楼铭有些纳闷的望向陈鱼。

    “少装蒜了。”陈鱼瞪着楼铭质问道,“刚刚你是不是坐在主席台上?”

    “是。”楼铭点头。

    “刚才用祥瑞挡煞的人是不是你?”陈鱼再问。

    楼铭淡定的神色瞬间僵住。

    “哈,被我猜中了吧,心虚了吧。”陈鱼指着楼铭特骄傲的说道,“我可是驱鬼师,对煞气最敏感了。”

    原来小丫头是驱鬼师。

    “所以呢?”楼铭眨了眨眼,望着小姑娘得意的神情忽然有些好笑。

    “什么?”陈鱼一愣。

    “我被你发现了,你打算怎么处置我?”楼铭饶有兴味的问道。

    “你……”陈鱼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看你坐在主席台上,肯定和学校的领导认识。而且刚才煞气刚起的时候,操场也被人布置了挡煞气的结界,最后也没有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想来你也没想过害人。”

    楼铭眉头一挑,没想到小丫头简单几句话就说出了毛大师和林归两人的所有布置,看来却有几分本事。

    “所以之前的事情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但是你怎么可以在学校里乱走。”陈鱼严肃道,“你身上自带煞气,虽然刚才被祥瑞之气冲散了大部分,但是你体内的煞气还是会影响到周围身体比较弱的人群。虽然现在学校里还有一些残余的祥瑞之气,但是随时有可能消失的。你这样在路上走很容易影响到别人你知道吗。”

    “所以你拉我过来,是想要让我离开这里?”楼铭问道。

    “没错。”陈鱼扬着头,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呀眨的。

    楼铭忽的就想到了陈鱼小时候,似乎也是这副表情,仰着头,眨着大眼睛喊自己大哥哥,只不过那个时候的小丫头比现在可要白多了。

    “若我就是不走呢?”楼铭忽然想逗一逗小丫头。

    “不走??”陈鱼蹙眉。

    楼铭回了她一个你奈我何笑容。

    这人居然还冲自己笑,简直就是在挑衅,陈鱼顿时怒了,她伸出一根手指指向楼铭气势汹汹的说道:“你要是不走,小心我收了你。”

    陈鱼说出收了你三个字的时候,手指当着对方的面打开,而后握拳收回,配合着做出了一个收的动作。

    “噗……”楼铭被陈鱼自认为霸气,其实呆萌可爱的动作逗笑了。

    “你……你还笑。”陈鱼更气了,“我告诉你,我千年僵尸都收过,你这点煞气根本不在话下,要不是我师门规矩,不收钱不出手,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收了你。”

    “你这么厉害?”楼铭也知道自己刚才没忍住笑出声有些不礼貌,赶紧调整面部表情。

    “看来不露两手你是不会相信我了。”想着自己师门不收钱就不出手的规定,陈鱼忽然凶巴巴的问道,“你身上带钱了吗?”

    楼铭微微一愣,而后摇了摇头,他平日里门都不出,哪里会带钱。

    “那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陈鱼又问。

    楼铭摸了摸身上的口袋,最终从口袋里翻出了一只钢笔,这只钢笔是楼铭的大姐送给楼铭的生日礼物,据说笔头是纯金的,很是贵重。

    “就一只钢笔啊,算了,便宜你了。”陈鱼在楼铭诧异的目光下夺过他手里的钢笔揣进自己兜里,然后伸手拉过楼铭的手掌,在楼铭不解的目光下,凝聚灵力在楼铭的手掌上画下了一道镇煞符。

    最后一笔落下的时候,楼铭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周围的煞气忽然都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