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97.初恋情人
作者:暴躁的螃蟹的小说      更新:2018-04-27
    此为防盗章60订阅或者36小时后可以看

    “三十五公里?”陈鱼忍不住惊呼出声“这一来一回还不得天亮了?”

    陈鱼果断打消了走路过去的打算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如今有了新的赚钱技巧,那么花钱的方式也应该与时俱进才是。

    夜晚的车少所以车速很快不到四十分钟,出租车就停在了滨江公园的大门口。临下车的时候,善良的司机师傅见陈鱼一个小丫头大半夜来这种地方忍不住提醒道:“同学,这地方很偏僻的你真要在这里下车?”

    “对的谢谢师傅。”陈鱼说着递过去一百块钱。

    “同学这附近可不好打车,你待的时间长吗?要不我等你一会?”司机师傅一面说着一面找钱给陈鱼。

    “不用了师傅,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出来呢,谢谢您关心。”陈鱼感谢道。

    “那行你自己小心点。”司机师傅见小丫头坚持也不好再劝,现在这些青春期的孩子,真是让家长操碎了心。

    等出租车驶转过弯道看不见的时候陈鱼才转身走到公园的大门口。滨江公园是新开发的湖边公园,还没有对外开放高高的铁门被一道铁索锁住,陈鱼抬头目测了一下高度找了一个比较好落脚的地方三两下就翻了进去。

    进入公园之后陈鱼从麻布袋里翻出罗盘,罗盘的指针转了一圈之后,指向了西南方位。

    看来目标在那边了。

    确定了方位,陈鱼收了罗盘,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一边感叹着智能手机的多功能,一边漫不经心的往西南方向走去。

    走了大约十分钟,陈鱼隐隐感觉到一丝阴森的鬼气,不过她并没有停下脚步或者警觉的四下打量,而是安静的顺着竹林间的石板小路继续往里走着,仿佛什么也没发现一般。

    走到一半,陈鱼发现竹林的中心有一个专供游人休息的小亭子,仿佛有些累了,陈鱼走过去随意的找了一处地方坐下。而后拿出手机,沉迷于企鹅斗地主游戏。

    “抢地主,我抢。”

    “快点吧,我等的花儿都谢了。”

    “王炸。”

    就在陈鱼津津有味的玩了四五把之后,一道冰冷的声音忽然在陈鱼的耳边响起:“你这把牌不大好。”

    “是啊,所以没抢地主。”陈鱼附和着点点头,低着头继续斗地主。

    “……”冰冷的声音等了一会,眼睁睁的见陈鱼又打完了一局,居然还有继续开始下一局的打算,忍无可忍的问道,“你旁边忽然多了个人你都不抬头看看的吗?”

    “多了个人当然得抬头看看了,但你不是人啊。”陈鱼一边说着一边还出了一张牌。

    本等着看人类女孩惊恐的神情的女鬼,顿时脸色大变,苍白好看的脸庞一下变的狰狞起来,指甲迅速变长抬手朝陈鱼的脖子掐过去。

    陈鱼反手从兜里掏出一张驱鬼符,顺势贴在了女鬼伸过来的手上,符纸在碰到女鬼的瞬间燃气一阵绿色的火焰,伴随着女鬼凄厉的惨叫声,烧焦了女鬼原本白皙的手掌。

    “你是谁?”女鬼退到五米开外,警惕的看向陈鱼。

    陈鱼点了游戏里的托管按钮,这才把手机放下,抬头开始打量起自己今晚的目标来。这是一个英年早逝的鬼,年纪应该不到二十岁,一双血红的眼睛也掩盖不了她原本清秀的脸庞,陈鱼想着她生前应该是个美人。

    “我是驱鬼师,你可以叫我西施。”陈鱼回道。

    女鬼活了十九年,死了上百年,还从未见过如此盲目自信的女人,让她抑制不住抽搐的嘴角。

    “从我第一次开始驱鬼,我爷爷就给我定了两条规矩。”陈鱼看向女鬼,伸出了两根手指头晃了晃,“第一,驱鬼绝对不能免费,哪怕是一块钱也得收,毕竟抓鬼这种事情还是挺危险的,是吧?”

    女鬼被她问的一脸便秘。

    “第二,驱鬼的时候,如果是恶鬼,直接打散,以防死于话多。”陈鱼挑了挑眉笑道,“不过我看你还有耐心陪我一起斗地主,想来也不是什么恶鬼,不如我们聊一聊。”

    “聊什么?”女鬼防备的看向陈鱼,女鬼在此地盘恒上百年,也不是没遇见过想要收拾她的道士或者天师,但是像陈鱼这样年轻的她还是第一次见。不过经过刚才短暂的交手,女鬼丝毫不敢轻视眼前这个叫西施的小丫头。

    “你是想自己去投胎,还是被我揍一顿之后……再去投胎?”陈鱼极其真诚的问道。

    “你……找死。”女鬼顿时被激怒,周身的阴气忽然暴涨,浓郁的阴气遮蔽了竹林缝隙投射进来的月光,漆黑的空间里早已看不见女鬼的身影,只有手机屏幕微弱的光芒还在顽固的闪烁着。

    “看来还是要动手。”陈鱼抬手就要去拿中级驱鬼符,脑子里不知道怎么想起这符咒搞不好值二十万一张呢,于是立刻转移目标掏了六张初级驱鬼符出来。

    “开。”陈鱼一指点在眉心,开启了封印的阴阳眼,再睁眼时,陈鱼就看见了如雾气般飘动的暗黑色阴气。

    陈鱼从中准确的找到了女鬼的位置,抬手扔出去六道初级驱鬼符。六道符咒在陈鱼身前一米的空中汇聚成圆,金色的灵光亮起,灵光穿引着符咒,迅速缩小,把女鬼捆在当场。

    本来隐在阴气中,想从半空扑向陈鱼的女鬼,被驱鬼符化成的锁链锁住,从空中跌落在地拼命挣扎着,却怎么也挣脱不掉。灵光接连闪动,女鬼黑长的指甲慢慢收缩,直到恢复到正常的长度,血红色的眼睛也慢慢变回黑白。

    “你放开我,我不要去投胎。”女鬼疯狂的挣扎着。

    “我看你虽然阴气重,但杀孽不多,在地府好好改造,还是有机会投个好胎的。”陈鱼安慰道。

    “我不要投胎,我不要投胎。”女鬼声嘶力竭的喊叫着。

    陈鱼对这种情况早已经司空见惯,她从腰间的抹布袋里掏出罗盘,抬手扔向半空说道:“看在你值一百万的份上,我亲自开鬼门送你过去。”

    驱鬼师驱鬼的方法主要分两种,一种是把鬼魂送入地府,让地府来处理,还有一种是把鬼魂直接打散,魂飞魄散之后消失于三界之间。

    但是送入地府的方法又分两种,第一种是通知鬼差来接,这样被送回地府的鬼魂,就相当于在逃的犯人被抓,地府一般都是从严从重处罚。第二种是由驱鬼师打开鬼门把鬼魂直接送入地府,这种做法又称作超度,用这种方法送入地府的鬼魂,在通过鬼门的时候会被驱鬼师的灵力净化。这一类鬼魂,地府会调查他滞留人间的原因,如果合理,则会从轻发落。

    罗盘在空中嗡嗡的响了两声,女鬼的身前横空开启了一道泛着银光的鬼门,鬼门的大小和一个正常卧室的房门差不多大,门后有一小段银色的光路。这道光路就是驱鬼师灵力化出的净化之路。

    女鬼踏过净化之路,可以洗掉身上大半的怨气。

    “去吧。”陈鱼推着女鬼的肩膀想让她走入鬼门。

    “我不要进去,我不要投胎,我求求你了,我还有事情没做完,我等的人还没有来,我……”

    女鬼的话未说完,就被陈鱼一把推进了鬼门,鬼门嗖的一下消失不见,罗盘在空中转了一圈之后重新落回陈鱼的手上。

    “人活一辈子谁还没点遗憾啊。”陈鱼对着空旷的竹林轻轻地说道。

    陈鱼八岁的时候就跟着老头出去抓鬼,那个时候年纪小,总是被一些命运悲惨的鬼魂牵动情绪,每次抓鬼回来都闷闷不乐的,老头就对她说了这么一句话。

    “丫头,你要记住,人活在世上总是会有遗憾的。但是死了就是死了,别人都去投胎了,凭什么就你不去。”老头拍着陈鱼的脑袋说道,“你要知道,遗憾都是自己造成的,活着的时候不努力,死了矫情什么。”

    看着渐渐散开的阴气,竹林再次展露在月光下,陈鱼拿出手机点开三月飘雨的聊天框。

    我是小号:已搞定。

    三月飘雨:这么速度?震惊jip

    我是小号:尾款什么时候给?

    三月飘雨:明天我让人过去看一下,没有问题立刻给兄弟汇款。

    我是小号:好。

    三月飘雨:兄弟没受伤吧?

    我是小号:没受伤,记得给我打钱,我先下了。

    陈鱼也不等对方回复,退出企鹅之后,感受了一下空气中残留的鬼气。想到三月飘雨说明天会让人过来查探,于是本着尽善尽美的原则,从麻布袋子里掏出一张净化符咒,用灵力点燃之后抛向半空。

    净化符咒在半空化作点点荧光,仿若夏夜里的萤火虫,光亮驱散了竹林里残留的鬼气。

    陈鱼拿起手机,发现已经一点了。她收起手机,原路返回,翻出公园大门之后,在路边站了几分钟果然一辆出租车都没有。

    陈鱼想了想,打算往前面跑一段,打算到市中心再打车。

    于是。凌晨的马路上就这样多了一个绑着马尾辫,背着一个老旧布袋子的少女欢快奔跑的身影。

    陈鱼正跑的专心,忽然一道令人战栗的煞气从身后传来,陈鱼警觉的转身,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那辆由远而近驶来的黑色轿车。那道令人战栗的煞气就是从那辆车上传出来的。

    田飞是楼三少的七位助理之一,今天楼三少去科研部参加了一个会议,忙到半小时前才结束。他正开着车子送楼三少回家,一路上都很顺利,但是就在车子驶过滨江大道的一个转角的时候,敏锐的直觉让他察觉到了一丝窥探。

    田飞的目光迅速望向车外,看见路边站着的女孩的瞬间,田飞轻轻的咦了一声。

    “怎么了?”在后座假寐的楼铭睁开眼睛。

    田飞本来想说没事,但是想起何七曾跟他提过,说三少似乎对陈家刚找回来的小丫头有一股莫名的好感。为了这一点,他们几个助理还特地查了一下陈鱼的资料,所以刚才惊鸿一瞥的瞬间,田飞才能认出陈鱼来。

    “我刚才看见陈市长家的千金了。”田飞回道。

    “陈家刚找回来的那个小丫头?”楼铭忍不住皱起眉头。

    “是,她刚才一个人在路边。”田飞补充道。

    “这么晚了,她怎么一个人在外头?”楼铭抬手看了看手表,蹙着眉头说道,“你让后面的车子去接她一下。”

    “三少,您的安才是第一位的。”田飞说道。

    “我?”楼铭忍不住自嘲道,“我不去祸害别人就不错了,谁还能威胁到我。”

    “三少,您别这么说。”田飞听不得三少如此自暴自弃的话。

    “好了。”楼铭闭上眼睛,显然不想多聊“让后面的车去接那丫头吧。”

    于是,跑了一半的陈鱼莫名其妙的搭了一趟顺风车。

    半小时后,楼三少的保镖把人送到陈家小院外,面无表情的对一脸感激的陈鱼说道:“三少说了,如果以后再被他发现你乱跑,就让我们亲自把你送到陈市长手里。”

    “……”陈鱼卡在嗓子眼里的谢谢,半天吐不出来。

    “那你今天怎么会忽然跑到这里来?”陈鱼眼珠转了转问道,“我记得你家的灵气超级浓郁的。”

    不知怎么的,楼铭听到这句话时,第一反应是想到某人半夜偷偷去埋罗盘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