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11.旱魃苏醒
作者:暴躁的螃蟹的小说      更新:2018-05-12
    此为防盗章60%订阅或者 72小时后可以看

    楼铭感受了一会儿从对方手掌传递过来的温度, 愣了愣,轻轻的把手臂挣脱了出来:“嗯。”

    “那你今天怎么会忽然跑到这里来?”陈鱼眼珠转了转问道, “我记得你家的灵气超级浓郁的。”

    不知怎么的,楼铭听到这句话时,第一反应是想到某人半夜偷偷去埋罗盘的画面。

    “这里是我的安屋。”楼铭解释道。

    “安屋?”陈鱼有些不解。

    “我身上的煞气每天都在增长, 如果任其不断增长,到达一定程度之后会失控。”说到失控,楼铭的的面部表情一紧。

    陈鱼自然知道煞气失控的后果,她眉头忍不住一蹙:“你的煞气已经这么严重了吗?我见过你两次,你的煞气虽然严重,不过也没有到要失控那么严重吧。”

    “那是因为我会在固定时间里进行煞气释放。”楼铭说道,“上次在帝都大学,利用祥瑞挡煞,是我每年必须要做的事情。再有,就是这里。”

    楼铭环顾了一圈别墅, 继续说道, “小寒山方圆十里没有人烟, 是我阶段性释放煞气的地方,这种地方有两三个, 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过来住几天。”

    “那山下的路也是你找人封的了?”陈鱼问道。

    “嗯。”楼铭点头。

    “你又找人封路, 又找人驱鬼, 其实你也是怕伤害别人。”说到这里, 陈鱼忽然想到那天自己在学校对着楼铭大呼小叫让他不要出来祸害人的样子, 顿时羞愧不已, “那个……我那天……不好意思啊。”

    楼铭挑了挑眉,故作不知的问道:“哪天?”

    “就是那天,在学校那天。”陈鱼不好意思道,“我不应该那样说你的。”

    “哦。”楼铭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说道,“你说要收了我那天。”

    陈鱼顿时小脸一红:“我都说了,那天不好意思了嘛?”

    “是吗。”楼铭忍不住一笑,“刚刚看见你出现在别墅外头,还以为你是特地过来收我的呢,着实吓了一跳。”

    “我那是吓唬你的,我们这一门,没有人出钱的话,是不会随便出手的。”陈鱼解释道。

    “所以那天,你问我这个当事人要钱,然后再画了一道镇煞符来治我?”楼铭挑眉。

    “哎呀,我都说了那是个误会啊?”陈鱼发现楼铭抓着那天的事情死活不放了,顿时有些生气的问道,“那天的事情是不是揭不过去了,大不了我把钢笔还你就是了。”

    楼铭看着刚刚还小心讨好的小丫头瞬间就变的气鼓鼓的模样,心头忍不住叹了口气,果然还是个孩子,这么沉不住气。

    “不用。”楼铭说道,“相反,我还想再出一笔钱请你。”

    “请我?”陈鱼疑惑道,“请我干嘛?抓鬼吗?还是像今天这样,帮你清除你安屋外面的阴煞之物?”

    “都不是。”楼铭摇了摇头,语气认真的拜托道,“我是想请你,如果哪天我煞气失控了,记得来收我。”

    陈鱼眨了眨眼,对上楼铭冷静的双眸,忽的就恍然大悟了:“你是想让我帮你镇煞吧。”

    看着陈鱼轻快的样子,楼铭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只好点了点头。

    “我跟你讲,我收费很贵的哦,特别是像你煞气这么重的,收费就更贵了。”陈鱼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在打什么鬼主意一般。

    楼铭刚刚还有些沉重的心情,被她这副表情弄的有些想笑,于是他饶有兴趣的等着对方敲诈:“那你报个价,我看看能不能出得起。”

    “你看啊,你的煞气每天都在增长,也就是说我可能要经常帮你镇煞。”陈鱼先指出问题的严重性。

    楼铭一愣,自己刚才是这个意思吗?

    “所以你就得经常请我帮你镇煞,这花费可不小啊。”陈鱼接着套关系,“但是呢,我们又这么熟。”

    只见过两次算熟吗?

    “还是邻居,你还送过我礼物呢,我妈说我们小时候还见过。”

    所以呢?

    “所以呀,你看要不这样行吗?”

    楼铭见小丫头绕了半天终于到达重点了,非常配合的问道:“怎样?”

    “我不收你钱免费帮你镇煞,但是……咳……能不能让我经常去你家蹭蹭灵气。”陈鱼早就想好了,帮楼铭镇煞的话一年最多几次而已,但是如果可以借对方的院子帮罗盘补充灵气,可以让自己多画几张驱鬼符,才是更好的生财之道啊。

    果然是相中院子里的灵气了,楼铭丝毫不觉得意外。

    “其实你也没什么损失,就当是多个朋友去你家玩啊。”陈鱼说完一脸期待的望向楼铭。

    就当是多个朋友来我家玩?楼铭一愣,转头对上小丫头亮晶晶的大眼睛,心情有些复杂。

    多一个朋友吗?

    叮铃铃……

    突兀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屋内的宁静,楼铭回神,抬手接起电话,助理田飞的声音从那头传来:“三少,陈家小姐还没有下山,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没事,过一会就下来了。”楼铭说完把电话重新放下,抬手看了看时间,发现竟然已经快两点了,于是他对陈鱼说道,“你该走了,要不然天都亮了。”

    “那……那个……”陈鱼小心的试探道,“我们留个电话或者微信呗,回头我去你家之前给你打个招呼?”

    这是默认自己同意了?楼铭忍不住轻笑一声,却最终没能抵住心底的诱惑,把电话和微信给了陈鱼。

    二十多年了,唯一一个不受他煞气影响,可以毫无顾忌接触的朋友,真的很大的诱惑力啊。

    陈鱼心满意足的离开别墅,被楼铭安排的车子送回军营附近,然后熟门熟路的翻墙偷溜回了宿舍。

    一周之后,军训结束,同时也迎来了十一长假,陈鱼没有如同其他学生一样先回学校宿舍,而是直接回了帝都的家。

    陈母快一个月没见着自己女儿了,早就准备了一桌好吃的等着她了。本来她想着,女儿去军训一个月回来肯定黑的不成样子,却不想再见到女儿的时候,人不但没黑,反而白了。陈母顿时乐不可支的直夸美容卡办的值,显然是把陈鱼美白的功劳算在了美容中心的头上。

    吃过晚饭,陈母正要和女儿好好聊聊天,楚家的楚潇却忽然跑来找陈鱼。

    陈鱼有些奇怪的看向忽然找上门的楚潇,虽然之前在马场的时候见过一面,但是陈鱼没觉得两人的关系已经好到可以互相串门的地步了。

    “楚潇?你有事找我?”陈鱼奇怪问道。

    “嗯。”楚潇犹豫的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陈母,小声的说道,“陈鱼妹妹,要不要去我家坐一坐?”

    “去你家?”陈鱼想也不想的拒绝道,“不了,我今天刚军训完,还有点累。”

    楚潇见陈鱼拒绝,顿时有些着急:“那……那你能不能出来一下。”

    陈鱼诧异的看了一眼楚潇。

    楚潇凑近陈鱼小声的说道:“雯雯在外面。”

    张雯雯?陈鱼不解道:“她找我干嘛?”

    “你上次不是跟她说,她肩膀上有……有东西吗?”楚潇提到这个的时候声音不自觉的又小了一些。

    那只落水鬼?陈鱼诧异的挑了挑眉,难道还在张雯雯肩膀上?

    经不住好奇,陈鱼还是跟着楚潇出了院子,在小院旁边的一辆黑色轿车里见到了已经瘦的有些脱相的张雯雯,惨白的脸色,配上厚厚的黑眼圈看起来比她肩膀上的落水鬼还要吓人。

    陈鱼在见到张雯雯的瞬间就忍不住蹙了蹙眉:“你做了什么?”

    “嗯,嗯。”张雯雯着急的嗯了两声,然后掏出手机噼里啪啦的一阵打字,最后把手机展示给陈鱼看。

    陈鱼扫了一眼手机,却没有仔细去看上面的字,而是在两人不解的目光中,抬手过去扯开了那只紧紧捂住张雯雯嘴巴的手。

    “现在可以说话了。”陈鱼说道。

    张雯雯只觉的嘴上一松,她试着张了张嘴,发了两个音,发现自己真的能出声了,顿时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楚潇见陈鱼似乎抬手从张雯雯的脑袋边拿走了什么,然后张雯雯忽然就能说话了,顿时觉得后脊背一凉,经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别哭了,再哭我走了。”陈鱼忍不住说道。

    “我……我……”张雯雯止住了哭声,小声抽泣道,“陈鱼妹妹,你帮帮我,你帮我把他送走好不好?”

    陈鱼的目光转向张雯雯肩头趴着的小男孩,此刻他正一脸戒备的看着自己。看见这一幕,陈鱼的眉头忍不住又是一皱,上次这孩子看见自己的时候,还是一副懵懂无意识的状态,应该再有个三五天就自动魂归地府了,怎么一个月不见,忽然就有了戾气。

    “你对他做了什么?”陈鱼看向张雯雯。

    “陈家十几年前走丢的那个小丫头?”楼铭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

    “是被人贩子拐卖走的。”为了保障楼铭的安,何七把出入大院的每一个人都调查过,即使是才回到陈家的陈鱼,“被卖到了青木省一个偏僻的山村里,陈大少前两天刚去接回来的。”

    “被拐卖了?”楼铭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如果问这个世界上哪些人最让人深恶痛绝,人贩子肯定是其中之一。

    楼铭放下手里看了一半的杂志,站起来走到窗边,撩开窗帘望向窗外。只见一个格外瘦小的身影,绑着一个松松垮垮的马尾,举着双手背对着自己站着。

    “我……我真的是来捡东西的,你看东西还在我手里的,我……我真的不是坏人。”陈鱼颤抖着声音努力的解释着。

    长这么大,鬼她见过不少,木仓没见过啊,要吓死人啊这是,呜呜……

    楼铭皱眉说道:“让他们把木仓放下,别吓着小丫头了。”

    “是。”何七对着耳机说了几句话,窗外的两个警卫员随即收了手木仓。这时监听室那边也核查了半个小时内的视频录像,发现确实在十分钟之前有一个不明物体掉入院子里,正是陈鱼手里拿着的那个罗盘。

    “查清楚了吗?”楼铭问道。

    “查清楚了,陈小姐确实是进来捡东西的。”何七回道。

    “那就放她回去吧。”楼铭把窗帘放下,重新坐回沙发上。

    “是,我这就让张武送她回去。”何七说着拿起耳机就要吩咐下去。

    “不用了,送她出院子让她自己回去吧。”楼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出声说道。

    “三少,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要让陈市长知道一下为好。”何七提醒道,毕竟这栋房子是部队大院的禁区,陈鱼无故闯进来一次他们可以放她出去,但是下一次可就不会这么好运了。

    “她从小被拐卖,才刚刚被接回来,到了一个新的环境心里肯定很没有安感。你如果找人送她回去,陈市长知道她闯祸了,小丫头在家里恐怕会更不自在。”楼铭说道,“何况她刚才也被你们吓的不轻,估计以后也不会再过来了。”

    “是。”何七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遵从三少的吩咐。

    何七交代完,见三少身前的茶杯里没有水了,拎着水壶过去给三少加了一些水。

    “院墙多高?”楼铭忽然问道。

    何七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回道:“两米九。”

    “这么高啊。”楼铭忽而一笑,“小丫头身手不错。”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何七总觉得楼三少对这个陈家的小女儿有一股莫名的好感。而他的这个猜测,也很快就被证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