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13.旱魃猝
作者:暴躁的螃蟹的小说      更新:2018-05-12
    此为防盗章60%订阅或者 72小时后可以看  “想不到这么多年了, 除了我们,还会有人记得咱们女儿。”陈母颇为感触的说道。

    “是啊,楼三少也是有心了。”陈市长点头附和道。

    “妹妹小时候和楼三少见过?”陈阳好奇的问道, 要知道他从小在大院里长大, 见过楼铭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楼三少既然说见过那应该就没错。”陈母回忆道, “毕竟十几年前他还不像现在这样子, 楼家有什么宴会的时候,楼三少也会出席。有一年我带你妹妹去参加过楼部长的生日宴,应该是那个时候见的。”

    “现在这样子?是什么样子?”陈鱼听了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陈母显然不想继续聊这个话题,笑着问陈鱼道, “刚才吃饱了吗?要不要再吃点?”

    “吃饱了。”陈鱼点了点头,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继续问道,“对了妈,楼三少住哪里啊?也在大院里头吗?”

    “你问这个干嘛?”

    “他不是送我礼物了吗?我想明天亲自去给他道个谢。”陈鱼笑着说道。

    “不用了。”这时陈市长出声阻止道,“楼三少不喜欢别人打扰他。”

    “对, 你爸说的没错, 楼三少确实不喜欢别人打扰他。”陈母连忙附和道。

    “哦。”陈鱼若有所思的应着,脑海里却不受控制的闪过今天下午在楼家院子里看到的画面。充满灵气的房子,十几个配着枪, 满身煞气的彪形大汉,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肯定有问题。

    不过陈鱼虽然好奇,却没打算真的去打探什么, 毕竟被枪指着的感受可不好。

    之后几人又聊了一会天, 主要是陈母在询问女儿这些年的生活情况, 陈鱼也是有问必答,不过大多都挑好的说。一直聊到了十点多,才各自回屋休息。

    陈鱼回到房间,拿过旁边的麻布袋子把下午自己翻出来的朱砂,符纸等东西又一样一样的装了回去,然后才拿起老头写给她的信坐在床上认真的看起来。

    丫头:以前我总跟你说爷爷的这身本事很赚钱,你总是不相信,不过那个时候你还在大木村,爷爷觉得你相不相信也并不重要,所以也就没向你证明什么。但是如今你去了帝都,爷爷就必须再次郑重的申明一次,爷爷的本事真的很赚钱!

    “好不容易写封信,还是写这些不靠谱的东西。”陈鱼看着后面硕大的感叹号忍不住吐槽道。

    之前我带着你在大木村周围的乡镇给人捉鬼,基本都是义务劳动,主要目的是为了让你从中学到东西。如果真要按照爷爷以前的收费标准,爷爷出山一次,没有个几百万连我的面都是见不着的。

    我知道你肯定不相信,所以爷爷给你准备一个企鹅号(37829,密码:zhuoguishi)

    陈鱼看见后面居然真的跟着一个企鹅号和登录密码,顿时眉头一挑,继续往后看去。

    这个企鹅号是爷爷当年混迹江湖的小号,大号就不给你了,我怕吓着别人。这个企鹅号上没有什么好友,唯一的用处就是里面绑定了一个天师群,你有空的时候多上去看一看里面的资料,会学到很多有用的东西。没钱的时候也可以在里面接个单,赚点零花钱。

    “真的假的?”陈鱼低头继续把信看完。

    等你对捉鬼师这一行有所了解之后,如果觉得可以胜任,爷爷希望你能通过爷爷教你的本事为大木村做一件事情,为他们修一条路。

    在看见最后一句话之前,陈鱼始终都觉得这是神棍老头在跟她开玩笑。但是当她看到神棍老头让她帮大木村的村民修路的时候,陈鱼忽然就有些相信了。

    为大木村修一条可以通往山外的道路,是大木村的村民祖祖辈辈的愿望。神棍老头虽然平日里很不着调,但是从来不拿这件事情开完笑的。

    “读什么书,你要是把我的本事学好了,一个人就能把修路的钱给掏了。”

    陈鱼忽然想起老头说过的这句话,整个人一下就从床上跳了下来,光着脚跑到书桌前,利落的打开电脑,按照老头给她的账号密码一一输入,最后鼠标落在登录按钮的按键上,陈鱼深吸一口气之后,重重的点了下去。

    “滴滴,滴滴。”

    系统清脆的提示音响起,陈鱼不可置信的看着右下角闪烁的群消息标志,顿时倒吸了一口气。

    企鹅号真的能用?

    不行,陈鱼你太激动了,企鹅号能用有什么奇怪的,再观察观察。

    陈鱼先是查看了一下企鹅号的资料,这一看才发现,老头果然丝毫没有夸张,这果然是个空号,里面除了有一个名字叫“神鬼莫问”的群之外,一个好友都没有。顺带一提,老头给小号取的名字就叫“我是小号。”

    陈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伸手点开群聊窗口,开始默默窥屏。

    决明子:风火,卖我两张中级驱鬼符,十万一张怎么样?

    风火道人:十万一张?你有多少,都给我,我买。

    决明子:窝草,我要是画的出来,我找你干嘛?

    风火道人:十万一张那是十年前的价钱了,你是不是诚心买啊,二十万一张,不二价。

    决明子: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不能给个友情价?

    一张中级驱鬼符二十万?陈鱼条件反射的看向那个被自己随手放在一旁的麻布袋子,里面中级驱鬼符有十好几张呢,一张二十万,那得是多少钱?

    不行,不行,淡定,淡定,怎么可能有这种事,这种符纸又不值钱,老头随便画画就出来了。上次出去给人抓鬼一连用了八张中级驱鬼符,最后老头也才收了人家一百块而已。。

    陈鱼晃了晃脑袋,继续安静的窥屏,直到一个名字叫三月飘雨的网友开口说话的时候,陈鱼又开始不淡定了。

    三月飘雨:有没有哪位哥们在帝都的?

    决明子:怎么了?

    三月飘雨:你在帝都?那你能不能帮我个忙,我前天接了个生意,要去湖岸区新开发的滨江公园里驱鬼,结果忽然有事去不了了,你们谁能替我去一下,酬劳一百万。

    一百万???陈鱼觉得自己的肾上腺素开始急剧飙升。

    决明子:多少年道行的?

    三月飘雨:我去踩过一次点,大约一百年的道行吧。

    决明子:一百年的道行一百万,不划算,不去。

    三月飘雨:群里还有别的兄弟有空的吗?可以先付五十万预付款,下个月之前弄好就行。

    五十万预付款?预付款的意思也就是可以先给钱?

    陈鱼知道这个事情可信度不高,但是预付款的诱惑太大了,而且给个卡号应该没有什么损失吧。

    陈鱼咬着手指头思考了两分钟,果断点开了三月飘雨网友的对话框,两人私聊。

    我是小号:一百万?可以先付预付款?

    三月飘雨:是的兄弟,你想接?

    我是小号:在考虑。

    三月飘雨:兄弟,账号给我,我现在就给你打钱。

    这么主动?陈鱼眨了眨眼,本着反正我银行卡里一分钱没有骗也骗不到什么的心态,把自己的银行账号发了过去。

    一分钟后。

    三月飘雨:兄弟,钱已经打过去了,处理完了私聊我,我给你打尾款。

    “叮咚。”

    几乎是对方的消息一发过来,陈鱼的手机也同时收到了短信提示音,陈鱼点开手机只见上面写着:(青木银行您62***888的账户26日22点50分转入500000元,余额500000元。)

    不会是诈骗短/信吧,陈鱼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银行卡,努力控制住自己想要跳窗出去找一家ATM机查看余额的急迫心情。

    不论真假,反正因为这件事,陈鱼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早早的就起来了,顶着个黑眼圈坐在餐厅吃早饭,不过因为她皮肤太黑了,也没人发现就是了。

    “西……施施啊,昨晚睡的好吗?”陈母觉得西施实在是太拗口了,自动给改成了施施。

    “挺好的。”陈鱼回道。

    “那就好,那就好。”陈母笑着又给女儿夹了一个包子说道,“多吃点,一会才有力气和妈妈一起出去逛街。”

    “妈妈也吃。”陈鱼给陈母也夹了一个包子。

    陈母顿时乐的眉开眼笑。

    吃过早饭,陈市长出门上班,陈阳和同学约了出去打球,陈鱼自然就跟着陈妈妈一路杀进了商场。

    陈妈妈仿佛要把这十五年来没给女儿花过的钱一口气部花完一般,进入商场之后整个人都不受控制了,只要是她觉得女儿用的上的,就统统都买下来。逛到最后,陈鱼这个连翻四座大山都不带喘的体力都要扛不住了的时候,陈妈妈才终于带着陈鱼走进了一家美容中心,让美容师给女儿量身定制了一套美白套餐。

    “施施,以后每个周末,妈妈都陪你过来做美容。”陈母在收银员递过来的POS单上签好字。

    陈鱼看见POS单,就想起了一直被自己揣在兜里的银行卡,跟着陈母逛了一天,陈鱼愣是没找到时间去ATM机上查一查余额。正犹豫着该找个什么借口出去的时候,一个穿着粉色制服的美容师从房间走了出来说道:“陈太太,陈小姐,房间准备好了,我们可以开始美容了。”

    “施施,我们走。”陈母拉着女儿就要往里走。

    “妈,你先进去吧,我想先去上个厕所。”陈鱼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好,那妈妈先进去换衣服。”陈母也没多想,跟着美容师先进了房间。

    陈鱼等陈母进了房间,转身就往门外走,门口的美容顾问看见了,笑着提醒道:“陈小姐,店内也有卫生间的。”

    “不用了,我喜欢外面的。”说完也不等对方反应,一路小跑到电梯口,坐电梯直接下到一楼。陈鱼记得上午来的时候,自己在商场外头看见过一家银行。

    陈鱼找了一个没人的ATM机,关上门,插卡,输入密码,点击查询余额。

    ……

    陈鱼愣愣的看着显示器,眨眨眼又眨眨眼,看完阿拉伯数字又去看中文大小写,依然不敢相信卡里真的有五十万。为了确保钱真的是自己的,陈鱼决定先取一百块钱出来试试。

    “请取出您的纸币。”

    陈鱼看着手里红彤彤的新鲜出炉还带着些许热气的毛爷爷,再看了看显示器里499900的余额,一脑袋磕在了提款机上。

    赚钱变得如此容易,我忽然开始怀疑人生了肿么办。

    “是,是他用手捂住了你的嘴。”陈鱼干脆实话实说,反正张雯雯也算是自作孽。

    “快杀了他,杀了他。”张雯雯只要一想到有一只落水鬼一直扒在她的肩膀上,还用手捂着她的嘴,顿时就吓的肝胆俱裂。

    陈鱼眼瞅着张雯雯肩头上的那只小本来只是戒备的看着自己,这时忽的听到张雯雯的话,顿时眼神一边变,浑身开始冒出淡淡的黑气。

    “闭嘴!”陈鱼厉声打断大声嚷嚷的张雯雯,“你要是再喊,信不信他把你的口鼻一块捂住。”

    口鼻一块被捂住岂不是要被闷死,意识到这点,张雯雯尖叫的嗓子仿佛被人掐住了一般,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

    “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再伤害你的。”陈鱼忽然说道。

    张雯雯目露感激的看向陈鱼:“那……那你……把他送走可以吗?”

    “不是对你说的。”陈鱼嫌弃的一摆手,转头看向张雯雯右边的肩膀,对上小男孩疑惑的目光说道,“她不会再伤害你了。”

    小男孩眨了眨眼,仿佛在思索着什么,他记得这个姐姐,一个月前,这个姐姐看见过自己,她还冲自己笑了。不像后来遇见的那些人,总是欺负他。小男孩想了想,选择相信这个唯一能看见他,却从没有伤害过他的姐姐,本来已经伸向张雯雯的手,慢慢的收了回来,身上的黑气也逐渐消退了。

    陈鱼松了一口气,转头看向瑟瑟发抖的张雯雯:“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你要是再不说,我就不管了。”

    “我……我……”张雯雯满脸的惊恐,她刚刚感觉到脖子上有一阵凉意,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靠近过她的脖子。想到刚才陈鱼说小鬼要闷死她的话,张雯雯吓的魂飞魄散,话都说不清楚了,只能求助的看向一旁的楚潇。

    楚潇在一旁看了半天,从刚才陈鱼的举动来看,她似乎真的能看见那只落水鬼,要不然怎么会只瞧了一眼就知道雯雯对这只落水鬼做了什么。这段日子来,她一直和张雯雯形影不离的,想到这里楚潇也是一阵后怕。

    “雯雯,雯雯找了几个天师想要把……把张晓彬超度了。”楚潇颤着声音说道,张晓彬就是张雯雯肩头孩子的名字。

    “超度?”陈鱼冷笑道,“我上次见他的时候,本来再过几天他就应该去地府投胎了。怎么你超度了一次,倒把人给留下了。”

    “他本来要去投胎?”张雯雯满脸的不可置信,“我以为他要害我,所以我才,我才……”

    “你是做贼心虚吧。”陈鱼直言道。

    “我不是故意的,我那天路过湖边的时候……我游泳技术也不好,所以才没有跳下去救他,我后来有找人来救他的,但是他当时已经不行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是我害死他的,我不是故意见死不救的。”张雯雯一边说一边崩溃的哭泣着。

    陈鱼当然知道不是张雯雯害死的张晓彬,第一次见到张晓彬挂在张雯雯肩头的时候,陈鱼就知道。张雯雯应该只是在小孩濒死的时候和他对视了一眼。小孩的求生意念强烈,虽然身体已经死了,但是魂魄却无意识的攀在了张雯雯的肩膀上。而当时发现孩子溺水的张雯雯,在确定孩子死亡之后,估计也没有回到过尸体身边,所以无意识状态下的鬼魂才会被张雯雯带回来。

    人死后七七四十九天之内是要回家一趟的,但是显然张雯雯没有去小孩家里拜祭过,以至于小孩找不到回家的路,所以就一直挂在了张雯雯的肩头。本来这也没什么,等过了七七四十九天小孩也还是会魂归地府,但是张雯雯好死不死的居然请了天师来收张晓彬。

    她要是请了个厉害的天师真的超度了张晓彬也就算了,偏偏找了一个半吊子的假天师,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弄的,居然惹恼了张晓彬。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陈鱼,你帮我求求他,你让他放过我吧。”张雯雯这一个月真的是怕死了,每晚每晚的做噩梦,大夏天里右边肩膀永远是冷的,到后面更是被张晓彬捂住嘴巴,连话也说不出来。

    陈鱼挑了挑眉,这事她还真的不能不管,不是为了张雯雯,而是为了张晓彬,这孩子死去的时候才七岁,夭折本就很令人惋惜了,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因为张雯雯而染上业障。

    “你这是要请我驱鬼?”陈鱼问张雯雯。

    “请,请,多少钱我都给。”张雯雯忙不迭的点头。

    “好。”陈鱼也不墨迹,直接报价道,“二十万。”

    “什么?二十万??”张雯雯不可置信道,她请了那么多天师最贵的也不过两万而已。

    “嫌贵?”陈鱼挑眉。

    “不贵,不贵。”张雯雯哪里还敢嫌贵,她就怕陈鱼不帮她,“你……你帮我把他超度了吧,我给钱,给钱。”

    “先给钱。”跟你关系又不熟,才不赊账。

    “……”张雯雯憋了憋,到底不敢反驳,只能惨兮兮的说道,“电脑不在,我现在不方便转账。”

    “不是有手机吗?支付宝转我就行。”别以为她山里出来的不会用支付宝,最近为了研究怎么卖符纸赚钱,她可是研究了好一阵淘宝呢。

    “……”张雯雯敢怒不敢言,老老实实拿出手机,从自己的银行卡里把所有的钱的转进了支付宝,发觉只有十五万,于是只能期期艾艾的抬头说道,“只有十五万了。”

    “你这是要砍价?”陈鱼眉头一蹙,她干这行这么久了,还真没遇见过砍价的。

    “不,不。”张雯雯一见陈鱼皱眉,心头就是一颤,她连忙朝一旁的楚潇求助道,“潇潇,你……你先转我五万。”

    楚潇还能说啥,老老实实拿出手机给张雯雯转了五万,张雯雯再统统转给了陈鱼。

    陈鱼确定金额到账之后,把手机揣回兜里,开始处理小鬼的事情。

    张雯雯即不见她画符也不见她念咒,而是一脸笑意的站那跟鬼魂聊天,毛骨悚然的同时也不敢多嘴。

    “晓彬啊,你是叫晓彬吧,你这样是不对的,你要是把她掐死了你也投不了胎。”

    “我知道,我知道,这个姐姐坏,找坏人欺负你是吧。”

    “但是你这种行为是不聪明的行为,怎么能为了别人的错误把自己搭进去呢。老师是不是教过你,不能因为别人偷了你的糖,你就去偷别人的糖,那这样两个人不都是小偷了。”

    “好,那你有什么要求,我让这个姐姐去帮你做,然后你就离开他好吗?”

    陈鱼说完这句话,转头扫了一眼满脸惊恐一动都不敢动的张雯雯。

    “他……他有什么要求?”张雯雯带着哭腔问道,为了彻底摆脱张晓彬,张雯雯什么要求都能答应。

    “他说他想回家。”陈鱼转述道。

    “我……我带他回去,我去拜祭他。”张雯雯立刻说道。

    张雯雯肩头的张晓彬顿时眼睛一亮,身上的戾气也少了不少。

    “他还说,他刚刚参加了一个手拉手帮扶贫困山区小朋友的活动,会把自己的压岁钱……”

    “我……我资助,我替他资助一个贫困山区的小朋友,一直到对方大学毕业。”张雯雯不等陈鱼说完,立刻保证道。

    张晓彬小鬼头不解的歪歪头,他怎么不记得自己参加过这个活动?

    陈鱼朝他微微一笑,抬起手掌在小孩的头顶轻轻一抚,一道淡淡的灵力驱散了小孩本就不多的戾气,让他的灵魂重新变的纯净起来。

    张晓彬只觉得身上一松,顿时咧嘴朝陈鱼甜甜一笑,青白的脸颊变的红润起来,模样可爱极了。

    “他……他还有别的要求吗?”张雯雯见鱼对着她肩膀上的鬼魂发笑,后脊梁骨都是冷的。

    “没有了。”陈鱼已经帮张晓彬净化了戾气,接下来只等他了了心愿自然就会离开。

    “那……那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张雯雯问道。

    “刚才不是都告诉你了吗?”陈鱼不解道,该做的不是都做完了吗?

    “就这样?”张雯雯忽然有种陈鱼在骗她的感觉,以前那些天师忙活半天都没能把事情解决,陈鱼说两句话就行了?

    陈鱼看着张雯雯怀疑的表情,愣了一瞬之后忽然福至心灵,想起了老头曾经跟她说过的话:“丫头,我跟你说啊,这世上有些人相对于实话,更愿意相信那些做作的动作。所以外头那些行骗的假道士总是喜欢故弄玄虚的跳大神。殊不知,要是他们真碰见厉鬼了,搞不好人厉鬼把他们当娱乐节目看呢。”

    “啊,还有一张符,我回去给你拿。”陈鱼转身回屋,从麻布袋里翻出一张平安符,拿出来递给张雯雯说道,“这道符你拿着,等到你把答应张晓彬的事情都办完,他自然会离开,这道符也会变成灰色。”

    “就是说……这道符变成了灰色,他……他就是离开了?”张雯雯确认道。

    “嗯。”陈鱼点头,其实这道符根本没用,只不过不拿张雯雯不心安罢了。

    张雯雯把符咒叠好,小心翼翼的贴身带着,着急忙慌的开着车走了。

    一张平安符赚了二十万,陈鱼好心情的掏出手机,翻到楼铭的微信发送消息:(三哥,我军训结束了,晚上过去看你啊。)

    正好可以给罗盘补充点灵气,呆一晚上应该差不多吧,不够就明天再去。