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07.重逢
作者:暴躁的螃蟹的小说      更新:2018-05-07
    此为防盗章60订阅或者72小时后可以看

    张木碗正在翻陈鱼的护肤品:“你这个面膜好像不是市面上常见的牌子哪里买的?”

    “我妈给我在美容中心办了一张卡,这个面膜是他们给我配的。”陈鱼解释道。

    “哪家美容中心啊,面膜的效果这么好?”张木碗已经断定陈鱼美白的奥秘就在这面膜里。

    “我也不记得了等军训完我带你们去看看。”陈鱼拿起几片面膜递给她们“要不你们先试试效果?”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姑娘们之间换着面膜用本就是很平常的事情,三人也没有矫情欢天喜地的接过面膜躺回床上敷去了。

    “还有几天军训才能结束啊,我现在一敷面膜脸就疼肯定晒伤了。”因为敷着面膜韩悠说话的声音带着几分含糊不清。

    “快了,就剩一个礼拜了。”方菲菲回道。

    “姑娘们坚持住。”张木碗躺在床上抬起右手握拳为自己打气。

    陈鱼一边听着他们讲话,一边用手机和陈母聊天,陈母每天都会发消息过来问陈鱼的情况,顺便叮嘱她记得敷面膜。

    陈鱼刚回复完陈母的消息一直隐身的企鹅号忽然跳出一条消息提示,陈鱼疑惑的点开发现果然是三月飘雨。

    三月飘雨:兄弟在不,在不?

    我要修路:??

    三月飘雨:兄弟,你在啊啊啊啊啊你人现在在哪里????

    陈鱼从对方夸张的语气用词感受到了对方急迫的心情想了想回道:我在帝都。

    三月飘雨:帝都?帝都!!你事情办完回来了???

    我要修路:我一直在帝都事情还没办完。

    三月飘雨:兄弟不,大神,能不能抽一晚上空,先去帮小弟把那只厉鬼处理了???

    我要修路:怎么了?

    三月飘雨:出了一点意外状况,那只厉鬼必须在明天午夜之前处理掉啊。

    明天晚上?从军营里面溜出去就已经很麻烦了,还得半夜跑去抓鬼,再连夜赶回来,第二天还有一天的训练。陈鱼想了想,觉得有些来不及,正打算拒绝,就见对方又发了条消息过来。

    三月飘雨:再加二十万?

    三月飘雨:我知道临时改时间很不合适,但是大神,救救兄弟啊,我在我爷爷面前都夸下海口了。

    你夸下海口和我有什么关系,但是多出来的二十万不拿白不拿啊。陈鱼把已经打好的字删了删重新回复道:我明天晚上抽空去一趟吧。

    三月飘雨:谢谢,谢谢大神,大神十二点之前能搞定吗??

    我要修路:地址。

    三月飘雨:北郊小寒山。

    陈鱼查了查地址,发现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如果运气好能打到车的话差不多十二点前能赶到,不过想要在十二点之前搞定,估计有点难度。

    不过差一个半个小时的,对方应该也察觉不到的吧,抱着侥幸的心态,陈鱼矜持的敲下三个字:差不多。

    嗯,差不多,么有说一定,也不完算撒谎。

    三月飘雨:太好了,大神,你简直是救了小弟一命啊,以后但凡有什么事情,您言语一声,小弟绝不含糊。

    我要修路:想跟我拉交情?

    三月飘雨:嘿嘿嘿看出来了。

    我要修路:拉交情我也不会打折的。

    陈鱼回复完,再次隐身不搭理对方了。

    三月飘雨发了一长串省略号过来表示自己无语的心情。

    帝都观海区,一栋中式古建筑里,一个穿着白色恤的青年,也就是刚刚和陈鱼聊完天的三月飘雨正一脸喜色的走出房间。

    “梁宇,这是要去哪啊?”一个穿着西装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男人喊住梁宇。

    “随便出去转转。”梁宇并不打算理会男人,随便敷衍了一句越过男人就要往外走去。

    “是要去找帮手吧。”男人冷笑道。

    “是又如何?”梁宇站在回廊里,冷冷的看向男人。

    “哥哥我也是为了你好,百年厉鬼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不要夸下了海口,回头拖着别人和你一起倒霉。”男人阴阳怪气的说着,仿佛笃定了梁宇找不到一个可以帮忙他对付厉鬼的天师。

    “这就不劳您操心了,堂哥。”梁宇回道。

    “梁宇,虽然我不怎么喜欢你,但是也不希望你去送死。”男人皱眉道,“一把桃木剑而已,你拿着又有何用?”

    “我拿着没用,也不给你用。”梁宇把男人怼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而后神清气爽的出了院子。

    梁宇是天师世家梁家的嫡子,却偏偏是这一代里修为最弱的孩子。二十年的刻苦学习,他也才勉强能够帮人看看风水,除一除几十年的孤魂野鬼。遇到些道行高深的厉鬼冤魂,还得被鬼魂追着到处跑。而刚刚拦住他的男人,是梁家这一代的天才,梁宇的堂哥梁光。

    本来修为低一些也没什么,毕竟一大家子里面有修为高的就有修为低的,但是偏偏,梁宇的手里有一把千年桃木剑。一把极品法器,落在梁宇这样一个废柴手里,梁家的其他人自然眼馋,尽管这把桃木剑是梁宇狗屎运在古董市场捡漏捡着的。

    半个月前,梁老爷子让梁光去北郊小寒山“清场”。这北郊小寒山,梁宇知道是梁老爷子的好友毛大师特地吩咐需要“清场”的地方。据说是因为一个月后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去那边的别墅待几天,需要百分百保证周围没有一丝阴煞之气。

    梁光去了小寒山,却发现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多了一只百年道行的厉鬼。一人一鬼交手之后,梁光没能收服厉鬼,回来就对梁老爷子说,那只厉鬼好生厉害,需要借用梁宇的桃木剑。

    说是借用,其实就是找个借口拿走罢了,估计老爷子也觉得桃木剑给梁光才算是物尽其用。但是梁宇哪里肯,他从小就最讨厌自己这个堂哥,于是为了保住桃木剑,梁宇头脑一热,竟然大言不惭的说他也可以除了这只厉鬼。

    可是他哪里有那个本事。

    这时他想到了在上新认识的能够打开鬼门的大神“我要修路”。并且联系了对方,敲定了一个月后驱鬼的事情。但是不巧的是,那个重要人物忽然改了时间,说明天晚上就要住过去。

    梁宇没有办法,自己又打不过厉鬼,只能抱着侥幸的心态上敲了“我要修路”,想着如果大神没空,他就把桃木剑给梁光算了,毕竟命比法器重要不是。好在他运气不错,大神竟然在线并且答应了。

    所以刚才他才能在梁光面前趾高气扬的怼人。

    楼家小院里,重要人物楼铭正在和帝都大学的校长通电话。

    “对,时间没问题,就定在这周五吧。”楼铭点头道。

    “这次实在是不好意思,忽然改了时间。”校长歉意道,“主要是我下周要去国参加学术会议,得一个月才能回来,但是我又实在不想错过你的讲座。”

    “校长您太客气了,您能来听我的讲座是我的荣幸。”楼铭谦虚道。

    “你跟我就不要来这套了,你什么水平我还能不知道。”校长又问道,“讲座的内容准备好了吗?”

    楼铭扫了一眼电脑里的稿件:“差不多了,我明天再修一修就行了。”

    “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赶紧修稿子。”校长说完就挂了电话。

    楼铭笑了笑,把手机放在一旁,转身从身后的书架里挑了五六本参考书籍,打算明天一同带到小寒山的别墅去。

    “三少。”何七和上一任助理换了班,走进了书房。

    为了避免被楼铭的煞气影响,楼部长给楼铭配备了七名助理,每人一周只工作一天,剩下的时间用来消除身上沾染的煞气。

    “回来了?”楼铭之前让何七派人去青木省找陈鱼的爷爷,派去的人没能找到,一周前何七就亲自去了一趟。

    “是。”因为这件事情不能让楼部长知道,所以何七一直等到今天换班才来对楼铭汇报,“我亲自去了一趟大木村,确实,吴老已经不在村子里了。”

    “不在了?”楼铭疑惑道,“一个在大木村生活了十几年的人,为什么偏偏在我们去找他的时候忽然就不见了?”

    “村长说,吴老其实早就说过要出去旅游,只不过之前因为陈鱼还在上学,吴老不放心,所以才一直拖着。等到陈鱼一离开大木村,没过两天吴老也就收拾东西离开了,不过我总觉得有问题。”

    “后来我去查过所有车站的售票信息,没有吴老的身份信息。”何七说道,“等明天我再让人在国范围内”

    “不用了。”楼铭把最后一本书放在桌上说道,“身份信息也有可能是假的,你又没有照片,要怎么查?”

    “我”何七一时愣住,确实,大木村没有吴老的照片,公安系统里的照片也都是几十年前的老照片了,和他本人长的也完不像。而且三少说的没错,身份信息也有可能是假的。

    “把这几本书收起来,明天一起带到小寒山去。”楼铭本也只是想要找吴老过来问问情况而已,并没有什么必须达成的目的,找不到也就找不到吧。

    “我我真的是来捡东西的,你看东西还在我手里的,我我真的不是坏人。”陈鱼颤抖着声音努力的解释着。

    长这么大,鬼她见过不少,木仓没见过啊,要吓死人啊这是,呜呜

    楼铭皱眉说道:“让他们把木仓放下,别吓着小丫头了。”

    “是。”何七对着耳机说了几句话,窗外的两个警卫员随即收了手木仓。这时监听室那边也核查了半个小时内的视频录像,发现确实在十分钟之前有一个不明物体掉入院子里,正是陈鱼手里拿着的那个罗盘。

    “查清楚了吗?”楼铭问道。

    “查清楚了,陈小姐确实是进来捡东西的。”何七回道。

    “那就放她回去吧。”楼铭把窗帘放下,重新坐回沙发上。

    “是,我这就让张武送她回去。”何七说着拿起耳机就要吩咐下去。

    “不用了,送她出院子让她自己回去吧。”楼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出声说道。

    “三少,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要让陈市长知道一下为好。”何七提醒道,毕竟这栋房子是部队大院的禁区,陈鱼无故闯进来一次他们可以放她出去,但是下一次可就不会这么好运了。

    “她从小被拐卖,才刚刚被接回来,到了一个新的环境心里肯定很没有安感。你如果找人送她回去,陈市长知道她闯祸了,小丫头在家里恐怕会更不自在。”楼铭说道,“何况她刚才也被你们吓的不轻,估计以后也不会再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